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二十五章 莲动八方

第二十五章 莲动八方

3226 2017-02-27 14:58:50
三人在山路上行走了一盏茶的时间后,司徒慕轻声道:“来了。”莫言‘嗯’了一声,显然也知道了。方小蝶有些紧张,“在哪?”司徒慕没回头,低声道:“一直跟在我们身后一丈处。”方小蝶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自觉的就握紧了司徒慕的手。司徒慕感受到她的紧张,对她轻声道:“不怕。”司徒慕牵着方小蝶继续往前走,他记得再走不远就到山顶,山顶有一个平台,平台方圆有三丈,在那里打起来也比较方便。司徒慕说蛇妖一直跟着他们,方小蝶就很仔细的去感觉,起先丝毫无所觉,但渐渐的她就听出些门道了,明明是三个人,却有四个脚步声,第四个脚步声和自己的脚步声几乎重叠在一起,意识到这第四个脚步声,方小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司徒慕察觉到她情绪的波动,用力握紧她的手,“别回头。”终于来到山顶平台,平台上有石桌石凳,此时月华大盛,整个平台都像是被度上了一层银光,司徒慕牵着方小蝶直接坐了下来,莫言也跟着坐下,一方石桌就只剩最后一个座位。司徒慕高声道:“既然来了就不必遮遮掩掩,过来坐吧。”虚空中走出个婀娜多姿的青衣女人,青衣女自带光芒,只是那张脸上美则美矣,已经有了岁月痕迹,但细看却又有一种成熟的韵味,让人看见就心生亲切感。这副相貌,倒比很多人还要像人。司徒慕见到她瞳孔却缩了缩,这蛇精的道行怕是比为害钱府的狐妖还要高。青衣女倒也不别扭,走到剩余的空位坐下,正对方小蝶。司徒慕拿出一张黄符,随手一捏,抛在石桌上,黄符一落下就燃烧起来,一点火光久久不灭。火光中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平静,平静中又带着微妙。这火可不是普通的火,暗含火神术,虽不像三位真火那般猛烈,但一般的妖怪见之也会色变,退避三尺,但这青衣女却完全不受影响。青衣女一直盯着方小蝶,好像她脸上开出朵花来。而莫言一直盯着火光看,像要把那团火看出朵花。司徒慕微笑着问:“姐姐,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青衣女这才将目光转向司徒慕,妙目一转,她的声音也如涓涓细流,给人一种甘冽之感,“我的年纪可比小哥你大许多。”司徒慕轻笑:“姐姐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青衣女道:“我若是说我也不知道,小哥可信?”司徒慕道:“为何不信?那姐姐可认识一只红狐妖?”青衣女道:“认识,不过她现在应该已经死在小哥手里了吧。”司徒慕淡淡道:“她多行不义,天劫将至还不知行善积德,她是死在自己手中。”青衣女叹了口气,“我当日见她眉心戾气太重已经劝过她,可惜她不能开悟。”司徒慕道:“既然姐姐明白天理循环,你的子嗣命中注定会有一劫,姐姐又何苦要执着逆天改命呢。”青衣女微微一怔,神情变得忧伤,她幽幽看了眼方小蝶,“父母子女之间,从来都是看不开的。”“那日我产子后极度虚弱,结果孩子就被那姑娘一脚踏破,好在我收齐了孩子魂魄,因果循环,那姑娘也合该有此一劫。”司徒慕道:“那姐姐是否想过,你的孩子命中也合该有此一劫。你以周家姑娘为炉鼎,就算给了孩子一个肉身,他也无法走上正途。”青衣女苦笑:“我自是知道,只是不能不顾,三位能否将我的孩子还给我?”司徒慕道:“若是还给姐姐,姐姐可还要逆天而为?”青衣女不吭声。司徒慕道:“姐姐修为高深,该知这孩子已成你的执念,若是执意如此他会成为姐姐成仙途中的心魔,放下执念才是正道,他日踏入仙途也并非不可能。”青衣女还未说话,莫言忽然开口,“她的命格是成不了仙的。”其余三人闻言都是一怔,尤其是青衣女,目光闪烁,莫言转向青衣女,“你已入魔,又怎能探到仙途。”青衣女盯着莫言,嘴角慢慢扬起一道弧度,“原来.......原来你是天书的主人。”莫言正色道:“你现在魔心尚不重,若肯让我这朋友替你剐掉魔心,或许你还可以重头再来。”青衣女微垂下眼睑,“剐掉魔心,千年修为也会一朝丧,就算能重来,我也没有那份决心了。”莫言轻轻叹了口气。几乎就在电石火光间,面前的石桌像豆腐渣一样碎了,司徒慕拉着方小蝶和莫言退到一丈开外,青衣女依旧坐在石凳上,只是不断有青气从她身上发出,本来还算柔和的表情也渐渐开始变得狰狞。司徒慕瞪了眼莫言,“你何苦让她破罐破摔,骗骗她不成吗?”莫言拿出自己的小金算盘,一扣机关,算盘子落在手中,方小蝶发现算盘子竟然由一根金线连接着。莫言随手一撒,算盘子就将他们围成一个小圈,每粒算盘子发出淡淡金光,这金光竟然是佛光,莫言很淡定的对司徒慕道:“别管我们,你对付她就行。”莫言对方小蝶还热心的招招手,“进来。”司徒慕咬咬牙,眼睁睁看着自己助手和自己兄弟躲在保护圈里弃他于不顾。莫言盘腿坐下,方小蝶也坐了下来,大有坐山观虎斗的架势。青衣女盯着莫言,“原来你是莫家的人。”莫言淡淡一笑,青衣女道:“没想到这一世莫家的传人和浮屠剑的主人又在一起,看来真是天意。”听到青衣女这样说,莫言眼神微不可擦的起了一丝波澜。青衣女嘴唇紧抿,扬手间一道黑气奔腾而出,黑气形如一条大蛇,张开尖利的毒牙,这蛇精至少也过了两次雷劫,是十足十的千年大妖,司徒慕对阵不满千年的狐妖都是投机取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成功,现在只能暗暗叫苦。体内的浮屠剑也应召而出,浮屠剑一出,司徒慕斜斜一劈,与黑气撞到了一起,与此同时那些算盘子也是金光大盛,将莫言和方小蝶稳稳保护在其中。一时间黑气和浮屠剑交缠在一起,浮屠剑虽然挡住了一击,但司徒慕明显感觉和那狐妖不是一个档次,黑气紧紧咬着浮屠剑,司徒慕一连往后退了四五步,一直到平台边缘才稳住身形。“浮屠剑!没想到还能见到浮屠剑!”青衣女的神情变得有些恍惚,“当年这是他的剑。”司徒慕试探的问:“怎么,你也认识我的祖父司徒问天?”青衣女没有回答,只是喃喃道:“当日他饶我一命,没想到今日还是遇到了。”司徒慕见青衣女的情绪似乎缓和了些,忙道:“就是,老熟人了,何必打打杀杀。”青衣女神情慢慢变冷,道:“只可惜早已物是人非,浮屠剑在你手里也不过是一截废铁。”司徒慕心道不妙,不待青衣女发起攻击,直接举起浮屠剑,剑指青衣女,手腕微动,一朵金色的莲花出现在虚空,这朵金莲是司徒慕利用大地生气凝聚而成,司徒慕家有两大绝学,一是伏妖术,二是斩天剑势,伏妖术一共分为九招,而斩天剑势只有一招名为斩天一剑,伏妖术司徒家人都可以学,但斩天剑势只有司徒家的家主才可以学习,但斩天剑势实在太难,这两百多年来只有司徒问天能使出。司徒慕使出的这一招就是伏妖术中的第一招莲动八方。金莲瞬间散开,百片花瓣如剑雨一般飞向青衣女,司徒慕整个人也跟浮屠剑一起刺了过去,青衣女轻叹口气,双腿化为蛇尾,身体高高扬起,初略一估,这蛇尾最少也有两丈长,而她的眉心间有一朵暗红色的红莲。莫言脸色变了,他不是算不出,只是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司徒慕也是暗暗一惊,人身蛇尾,眉心红莲,他知道的只有女娲族是这样的。司徒慕肯定,就连他的祖父司徒问天也没有见过女娲族,这个传说中的族种已经消失千年,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司徒慕硬生生收住浮屠剑,但攻势犹在,莲瓣势如破竹击向青衣女,青衣女长尾环绕,用自己血肉之躯扛下剑势。莲瓣变大,将青衣女包裹起来,重新合为一朵含苞欲放的金莲,方小蝶看向司徒慕,司徒慕背对着她,脊背绷的很紧,看得出他很紧张。她双手绞在一起,指甲深深抠进肉里却浑然不知疼。金莲猛地爆开,青衣女身上带着星星点点的血迹,但明显只是皮肉伤,她伸出右手,掌心浮现出那朵金莲,青衣女冷冷道:“司徒家的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她用力一握,金莲瞬间被碾成寸寸金光。司徒慕虽然这三年耽于修行,但刚才施展出的莲动八方,普通百年修行的小妖直接就会被打成原形。刚才那一击司徒慕已经用了全力,他和青衣女的实力实在是相差的太过悬殊。司徒慕高声道:“你既是女娲族,就更不该生魔心,姐姐,回头是岸。”青衣女长尾狠狠往司徒慕拍去,司徒慕慌忙躲避,堪堪避开如泰山压顶的一击,司徒慕刚才所在的地方被砸出一个长有两丈宽有两尺深达一人的裂缝,四周土石翻飞,司徒慕狼狈不堪。方小蝶和莫言因为金光罩的保护倒没有被牵连其中。青衣女一眼就看到自己孩儿的元神在方小蝶身上,她志在夺回元神,对司徒慕并不多留恋,长尾一扫,就拍向方小蝶和莫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