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总裁的狮子座前妻  >  第二十六章 反抗

第二十六章 反抗

3022 2017-02-18 01:06:09
赵晋虽然不想承认和一个女人动手,但他看了看扣着雨霂飞的大手,只能抱歉地垂了眼帘:“抱歉了雨小姐。洛总说,您不能走。太太已经过来了,还在梅林墅住下。据说老夫人托太太给您带了礼物,说明她老人家很看重您这个孙媳妇。”雨霂飞忽然笑得一脸讽刺:“赵晋,你不会忘了我和洛承骏是假结婚吧?”赵晋摇头:“我没忘记。正因为是假结婚,而且您是签了婚前协议的,所以您更该遵守了。”雨霂飞沉着脸:“现在是洛夫人不希望我待在这里,而他也已经厌恶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不结束还要继续下去么?”“当然要继续。开弓没有回头箭,这出戏您怎么都要帮洛总唱下去吧,否则这烂摊子要如何收场啊。”赵晋为难地说道。雨霂飞冷着脸:“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您和洛总对彼此都有需求,您帮洛总,洛总也会帮您的!”“哼,今天看来,似乎我们根本就没法共存下去。那不如散了算了!我可以找别人!”赵晋急道:“太太今天您也见了,应该明白洛总的难处。被家里逼婚的不止你,看在同病相怜的份上,您就宽容些吧?”“我不宽容?”雨霂飞拔高声调。“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太太是个女强人,什么事情都喜欢按照自己喜欢的来,洛总今天也是情绪不好,再加上这些天公司出了点事,他也是忙得够呛,所以……”雨霂飞惊愕地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突然就给气笑了:“呵呵,你的意思,你老板情绪不好,我就得上杆子给他做出气筒,帮他把气理顺了?她妈在家里横惯了,跑我这儿来,我也该当菩萨一般地供着?她怎么说我就得怎么做?我是洛承骏雇来的奴隶么!”赵晋一听她话头不对,这怎么越劝她越生气呢?这女人也太难缠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雨霂飞挣扎了一下,却被赵晋扣得越来越紧。手臂生疼,时间久了还有点发麻,她瞪着赵晋,怒道:“别说婚前协议里没有这项内容,就算有本小姐也不会遵守。你给我记好了,假结婚是基于我们各自的需求,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达成的协议,不是你老板聘请我来当挡箭牌和出气筒的。他利用我躲避家族逼婚,而我则用他来应付我家里人。我们的关系是平等的,我的附加协议里第二条清清楚楚写到‘一旦失去公平,协议立刻失效’!”言罢,她娇喝道:“放开!”赵晋有些懵了,这是她和老板之间的事情,他哪里会知道的那么清楚。“雨小姐……”话还没有出来,雨霂飞胳膊一拧,身子从他身前钻过。赵晋还不知道她到底是怎样从自己手中挣脱的,就发现她一手扣住了自己的手腕。大力一扭,他整个人使不出力,还没反应过来,雨霂飞上前一个过肩摔,直接将身材高大的赵晋给狠狠摔到了地上。“呃……”赵晋呆呆地看着天空,全身每一处都在疼着。“我靠,这女人,好利索的身手啊!”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穿着短裙的雨霂飞早就跑得远远的了。“穿拖鞋也能跑那么快!”赵晋衡量一番,还是快通知老板吧。现在看来,他是完全没有办法高搞定雨霂飞了,让老板自己去追他老婆吧。被老板骂总比把这件事办砸了好!“什么?你被他扔到地上?”洛承骏丢下手中的笔,一脸怀疑地拿起手边的遥控器,将别墅外的监控录像调出来。越看他那张俊脸越黑,直到雨霂飞送给赵晋一个过肩摔,然后扭头就跑,他怒砸遥控器:“空手道!小狮子,你也太有能耐了!”洛承骏拿起沙发上的西服,摔门而去。赵晋看了一眼地上被分尸的遥控器,狠狠吐出一口气:“夫人,你自求多福吧……”雨霂飞奔跑在寒风中,脸被风刀子刮得生疼,两条腿好像冻得没知觉了,似乎只是在惯性般地往前迈。这一刻,她喀什吐槽那些光腿穿裙子的姑娘们。媽蛋,以前问她们这么着冷不冷,竟然回她还好。还好你们大爷!不过这能怪谁呢?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如果没有当初那出“统一战线联盟”的戏码,她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洛承骏!洛承骏!你个混蛋!跑这么久,她都快喘不过起来了,吸着鼻子眼泪汪汪地朝天吼道:“洛承骏你个渣,别再让劳资看到你!”一阵刹车声传来,红色的奥迪R8跑车停在雨霂飞的身侧。泪水迷糊双眼,雨霂飞看不太清楚,只觉得一个人从车里下来。那人二话不说,脱下西服将她的腿给裹起来,还将两个袖子打了个结。“洛承骏,你混蛋,放开我!”雨霂飞反应过来来时,双腿已经被困,想要抬脚踹他却已不能。“就算要跑出来,你也该把衣服给穿好。”说着,洛承骏就要去抱她。如果雨霂飞能乖乖让他抱那才奇怪吧。只见她向后跳了两步,双手用力一推,洛承骏没料到她会这么做,身子一个踉跄,向后腿了一步。他盯着她满是怒容的小脸,上前一步,直接抓住她的左手,身子一弯直接将她扛在了肩膀上,抬脚便向别墅走去。“你放开我,听到了没有!”雨霂飞挣扎,可是两腿被西服绑的紧紧的,可怜了那件阿玛尼手工剪裁的西服了,竟然被某人拿来当绳子用。“混蛋!你这是非法囚禁,劳资会告你的,你等着法院的传票……”洛承骏不咸不淡地回道:“嗯,告吧,回头我先把资料整理一下,递交给法庭,先把封岳给拘留起来,然后再来追究你们窃取商业秘密罪。我们是合法夫妻,你我可以不追究,但是封岳,一个外人而已,我必须追究。”“你……”雨霂飞差点没被他噎死。她可以不顾自己,但怎么能不顾封岳呢。而且,当初让封岳去查他的人可是她,如果封岳因为她而惹上官司,甚至深陷牢狱之灾,她是无法原谅自己的。“不许动封岳!你个大腹黑,你之前就知道是封岳动了ICF的资料库,故意不说出来,就是想要让我同意和你领证,现在又来拿这事威胁我!告诉你,惹你的人是我,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封岳也是按我的吩咐办事。”被他扛在肩膀上,雨霂飞头朝下,只觉得脑子充血,已经不能思考,说话也开始吃力。“洛承骏,你就是个巨坑,坑了劳资,劳资不会过放过你的……放我下来……我好难受!”“放你下来,你再跑?我告诉你,既然已经开始,就没有结束的时候。”“去你大爷的……”雨霂飞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敢情这家伙是块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话说着已经回到了别墅,洛承骏进门就看到洛夫人抱着手臂立在玻璃屏风前,冷冷地盯着雨霂飞的后背。“既然她都自己走了,你还去把她追回来做什么。”她满是责备的口吻,见洛承骏不答话,话锋一转,轻嗤道:“雨霂飞,你不是都走了么,还回来干什么?后悔了?也是,什么都没得到,你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离开。哼,说什么别看不起你,你们这样的戏子有几个是能让人看得起的?为了红,为了出名,为了嫁豪门,什么事不干!”洛承骏没理她,扛着雨霂飞径直上楼,雨霂飞被洛承骏一路扛着本来就喘气不顺,这会儿听到洛夫人说这话气得差点憋过去。终于看到洛夫人对她一脸嫌恶的样子,她整个人都被怒火给点着。洛夫人扬着下巴,冷笑道:“说吧,要多少你才肯离开?一套房子,还是钱?只要你肯离婚,开出的条件不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雨霂飞就在洛承骏踏上楼梯的时候,终于攒出一口气,满脸通红地仰起脖子,瞪着洛夫人,声音尖锐:“劳资不缺钱!”洛承骏抬手就给她小屁屁一巴掌:“女孩子家说什么粗话!”“哇……”雨霂飞张嘴就哭,“洛承骏你丫的欠收拾吧!你敢打我屁股。我跟你没完……”后面的声音自然被掩藏到了卧室门后,再听不到任何动静。可方才两人的互动却是实实在在被洛夫人看在眼里。那种情人间的小亲昵若有若无地环绕的两人的身边,好像她就是多余的。气得洛夫人铁青着一张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胸口起伏不定。那就是个仗着男人宠自己就无法无天的小女人,上不了台面,更登不了大雅之堂。那种女人怎么能当承骏的夫人,怎么能嫁进洛家,步入上流社会?进了卧室,洛承骏直接将肩膀上的女人扔进了大床里。雨霂飞身子一沉,陷入了软绵之中。她刚想伸手去解西服,洛承骏高大的身影已经欺了上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