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三十章 涅槃功法

第三十章 涅槃功法

3183 2016-12-14 17:08:13
司徒慕依旧负责煎药,只是两次都忘记加炭熄了炉子,莫言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是在担心小蝶还是在担心小方?”这话问的着实暧昧,司徒慕忙道:“胡说什么,我在想那蛇精。”“怎么了?”莫言问。司徒慕道:“她是人首蛇身啊,她竟然会是女娲族,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女娲,上古三皇之一,妖族大圣,女娲死后,女娲族一直身陷内斗,也渐渐衰落,后人凋零,仅剩的族人也都隐居遁世。别人不知道,他的祖父司徒问天一生中也没遇到过一个女娲后人,可现在竟然被他们撞到一个,能不奇怪吗。莫言添了把柴,幽幽道:“或许是江陵城的天要变了。”司徒慕立刻问:“你是不是算到什么了?”莫言道:“没有,只是有一种感觉。”司徒慕道:“连续出现两只大妖,的确很奇怪,我等会会通知老柴,让他们多加提防。”等水烧好药煎好,司徒慕也开始泡澡,在氤氲香气中,司徒慕昏昏欲睡,隐约中感觉房门打开,他想睁眼去看,眼皮却重的跟压了秤砣一样,他感觉到一个滑溜的身子钻进了水桶里,那身子软的跟没有骨头似的将他紧紧缠住。司徒慕闻到一股幽香,身体也越来越火热。一个魅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吧,抱紧我。”司徒慕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抱住那团香腻,可手刚伸出去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老板。”这句呼唤唤回了司徒慕所有的意识,司徒慕睁开眼,双手做结,右手结个剑指印,左手握拳作剑鞘状包住右手的中食二指,像拔剑一样把右手抽出来,同时喝出九字镇咒:“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字镇咒一出,四周的空气都凝固了,司徒慕四周一看,就看到一道赤红色的妖气被定在半空,看样子是想溜走。司徒慕指剑对准那道赤红色的妖气,冷声道:“诛!”一道紫色剑气直接将妖气拦腰斩断,眼见妖气消散,司徒慕才收回指剑,四周恢复如常。是貘妖放出的勾心魔!司徒慕依旧泡在香汤中,他想起莫言说的话,江陵可能真的要变天了,连貘妖这种邪气十足的玩意都出来了。要知道这风水馆的布局可是很考究的,可这貘妖竟能施勾心魔来惑乱自己,可见这貘妖的道行也很深。司徒慕在这里三年,遇见修为最深的妖也不过四百年。他这次没有再闭目养神,他想起方小蝶,他现在有些庆幸她离开了,若真的是山雨欲来,她能离开这纷乱他也少一分顾虑。莫言进来给司徒慕加水时,司徒慕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事,莫言沉默了一会,道:“现在是不是后悔整日吊儿郎当不学无术了?”司徒慕嘴角抽了抽,“你倒是每日待房里不出来,也没见你厉害多少。”莫言道:“莫家本就不擅长术法,那是你们司徒家的事。”司徒慕道:“得得,我错了,从今儿个我一定勤学苦练,等会我就去弘法寺找那老和尚学几招去。”莫言道:“你真的要去?”司徒慕点点头,那清净和尚的修为深不可测,随便指点一二也受用无穷。司徒慕泡了整整三个时辰才起身,愈是这种时候他愈要快些养好伤,起来时感觉浑身都轻松了许多。反正现在不接生意,司徒慕去马市赔马车的钱,顺便又买了匹马,策马直奔弘法寺。司徒慕到达弘法寺时,清净和尚正在劈柴,他见了司徒慕一点都不惊讶,“房里还有两个馍,去吃吧。”司徒慕接过清净和尚的斧头,看向地上那堆木头,“我还不饿,这些柴都要劈完吗?”清净和尚点点头,走到门槛坐下,“嗯,都要劈完。”司徒慕想了想,脱下身上的粉袍子,“师傅,借你的僧袍一穿。”清净和尚道;“一件衣裳都放不下,以后是要吃苦的。”司徒慕嘴角一勾,“对于自己真爱的东西自己放不下,若能放下我就剃了头来当和尚了。”清净和尚摇摇头,“痴儿啊。”话说这样说还是进房拿了件自己的僧袍递给司徒慕。“小心些,老和尚只剩下这一件好衣裳了。”司徒慕强忍住才没当场笑出声,这个老和尚叫自己放下,自己却对一件旧僧衣宝贝的紧。清净和尚也知自己说话露了尾巴,当即重重咳嗽两声,“快点啊,前院等着要呢。”司徒慕挥开膀子就开始劈柴,等一摞柴劈完,已经月上中天,虽然寒意逼人,但司徒慕却出了一身汗。已经许久没做过这种体力活了,司徒慕肚子空空,一丢斧头就直奔清净和尚的卧房,脱了僧衣叠好放在床头,先灌了杯凉茶,就开始就着咸菜啃馒头。清净和尚看他那狼吞虎咽的模样,道:“就知道你这臭小子心眼多,才隔两日就跑到老衲这来要做什么?”司徒慕吃的急了差点被一口馒头噎死,喝了半杯茶才缓过来,“老前辈,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这江陵城最近越来越不太平了。”清净和尚幽幽道:“这尘世中又有哪处是太平所在。”司徒慕道:“老前辈当真不管?”清净和尚道:“这时代已经不是老和尚的时代,不过老和尚的衣钵的确是需要传承。”司徒慕一听立刻道:“老前辈瞧我资质可还行?”清净和尚给了司徒慕一记爆栗,“你倒打起老衲的主意来了,焉知老衲没有传人。”司徒慕惊讶道:“他人在哪里?”清净和尚道:“一年前老和尚让他云游阅历,前几日收到书信,应该这两日就该到了。”司徒慕道:“他也是个和尚?”清净和尚微笑道:“老和尚收小和尚,这不是情理之中的事吗。”司徒慕讨好道:“老前辈真的不愿意再收一个徒弟吗?”清净和尚看着司徒慕,“若是那老鬼知道他有这么个曾孙,估计可以含笑九泉了。”司徒慕追问道:“我那曾祖是个什么样的人?”清净和尚道:“你的性子倒是很像他,不像你祖父那么刻板。”顿了顿继续道:“老衲不会再收徒,但可以传你一套功法。”司徒慕一把揽住清净和尚削瘦的肩膀,“就知道老前辈疼我。”对这么没脸没皮的人清净和尚也当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功法说起来也是一位佛门老友传授给老和尚的,只是不适合我那徒儿修炼,倒颇适合你。”司徒慕一听就起了警惕之心,“若不是要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吧,要是如此,我可不学。”清净和尚又给司徒慕一记爆栗,“胡说什么,只是要练此功必须童子之身。”司徒慕一听顿时无语,敢情连和尚都不是童子身了他却还是......这是在讽刺他吗?清净和尚道:“算是便宜你了。”那位佛门高人将这套功法命名为;涅槃功,初听这名字时司徒慕吓了一跳。清净和尚道:“其实所谓的涅槃,就和你们道家说的‘天人合一’是一个意思。”‘天人合一’四个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最为不易,要排除心中一切杂念,以一己之身与天地沟通。那些妖精修炼最期盼的就是能化为人形,不为其他,只因人的形体才是与天道最为契合的。而童子童女之身最为纯净,最容易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清净和尚道:“你若学会此功法,可以激发出自己最大的能力。只不过佛道终究不同,你要自己融会贯通,否则可能会走火入魔。”司徒慕挑眉道:“这么严重?”清净和尚道:“那你学不学呢?”司徒慕想了想,道:“那就开始吧。”清净和尚微笑道:“阿弥陀佛,去,脱了上衣,盘腿坐在院子中间。”司徒慕瞠目结舌,但还是照做,精赤着身子一出房门,瞬间冷的一哆嗦,走到院中盘腿坐下,清净和尚也走到他面前,“佛法以心为本,以身口为末。心涅槃功法一共分为四重境界,第一重名为空心静坐。空心静坐,百无所思,以为究竟,即着空相,断灭诸法。”“第二重名为心体离念。心体离念,离念相者,等虚空界,无所不遍,法界一相。”“第三重名为如来五眼。如来五眼:见色清净名为肉眼;见体清净名为天眼;与诸色境乃至善恶,悉能微细分别,无所染着,于中自在,名为慧眼;见无所见名为法眼;无见无无见名为佛眼。”“最后一重名为心外见法。外见法即是外,若悟自心,即离生死,即是涅槃。”司徒慕静静聆听,这一切与家传所授有很大区别,涅槃功法注重体悟自性,激发自身无限潜能,而家传所授,就如斩天剑势注重的是引导天地自然之力为己用。清净和尚继续道:“佛与众生,唯止一心,更无差别。此心无始以来、无形无相,不曾生,不曾灭,当下便是,动念即乖,犹如虚空,无有边际。”说完这戏清净和尚顿了顿,“修炼这功法最不可或缺的是悟性,我那老友曾收过三名徒弟,一名修习三年才入第一重门径,又用了十年得窥第二重境界,至此止步不前,终其一生不能入第三重。另两名一生也只能入第二重。”司徒慕喉结微动,三年才入第一重门径.......这样岂不是他一辈子都要打光棍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