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总裁的狮子座前妻  >  第二章 孽缘

第二章 孽缘

2190 2017-06-05 10:40:25
不要觉得人家现实、拜金,人家很能吃苦,有恒心又敢拼好不好?雨霂飞想走。忽然,一个穿着单薄的女孩儿气冲冲地从大门口走出来,将手中的纸狠狠砸在地上:“大专毕业怎么了,就不能找金龟婿嫁有钱人了?哼!”“啪嗒啪嗒”踩着高跟鞋走远, 留下一地议论纷纷的声音。“什么?看学历?”“这什么人啊,还真要凭学历?”“……”雨霂飞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眸中尽是得意:果然,这家伙绝不单单是要找个女朋友!不过这更加坚定了她的信念。寒风中等了一个小时,终于轮到她进去了。别墅是梅林墅一代特有的欧式豪宅,带壁炉的那种。庭院里栽着常青树和一小片竹子,草皮已经成了一地枯黄,庭院中央的喷水池早就冻成了冰坨子,这样的季节什么豪宅都显得有些萧索吧。院子的一角种着几株腊梅,此时已经打起了花骨朵。光秃秃的树杈上是点点淡黄色,远远地飘来一院子幽香。寒风一吹,有那么几分凌寒傲骨的味道。“这位小姐里边请。”门口的阿姨给她开了大门。偌大的落地窗后是浅色花边窗帘,透光,却挡住了视线,看不真切别墅中的情况。雨霂飞朝阿姨点点头,取下一次性口罩,随着她进了门。她刚才还在想,搞这么多花样找女朋友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角色,便一眼瞥见客厅的真皮沙发上留着短发翘着二郎腿的男人。别墅里开着暖气,男人只穿了白衬衫和灰色西裤,系着黑色为底银色细纹的领带,衬衫的袖口是一对别致的银质袖口。他就那么随意地坐在沙发上,全身散发着贵族般的气质。细碎的阳光透过帘子,在他身周笼成一道光圈,仿佛他就是个发光体。鼻梁英挺,将他本就不俗的五官衬得更为立体。仅仅一个侧颜,就能让人想象出这个男人有着怎样天妒人怨的高颜值。男人微微侧脸,温润的眸子一转,和她四目相对。雨霂飞身子一僵,如遭雷击。心底的震惊被她很好地掩饰,她不动声色地撇过脸,眼神暗了暗。胸口起伏不定,僵硬地挪了挪步子转身就要走。卧槽!是他!怎么会是他?这尼玛孽缘啊孽缘!胸口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请允许她石化两分钟。一个多月前的事情在她选择性忘记之后,忽然重新浮现在眼前,如同一巴掌煽过来,火辣辣地,说不出的疼。一个多月前的新剧资金募集会上,雨霂飞如坐针毡地端着酒杯,看着满满一桌子西装革履打扮时尚的男女,她有些犯怂。旁边鼻梁上架着眼镜的林制片低声在她耳边说着:“暮雨小姐,今天你不跟王总喝跟谁喝呀,王总可是你这部剧的投资商啊。”故意压低的声音里透着焦急。“哎呀,我王某人早就耳闻暮雨小姐的大名,这次如果有机会合作,王某一定会鼎力相助。”腆着肚子,油光满面的王总端着酒杯走了过来。那双小眼睛闪着热切的光芒,恨不得黏在雨霂飞身上才好。雨霂飞纠结再三,心一横,端起酒杯起身,绽开一个适度的笑脸:“那就谢谢王总了!”为了这部作品的投资,她拼了:一口闷!辛辣的酒液在喉间烧起来,酒气直冲脑门,雨霂飞大喘几口气,辣得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一桌子人鼓掌叫好,纷纷说道:“暮雨小姐果然好酒量啊……”可雨霂飞怎么觉得人越来越多了?媽蛋,整个屋子都转了起来!我凑……倒!好吧,她一杯倒的真相果然暴露了。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架着她移动。她全身使不上半点力气,就连脑子也是轰轰的,似乎有人说话,又似乎是自己在做梦。没多久,身子一沉,陷入软绵绵的大床。雨霂飞皱了皱眉头,睁不开眼,蹭了蹭枕头,安心地睡去。“嗯……不喝了,别过来……离我远点啊……”雨霂飞喃喃道,撅起的红唇吐出淡淡的酒气。身子越来越沉啊,还热烘烘的。她扯了扯领口,想让自己凉快点,却摸到一个比自己更热的东西。沉重的喘息声在耳边响起,热气喷在她的颈边,湿湿的凉意带来一阵舒适……次日,雨霂飞揉着眼睛坐起身,身体传来的不适让她立刻清醒。心中一沉,背脊渗出一层冷汗:不会是趁着她醉酒,把她给潜了吧?那个恶心的王胖子?我凑!该死的猥琐男!敢算计老子?她怒捶被子,一不小心扯痛了身子,“嘶——”小脸皱了皱,银牙狠狠磨着:劳资要撕了你,媽蛋!猛地转身,一脚将身边还在沉睡的男人给踹下了床。“呃!”一声闷哼,男人从地毯上坐起,转脸!雨霂飞脸上的愤怒瞬间凝固:“你是谁?”男人带着些微床气,眸中是惊疑不定:“你是谁?”异口同声地问道,双方有些惊愕,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迷惑。男人长着天妒人怨的五官,清朗的面部线条却给人以温润如风的感觉,只迷蒙的眼底有着一丝慑人的味道。他盯着床上的女人,眨了眨眼睛,于是眼底最后一丝慑人也隐没不见,仿佛是雨霂飞看错了。蜜色的胸膛有着纹理清晰的肌肉,衬得那两条锁骨充满阳刚的味道。这样的身材,就是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了吧!雨霂飞哑然:他不是那个王总! 本来在心底膨胀的快要炸开的愤怒瞬间就不知道该怎么发泄了。他是谁?怎么会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雨霂飞脑子里乱成一团,她僵在床上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男人缓缓起身,抓住离他最近的薄毯一角遮住下身,一眼瞥到床单上,她白花花长腿旁边的红色。男人眸光一闪,随后眸色微沉:还是个处?在圈子里,这一夜的价码应该是多少?他居高临下,眸中闪着几许不耐。他刚要开口询价,雨霂飞却直挺挺地倒下,拉紧被子,闭眼,用带着鼻音的声音霸气地宣布:“我不会对你负责的!你走吧。”男人眼中的慵懒被这一句给击散,他惊愕地看她将脑袋埋在枕头里,想说的话被死死卡在喉咙里。良久,低沉的嗓音带着刚睡醒的性感:“既然这样,这张名片你收着,如果要赔偿,随时可以给我电话。”说完,男人默默穿上衣服。直到房门被拉开又被关上,雨霂飞全程没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