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二章 真的没死

第二章 真的没死

3243 2016-11-28 10:50:35
在洛枫和洛阙出发的同时,南蛮王在得知西涂国各国联合叛乱的消息后,便开始坐立不安,在京城一颗也呆不住了,连夜向皇上请辞,带兵迅速立刻返国。临行之际,考虑到瑟玲娜的处境略显尴尬,便顺便带走了她,他知道经此一闹瑟玲娜和洛枫的婚事算是彻底的吹了,再留女儿在京城也毫无意义,可瑟玲娜并不甘心,她一心想嫁给洛枫,专横成习惯的她,想要的从没有得不到的,这次也一样。她趁南蛮王不注意的时候,秘密的让人去打探洛枫的行踪,然后派人跟踪洛枫,发觉他并没有随着洛阙的西征大军出发,而是四处寻找一个叫赵可馨的女子,她记得那女孩,好像被皇上斩首了,难道是假的?不管真假,敢跟她抢男人的女人下场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这天在行近边关时,在客栈休息的南蛮王他们计划在边关休息一夜,等第二天天亮再进关,而瑟玲娜则趁机带着几名高手,趁夜潜入了另一间客房。她记得在进餐时,看到一个白衣女子进客栈,本来心中就对她存有怀疑,而恰巧在女子路过她身边时,从门外刮进一阵风,吹起了女子的面纱,也让她瞬间看清了对方的脸,是她真的是她,她竟然真的没死,那当初死的是谁?替身吗?想到替身,她便抬手狠狠的朝自己的脑袋瓜上敲了一下,她真是笨蛋一个,那个假赵可馨,就跟真的一样,身后消失了,肯定是被藏起来了,洛枫根本就是早都计划好的,让假的代替真的去顶罪,好卑鄙。瑟玲娜带人悄无声息的潜入赵可馨的客房,意图下杀手时,赵可馨却从外而进,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她早发觉自从进了这家客栈就有人鬼鬼祟祟的注意她,所以就留了个心眼,没想到真的有人要害她,可是为什么呢?她只是奉璇玑子师傅之命,来边关给助阵的,怎么会遇到有人想杀她?她不解,再说师傅只教了她轻功并没有教其他的功夫,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眼前的几个人,下意识的张手成爪,对向她无情攻击而来的杀手直接穿胸而过,没想到那个人竟然就这样一声惨叫死翘翘了,手上的血腥让她有一瞬间的晃神,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瑟玲娜似乎被吓到了,想逃可惜已经晚了,一直跟在赵可馨身边,怕她发生意外的祝庆和小家伙,及时出现堵住了瑟玲娜的退路,动作快如闪电,极其利落的收拾了这几个南蛮杀手后,便在小家伙的吩咐下绑了直接扔到南蛮王的屋里。至于瑟玲娜,小家伙不想太便宜她,因为胆敢伤害他娘亲的都是坏人,娘亲好不容易才复活,这次他一定要保护好娘亲,绝不让她再被人欺负。“祝庆,拿刀把这个歹毒的女人的脚筋跟手筋全都挑断,看她以后还怎么嚣张,最好把她的脸也化花了,省的以后再跟娘亲抢爹爹。”小家伙冷血无情的对祝庆下命令,清澈的眸光中闪烁着冷峻的光芒,瑟玲娜被吓到了,这才是真的被吓到了,无助的她想要求饶,可倔强的自尊心堵住了她的喉咙就是说不出话来。看着挥刀无情履行小家伙命令的祝庆,瑟玲娜一步步向墙角褪去,惊恐慌乱的摇着头,害怕的泪水不停的落下。“放了她吧。”赵可馨看不下去了,出言阻止。小家伙诧异的看向赵可馨,不甘心的问:“为什么?她这个歹毒的女人刚才可是真的要杀你啊,你现在放了她,她肯定还会找你报仇的。”“她不会了。”赵可馨淡淡的看了瑟玲娜一眼,只一眼她便如惊弓之鸟般,瑟缩不已。“哼,这次看在我娘亲的份上,就饶了你,以后你要是再敢动我娘亲一根手指头,本少爷保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无门。”小家伙也不知道跟谁学了这样的话,说起狠话来还挺溜口的,不过奶腔奶调的,还是有种可笑的感觉。瑟玲娜真的被吓到了,蛮横的气焰突然间消失殆尽,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怕这个小婴儿,明明对方只是个小孩,只不过是一句威胁的话语而已,她就怕的要命,真的很奇怪,不过她还是本能的连忙点头。“滚吧。”小家伙终于下逐客令了。瑟玲娜立刻灰头土脸的冲出去,直接向南蛮王的房间寻求庇护。终于安静下来了,赵可馨静静的望着自己杀了人沾满鲜血的手困惑不已,她杀人了,竟然杀人了,望着满手的血水,脑海中一闪而逝的掠过一抹熟悉的画面,眼前的场景感觉好熟悉,就好像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一般,难道她以前也杀过人吗?不可能的,师傅说她是在山上长大的,不可能杀过人的,她这样麻痹的告诉自己。祝庆把小家伙放下,转身出去,过了一会端着一盆清水进来了,然后拉起赵可馨的手,拿起手帕轻轻的拭去她手上的血渍,一切清理干净后,他用干手帕擦干她的手后轻柔的放下,端着被血水染红的清水出去了。一直不敢开口的小家伙终于还是忍不住担忧的开口了,“娘亲,你没事吧?”“没事。”赵可馨淡淡的回,眼神有些空洞,没有焦距。“别想太多了娘亲,她是坏人,坏人就该杀。”小家伙笨拙的安慰。“没事,放心吧。”赵可馨的眼神因为小家伙的话,终于有了色彩,自嘲的摇了摇头,看向从门外进来的祝庆,他的眼神依然空洞茫然没有感情,可是对他,她却不感觉陌生,究竟是为什么,她却无从得知,突如其来的感觉有些困了,暗示的朝祝庆看了一眼,示意他带着床上的小家伙出去,不过对方好像不识抬举,一动也不动,不由蹙眉开口:“我要睡了。”这话够明显了吧?不过这世上就是有那些不识抬举的人,小家伙兴奋的挥舞着小爪子,咯咯直笑,“我要跟娘亲一起睡,把我放床上,你出去。”小家伙朝祝庆下命令。祝庆立刻机械化的向床边走去,当着一头雾水的赵可馨的面,把小家伙放下,便转身出去了,尽职的守在门外。“我说你们干嘛总跟着我啊?”赵可馨在床边坐下,无奈的看着襁褓中的小婴儿。“保护你啊,娘亲你那么弱小,万一被坏人欺负了怎么办啊?”小家伙吐着气泡泡,然后挥舞着双手,向赵可馨讨抱,自从出生到现在,因为种种原因,跟娘亲的接触一直都很少,现在终于补上了,看赵可馨似乎没打算抱他的意思,立刻委屈的红了眼眶,带着哭腔撒娇的道:“娘亲……”“唉,真拿你没办法。”赵可馨退去鞋子,然后上了床,躺在小家伙旁边,然后一手搂着他,一手拉过棉被,盖在两人身上。“娘亲,亲亲。”小家伙终于如愿以偿了,不过还不知足,撅着粉嘟嘟的小嘴,硬是要往赵可馨的脸上凑,赵可馨不由蹙眉,失忆后的她似乎抗拒与任何人接触,性格都变得冷漠了。“别动。”赵可馨低斥,小家伙敏锐的感觉娘亲是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在造次,乖乖的一动也不敢动,往日与人对敌的机灵和嚣张此刻消失无踪,他只是一个需要娘亲给与温暖的小婴儿而已。看小家伙真的听话的一动也不动,赵可馨倒有些不适应了,自从她从昏迷中睁开眼后,这小家伙和刚才那个叫祝庆的男子,便一直跟在她身边,用如影随形形容一点都不为过。“睡着了吗?”“我可以说话了吗?”小家伙无限委屈的扬起小脸问。“咳……”赵可馨轻咳两声,觉得有点尴尬,不过还是觉有必要问清楚一直困扰她的梦境。“你……为什么老是喜欢叫我娘亲?你亲娘呢?”小家伙的眼睛狠狠的抽搐了下,这个问题让他怎么回答啊?又不能说她是他的亲娘,否则娘亲肯定该追问很多以前的事情了,太师傅说尽量不要在娘亲面前提以前发生的事情,万一刺激了她的大脑,恢复记忆了就出事了。“怎么了?我问了不该问的话吗?”“不是啦,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已。”小家伙有些为难的道。“呃?”赵可馨一愣,虽然疑惑,但看小家伙的表情似乎不太自然,应该是有不好的回忆吧,心里这样想的,同情心不由自主的便升了起来,“那你的名字呢?我好像没听什么人叫过你的名字哦。”唉,小家伙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怎么娘亲老是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不过,小家伙的眼前突然一亮,这是一个契机哦。心中打定注意,便故作落寞的垂下头,语气有些忧伤的道:“我没有名字。”赵可馨再度一愣,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怎么会没有名字呢?任何人都有名字的啊。”小家伙小脸微微抽搐,做坏事的人问没无辜的人,她做了什么坏事,这种感觉真是令人抓狂啊,“我娘亲就是没给我起名字啊。”“唉,可怜的孩子。”赵可馨无限疼惜的摸摸他的头安慰着。“你觉得你要是我娘亲,你会给我起什么名字啊?”小家伙期待的问。“这个问题真的有点难哦,我想想。”赵可馨微微蹙眉,脑海努力的回想着自己认识的字,然后迅速的排版,最后终于挑出几个勉强差强人意的来,“我想到好几个,你听听看,你喜欢哪个?”“恩。”小家伙激动的点头,他终于要有名字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