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总裁的狮子座前妻  >  第二十二章 小脾气

第二十二章 小脾气

3127 2017-02-14 10:59:55
陈熠没兴趣再听下去,转身回到剧组揣摩剧本去了。谢佳颖还在想暮雨老师是谁,她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怎奈她也是来内地不久,再加上也是初涉影视圈,才不知道她口中陈熠的“私生饭”到底是谁。后来她知道被她呵斥删手机照片的竟然是大编剧兼原创工作室觅贤雅舍的老板,那会儿翻出自己的肠子,看看都是青的。不过这是后话。“老板!”陈熠走后,亓航便找了过来,他后面还跟着一个人。雨霂飞一看,整个脑壳都在嗡嗡作响:“赵晋?”“是的夫……”人字还没出口,已经被雨霂飞给瞪了回去。“你来干嘛?”雨霂飞看到赵晋就想起了某人,翻翻眼睛,没好气地问道。赵晋当然知道她不待见自己,这还不是洛总的错?“当然来接您回N市。”赵晋堆出笑脸。雨霂飞看着他,忽然就意识到,来接她地不止赵晋。因为洛承骏肯定知道,单是赵晋来的话,她是不愿意跟他走的!呸!那个大腹黑,到底想干嘛。媽蛋,想到这几天剧组人看她怪怪的眼光,还有那个大腹黑停在外面招摇的白色保时捷,她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看刘霄一脸疑问,雨霂飞当下将房卡塞回刘霄手里,笑得尴尬:“刘姐,真不好意思。我下属来接我,恐怕是N市那边有急事,对不住了哈,你和慕容盛说,下次我请他吃饭。”不待刘霄再说什么,雨霂飞已经拔腿就跑,好像后面有什么在追她。当下也不想再说和剧组再见的话,反正走人就是了。果然不出所料,外面停着那辆白色保时捷。拉开车门,一股暖风扑面而来,里面坐着手持红酒的洛承骏,膝盖上放着笔记本,亮着的屏幕照出他天妒人怨的侧脸。好一出侧颜杀!可雨霂飞却气闷不已,这会儿她开始后悔自己跟着赵晋出来了。哎!“你怎么来了?”雨霂飞也不矫情,坐到洛承骏旁边,关上车门。“嗯。”洛承骏放下酒杯,将一个保温杯递给了她,“先喝点牛奶,等下就有饭吃。”雨霂飞见他答非所问,又看着他手中拿着的保温杯,她是真想将保温杯砸到他脸上:“我又不是小孩子,干嘛老给我奶喝?”洛承骏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默默拧开保温杯将冒着热气的牛奶倒了出来:“那天去问医生你的检查情况,她还说你的胃不是很好,平时自己肯定不太注意。不按时吃饭什么的常有吧?温牛奶养胃!”说着将温热的牛奶端到她面前。车子缓缓启动,车内却不太能感觉到颠簸,洛承骏手中的牛奶也只是在微微晃动。雨霂飞接过牛奶,喝了一大口。浓浓的奶香在口中回荡,心里却说不出的怪异。她是不怎么按时吃饭,有时候写稿子,一个人写着写着就忘记了时间。等到饿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没吃,就算吃了也只是随便应付。甚至工作室忙的时候她根本没时间吃,啃个面包神马的都是常有的事。亓航和封岳有时候也提醒她,但他们要是都忙得脚不点地,也没人再想起来要去照顾她的饮食。今天洛承骏说起,有一瞬她莫名地感到窝心,可又有点奇怪。就好像一个陌生人,忽然来关心你冷不冷,饿不饿。这感觉,真心谈不上舒坦。车内无言,洛承骏在递给她一杯牛奶之后就再没说别的,只专心对着电脑处理公事。雨霂飞却觉得车内的空气越来越热,让她憋闷不已。就在她觉得自己快绷不住的时候,车子缓缓停下。赵晋拉开车门,将二人带到一家私人会所。“我一个朋友开的,厨子做江南饮食很有一手。”“荷塘夜色?”雨霂飞看着门口的招牌,整间会所被装修成颇具江南水乡特色的建筑,晚清气息相当浓厚。会所里面是人工开发的小桥流水、亭台楼榭。夜幕降临,走廊全都挂起了漂亮的灯笼,夜色朦胧,红光摇曳,仿佛这间会所和外面的纸醉金迷都隔绝了。这家会所她听说过,标准的会员制,不是会员你再有钱也进不来。而且即便是会员,也是要预定的,会所每日招待的客人有限,当天排满了后面就等明天吧。“来过?”洛承骏看着她。“没有,听过。”她照实回答。“你常来横店?”“嗯,不止横店,全国各地剧组取景的地方,我好多都跑过。”洛承骏从西服侧袋里掏出一张卡,是荷塘夜色的会员卡,递给她:“喜欢的话,以后来这边工作就过来吃饭。”“我不要!”雨霂飞直接懵逼,今天怎么都喜欢给她卡?慕容盛给她房卡,洛承骏给她会员卡。我凑,你们说好的么?哼,洛总是不会告诉你,慕容盛刚在粤华国际大酒店开了套房,他那边就得到消息她要入住。然后某人就巴巴地赶来了!夫人是自己的,需要别的男人来献殷勤?笑话!“或者,我让这边的人每次去给你送饭?如果你觉得合适的话!”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雨霂飞脑补出她被人围观荷塘夜色送饭的场面。卧槽,荷塘夜色从来不送外卖好么?她要是被送了,在圈内会被传成什么样?影响不好的哇!“你怎么老是逼我做一些我不愿意做的事情!”雨霂飞彻底绷不住了。洛承骏停下脚步:“不愿意?你不愿意吃这里的饭菜?”温润的面庞带着些许疑惑,让雨霂飞想把他这张脸给撕烂。媽蛋,这家伙明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她说什么。可就是这副不愠不火的模样,让她没理由对他下黑手。啊喂,暮雨大作家,你能下什么黑手?(黑人问号脸)“别给我顾左右而言他。每次你都是问都不问就直接给我。你有没有问过我要不要,喜不喜欢,愿不愿意接受?是,洛总什么没有!我没你有钱,没你有势力,没你有人脉。可没有你我照样活的好好的!”雨霂飞堵气般地靠在廊柱边,背对着他,双手抱臂。洛承骏给气笑了,走到身后,看着她的头顶:“我也是跟你学的!我以为你喜欢这样对别人。”雨霂飞一听,直接就炸了:“我什么时候这样了?”谁知猛地一转身,一下栽进他的胸口,洛承骏顺手就环住她:“嘘,这是公共场所,还是私人会所,你是想把所有用餐的客人都招过来了么?”雨霂飞鼓着腮帮子,咬了咬唇,知道自己失态了,一面挣扎着一面压低声音斥责:“你给我说清楚。”洛承骏无奈,放开她:“自打我们认识以来,你一直就是这样对我的,想做什么,想说什么,从来没有问过我喜不喜欢啊。我倒不是觉得你霸道,实在是,你这小狮子太任性了些。”他就那么低头看着她,廊下的红灯笼将他认真的脸照得亦幻亦真。有那么一瞬,雨霂飞几乎觉得这是一个温柔的男人,在深情款款地和自己的爱人说着情话。语气中的宠溺和甜蜜快要将他的爱人溺毙。然而,不过一个愣神,雨霂飞便觉得可笑无比:他们是协议婚姻,虽然领了红本子,但她是他的花瓶,而他,只是她的挡箭牌而已。认真就输了!即便,他们早就有了夫妻之实,但没有爱情的欢爱,只是荒唐过后的沉沦史,充满讽刺和伤痕。雨霂飞咬唇:“我这人就这样,你喜不喜欢都这样。再说,你要真介意,我们可以一拍两散,省得委屈了洛总。”“一拍两散?”洛承骏靠近她,漆黑的眸子似乎在翻滚着什么,“今天上午刚领证,晚上就离婚,你觉得我洛承骏会做这种事?夫人似乎想多了,你这点小脾气我都受不了,也不会和你结婚了。走吧!”说完,洛承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似乎生气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之前哪怕是她冲他发脾气,他都没有生气的意思。但就刚才什么一拍两散的话说的,他竟然不高兴了。晃晃脑袋,算了,他可能是面子上过不去。男人嘛,总是好面子的,被一个女人说分手心里总是不爽的哇。重重吐出一口气,心里总算没那么不爽了:哼,不和他计较!吃饭!亓航就没那么幸运了,他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怨念无比地看着副驾上的封岳:“你说这到底怎么一回事?那个在医院碰到的男人,怎么看起来好像和老板很熟?老板一般不随便和人吃饭的,很多应酬她也不会去,怎么就会乖乖和他走了呢?你也是,我们应该跟着啊,怎么能让老板自己去了呢?”封岳用小指头掏了掏耳朵:“你说够了没有?我们不走,你会后悔的!”“什、什么意思?我后悔?我为什么后悔,我看走了才会后悔,改天老板回N市,看他不跟你急。”封岳无力地耷拉着肩膀,那个洛承骏果然厉害,手底下更是卧虎藏龙,而且,看样子还把老师收拾得服服帖帖:“你口中的那个男人,知不知道是谁?”亓航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捶了捶胸口:“我管他是谁呢,只要让我知道他欺负了老板,回头我一定找他算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