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八章 不定时的炸弹

第八章 不定时的炸弹

3261 2017-03-08 14:05:21
槌魂没多话,直接跟着洛枫快速的从密道退了出去,两人骑上马,快速的离去,片刻也不多留,一直回到了客栈,才喘息着回了房,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是却感觉的出,心情一个比一个紧张激动。等两个人的心跳都平复下来后,洛枫才淡定的问:“你看到了什么?”“铁甲兵,那个院子的周围埋伏了很多铁甲兵。”槌魂还是无法忘记刚才看到的那壮观的一副场面,在之前月明山庄大战的时候,他也曾见过铁甲兵,但是当时并没有感觉到害怕,可是刚才看到那些铁甲兵的时候,竟然莫名的感觉到惊恐,这还是自打出生以来,从没发生过的事情。闻言,洛枫的眉头立刻紧蹙起来,眼神不善的眯起,心中怀疑的对象已经逐渐清晰了,但还是需要些证据去确定,“你把当日在月明山庄大战后,所有的一切点点滴滴,只要是你所知道的全都说出来。”槌魂知道洛枫在怀疑谁,他也在怀疑,于是有生以来他说了最长的一段话,把当天的详细经过细细的给洛枫描述了一遍。洛枫听完后,几乎都要跳起来指出幕后的人是谁了,所有的善后以及稳定山庄的工作都是他一手包办的,事无巨细,甚至同一时间换了山庄内所有的下人,那原来那些跟从南宫睿,为南宫睿效命的人都去哪里了?难道都死了吗?还有赛华佗东郭清和天姬舞被囚禁在这里时研制的洗髓丹,到现在那批害人的东西也不知道在哪藏着,只要一天不毁了就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而有这个动机和野心的只有凌彻,他的为人处世太过成熟世故了,不得罪人,也不张狂,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站在别人别后的角色,明面上山庄的掌权者是南宫悦琴,其实真正拥有实权的是凌彻这个众人不是太关注的角色。只是他现在不知道凌彻跟西涂国人合作的动机,一切只能等祝庆夜探佛龛塔回来再说了。话说祝庆按洛枫说的方向,出了关,掠过月明山庄,直接向佛龛塔的方向奔驰而去,黑夜中他的速度比影子还诡异,就算从佛龛塔守卫的正面窜过,那些守卫也不过揉揉眼睛以为自己刚才眼睛花了而已。佛龛塔是西涂国闻名已久的佛教圣地,塔共有九层,每层上面都守着一个得到高僧,而穷极一生有资格进入这座塔的和尚确实少之又少,时间长了和尚们看怎么努力也没有用,也就渐渐的遗忘了这个神圣的存在,由于多年维修,塔已经破烂不堪,只有中间几层尚能住人,祝庆潜在暗处先把佛龛塔周围的地形观察了一遍,四周空旷寥落,长满杂草,连条路都没有,如果想要进入塔内,要么有绝高的轻功,要么就淌着这些杂草走过去。祝庆属于前者,他抬头把趁着月色把塔从上到下每一层都挨个打量一遍,下面五层都黑漆漆的,只有七层和八层两层的有灯光闪烁,人应该就在那里吧,不过以他的轻功飞到那个高度还是不成问题的。深吸一口气,然后摒着呼吸,用力一跃,沿着塔壁迅速的向上攀岩,直到到了有光亮的地方才用手紧紧的抓着墙壁的上的一个小凸起,然后探眸向塔里面望去,里面没有别人,只有一个穿着僧衣的光头和尚闭眸打坐,环视了周围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便向上跃去,在第九层的塔外停下,向里面看去,依然是一个穿着僧衣的和尚,只不过这个和尚对面有一个玉石雕刻的雕像,趁着摇曳的灯光看去,祝庆不由心里一阵,赵可馨,竟然跟赵可馨一模一样,不对,雕像的左眉心明显的有颗血红色的泪痣,是那张图像,看来对方要找的人应该就是赵可馨,不过这个和尚究竟跟这尊雕像之间有什么联系呢?这个和尚看起来满脸橘皮皱纹,手上的肌肤也很粗糙,可是那双眼睛即使再黑夜也异常的明亮,散发着慑人的光辉,再观察塔内其他角落跟下面那一层的一样,什么也没有,怎么会这样?难道洛枫推测错误了?应该不会吧,听他说他的部下也曾派人来偷偷调查这座塔的秘密,可是来人都莫名奇妙的消失了,应该不会是这两个和尚干的吧?虽然他们的功夫底子确实很浑厚,但是仅凭两个人的能力便控制一切还是有些说不过去,那就是这座塔本身有问题了,可是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居高临下的向下四处望去,周围完全被密密麻麻的草包围着,普通人是很难不被发现而进入这座塔内的,除非轻功跟他在柏冲之间的人才有可能,就连洛枫的功力都不一定能办到,那也就是说那些人可能并没有接近塔周围便已经被擒了,或者杀死了。而最可疑的就是环绕在塔周围的这些杂草,到底这些杂草之前有什么诡异的秘密,试试就知道了,突然他松开了抓着凸起的手,身子直直的往下坠落,眼睛一顺不顺的注视着身下那些杂草,不经意间,寒光一闪,他连忙稳住身形,脚尖险之又险的踩在草尖上,极目所望,周围被杂草覆盖的下面,根本就是一个巨大而又空旷的毒坑,毒坑里面什么毒物都有,互相交缠在一起,竟然没有产生相抗,而杂草中隔三差五的有暗器机关和锋利的尖刀埋伏着,一不小心就会中了陷阱,被乱刀刺死,好歹毒的布局,难怪之前洛枫派来的人会消失,应该都成了这些毒物的腹中食物了吧。不过他还是想不通,这么大一个佛龛塔里面,怎么可能就只有这两个和尚,故且不说别的,日常吃喝肯定都需要从外面进购吧,不过看他们的身份好似极其尊贵,应该不会亲手去做这种事情,所以这里肯定还有其他人能进入,而且洛枫说,大峡谷的南蛮军队的凋令全是从这里发出的命令,那肯定有来往的信差,不过那些传递消息的信差是怎么通过这里的呢?还是这里本身有密道的存在?极有可能,不过还是无法确定,已经四更天左右了,再继续待下去,应该也得不到什么可靠的线索了,还是先回去和洛枫商量后,再说吧,然后瞬间,祝庆像来时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片荒芜的杂草地上,他走后,突然从杂草中冒出几个黑影,黑影互相看了一眼后,便消失了,再出现已经是在佛龛塔九层上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满脸橘皮眸光精亮闪烁着阴毒光芒的光头和尚没有看他们,依然一瞬不瞬的注视着眼前的玉人雕像。“刚才有个人潜进来了。”为首的黑影恭敬的道。“哦?死了吗?”和尚的表情淡然一面,仿佛无关痛痒。“让他跑了。”为首的黑影有些尴尬的道。“什么?”和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沉吟了下道:“对方没发现你们的存在吧?”“是的,此人的轻功造诣极高,根本没踏入杂草堆,直接从五丈开外,飞上了八层,不过只是停留了一会,便上了九层,待了好一会,突然又好像失手般,直接掉下来,本来我们几个想启动机关迅速把他给弄死的,不过他却在最关键的时刻在空中停下了,然后好像发现了杂草中的秘密,没再行动,迅速消失了。”为首的黑影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甚确定,因为天色太黑,他们又是在下面往高处看,所以看不真切,一切不过都是他的推测而已。“没想到世间还有此能人,看来得小心防范了,对方应该还会再来的,黑子那边的事情办得怎样了?”和尚微微眯起眼睛,转头继续看着眼前的玉人雕像,世间真的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吗?如果是,会不会是慕离的转世呢?“两次全失败了,黑子和小梼杌都死了,只有肖还活着,据他的描述那个女人真的跟慕离王后长的一模一样,只不过眉心少了那颗泪痣。”为首的黑影惭愧的回,自己的属下办坏了事情,感觉自己脸上也无光彩。“哦?看来过了近百年,中原是能人辈出啊,那个女人现在在什么地方?”和尚略带讥嘲的问道。“据探子回报,目前在边关的一家客栈暂住,不过肖传话回来说那个女子扬言不用主子费心,迟早她会亲自登门造访的。”为首的黑影忍不住摸了把冷汗。“哈哈,像,真是太像了,没想到连个性也如此相像,寡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了。”和尚仰头张狂的大笑,不由回忆起几乎已经遗忘了百年的记忆,慕离他的王后,别以为死就能摆脱他,就算是死,也绝对不放过她,她是他的往后,一百年前是,一百年后也必须是,他记得慕离还给他留下了一个女儿,不知道经过了这么久,女儿是不是已经也和他一样沧桑老迈。“还有主人,月明山庄那里据探子回报,已经按计划行事,对方已经把目标转移到凌彻身上了,这样一来,他就不得不与我们合作了,至于天毒娘娘,她已经对我们没作用了是不是可以杀了?”为首的黑影目露凶的问。和尚本来直接想说杀了的,可是看到玉人雕像那仿佛活着的双眼后,打消了注意,好歹那也是他的的后人,于是淡淡的道:“先留着吧,指不定以后还会有什么作用呢。”“是。”为首的黑影恭敬的颔首。“大峡谷那边的情况怎样?没出什么意外吧?”和尚抬手轻轻的抚摸着玉人雕像的脸颊,眼神中流露出眷恋和期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