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三十三章 陷入圈套

第三十三章 陷入圈套

3238 2016-12-20 09:24:44
当天晚上,等方小蝶房里的灯光熄灭后司徒慕才赤着上身来到院中,可刚入定就被传音符传来的异动惊醒了过来。“在哪?”司徒慕立刻问。“在家里。”说话的是王大力的妻子。司徒慕当即施展开缩地术,一步跨出,就已经到王大力的家门外,司徒慕径自穿墙而入,王大力家中一片混乱,王妻倒在血泊中,腹部有一个血洞,司徒慕当即拿出两张止血符替王妻止血,王妻吃力道:“先生,快去救我夫君和孩子。他们刚走。”司徒慕沉声道:“好,老柴他们很快就到。”通知老柴后,司徒慕直接施展腾云术,循着妖气就追了出去,一直追出江陵城,追到东郊,那狐妖就毙命在此。还是那个山谷,司徒慕刚落下,就看到和王大力缠斗的黑衣老人,黑衣老人一手夹着昏过去的小虎子,但饶是这样,王大力还是落了下风,若不是凭着爱子之心,早就被老者赤手空拳打趴下了。王大力感觉到司徒慕的气息,心中大喜,大喊一声:“先生救我儿。”黑衣老人见到司徒慕,脸色一冷,司徒慕欺身上前,劈手就夺小虎子,小虎子在黑衣老人手里,司徒慕就只有投鼠忌器的份,什么杀招也使不出。王大力显然也明白司徒慕的心思,浑身一震,化为原形一头硕大的吊睛白虎,虎啸一声,山谷都为之震动,白虎猛地扑向黑衣老人,张开大口就咬。而这时小虎子也被虎啸声震醒,在老人手里扭来打去挣扎起来。黑衣老人只一晃神,就被白虎扑倒在地,司徒慕趁机一把夺回小虎子,将小虎子放下,对他道:“快走,不许回头。”小虎子不敢耽搁,把腿就跑。司徒慕正准备下前去帮王大力,忽然一声凄厉的虎啸,足有两人高的白虎被黑衣老人一掌击飞。重重撞在树上,将一棵一人粗的大树拦腰撞断,白虎跌落在地,直接晕死过去。现在没了顾虑,司徒慕直接祭出浮屠剑,司徒慕惊喜的发现浮屠剑竟然能隐约见到其形了,当即一招莲动八方就打了过去,司徒慕施展剑招时明显感觉更加得心应手,此地刚受过雷劫,大地生气还未完全恢复,但司徒慕本身的灵气却好像更加充沛,这一招莲动八方使出后,威力竟然更加大。司徒慕一招刚过,伏妖术中第二招‘火耀天华’紧接而出,以前施展这招时,司徒慕最多只能一次放出三条火龙,但这一次竟一次放出五条火龙,而他的祖父司徒问天一次可以放出九条火龙。以前施展一招就已经是勉力,现在两招并出还有余力,不得不说那涅槃功法实在神奇。这火龙挟带着浮屠剑的剑威汹涌而出,金莲将黑衣老人包裹其中,火龙则直冲向金莲,轰然一声巨响,冲天火光中,一条有鳞无角,首如虎状如蛇,长达三丈的东西出现了,那东西长嘶一声,声如牛鸣。司徒慕眼珠都快掉出来了,他没眼花吧,竟然是一条黑蛟。而这条蛟身上伤痕累累,有些伤口深可见骨,刚才那两招让他受伤不轻,司徒慕见状心中稍安,想当初,一招莲动八方只伤到青蛇妖的皮毛,这蛟的道行明显不如青蛇,不过就是样子唬人了些。黑蛟喷出一口毒雾,司徒慕忙屏住呼吸,黑蛟趁机一爪子拍了过来,要是被它拍中,那直接就被拍成肉泥了。此地目前的生气已经不足以支撑司徒慕施展出第三招,司徒慕施展滕云术凌空飞起,堪堪避过黑蛟这一击。身在半空,司徒慕凭自身灵力又使出莲动八方,这一次那条黑蛟没有再敢硬接,巨尾一扫将周围树木全部连根拔起,其中有两根大树去势正是王大力倒地之处,司徒慕忙飞身过去,倾尽全力用力一劈,两个大树被拦腰砍断。而那条黑蛟,也趁乱逃走不知所踪。其实司徒慕要的就是它逃,它若不逃,自己就只有以命相拼了。而且刚才自己趁乱在它身下下了追踪术,他若不逃,又怎么能找到小花和小茶呢。司徒慕见这四周一片狼藉,还好这里人迹罕至,不然还不知要闹出多少风波,怎么大一只白虎他也抗不回去,好在这时老柴他们也都赶到了。乌泱泱来了十来个妖怪,都是江陵城中修为排名靠前的,崔婆婆也在其中。老柴他们看见王大力的模样脸色都是一变,司徒慕道:“无妨,只是昏死过去。”司徒慕将一只纸鹤交给老柴,“你带几个人跟着这纸鹤去,应该能找到小花和小茶的下落。”崔婆婆一听,立刻要跟前,司徒慕道:“那黑蛟被我打伤了,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你们还是要当心。”老柴道:“先生放心,我们这就去。”老柴留下两妖带王大力回城,其余的妖都跟着老柴走了。司徒慕这才施展缩地术回到江陵,又去王大力家查看,晴子她们正在为王妻疗伤,小虎子含着一包眼泪乖乖的缩在一边看着自家娘亲。司徒慕上前摸了摸小虎子的脑袋,“你爹娘都会没事的。”小虎子道:“司徒叔叔,掳我走的是坏妖怪,对不对。”司徒慕蹲下身:“妖和人一样,有好有坏,不过不管是坏妖还是坏人,他们都打不赢好妖好人,你爹马上就回来了。”小虎子用力点点头。司徒慕到现在才开始觉得疲惫,他又捏了捏小虎子的脸蛋,晴子她们正在专心为王妻疗伤,司徒慕也不想打扰,转身走了出去。走出那条小巷,他就看到了行色匆匆的方小蝶。方小蝶手上拿着一件粉色的长袍,司徒慕才赫然发现刚才走的匆忙竟然连衣服都忘了穿,这几日冻习惯了竟也不觉得冷,还好现在夜已深,否则那些垂涎他的女子肯定直接将他扑倒了。方小蝶一见到司徒慕,立刻飞奔过来,见司徒慕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才将外衫给他披上,“没事吧。”司徒慕看着她,心慢慢柔软下来,他道:“没事,就是有些累,你怎么来了?”方小蝶道:“起夜时发现你房门开着却没人,去问莫言才知道这几日发生的事,出门正好遇到黑狗,所以赶紧来王大力家看看,看看能不能等到你。”司徒慕配合方小蝶穿好衣服,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等衣纽扣好,司徒慕才终于想明白哪里不对劲。“你是刚刚遇到黑狗的吗?”司徒慕一把抓紧方小蝶的胳膊。方小蝶道:“是啊,怎么了?”司徒慕一跺脚:“糟了。”黑狗明明和老柴去营救小花和小柴,又怎么会出现在城中,这样说来,必有一个黑狗是假冒的,但不管哪个是假冒的,老柴他们都有危险了。现在细想起来,那黑蛟似乎逃得太快,虽然受伤,但它绝对还有一战之力,可它却落荒而逃,这分明就是个陷阱。司徒慕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这些年在祖父的羽翼下待惯了,这三年遇到的妖怪也都不算什么大妖怪,司徒慕可以算是从未经历过真正的风雨,这才掉以轻心着了道。司徒慕来不及跟方小蝶解释,只是道:“快,回风水馆。”司徒慕重新回到王大力家,一把抱起小虎子,这时抬着王大力回来的两妖也到了,司徒慕道:“晴子,你们都跟我去风水馆,快。”众人虽然不明,但见司徒慕的神情,晴子也架起王妻,一个个都用最快的速度跟着司徒慕来到风水馆。司徒慕对莫言道:“这里交给你了。”莫言点点头。司徒慕看了眼方小蝶,就施展缩地术匆匆赶回东郊,可那片山谷中此刻一片死寂,哪里还有他们的踪影,追踪鹤交给了老柴,他们已经走远,妖气也淡了,司徒慕就是想追也没有办法。忽然想到传音符,司徒慕立刻启动传音符,对里面喊:“老柴,老柴。”司徒慕紧紧盯着传音符,当传音符中传来老柴的声音时,司徒慕简直欣喜若狂,“先生,我们已经找到黑蛟的巢穴了。”“你们在哪,快回来,其中有诈,我们上当了。”司徒慕大喊,声音在山谷中飘荡。老柴道:“我们在青草.......”话刚说到这就没了,老柴的声音就那么突兀的中断了。司徒慕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他反复念着‘青草’两个字,终于想起,往西走,离这里两百多里的地方,有一个湖泊,好像就叫做青草湖。蛟主江湖,他将巢穴安在青草湖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司徒慕因对青草湖的方位不熟,只能用腾云术,找到青草湖时,一场恶战已经结束,此时天已经破晓,阳光却没有带来光明,而是照亮了满地血腥遍地残骸。司徒慕看到四肢都被生生折断被放干了血的崔婆婆,看到被咬的七零八落的黑狗,最后他找到已经成为血人的老柴。老柴双眼圆睁,手里还拽着传音符,这是怎样一场屠杀,让老柴连最后一句话都没说完。司徒慕捡起那枚传音符,紧紧握在手中,跪倒在地,因为他的大意,才会落入对方陷阱,才会让他们死的这么惨。司徒慕对着这一地尸首重重磕了三个头,“我司徒慕发誓,一定手刃凶手,为你们报仇。”司徒慕说完站起身,准备施展御火术将他们的尸身烧毁,忽然想到一事,又重新蹲下身,挨个一个,果然所有妖的内丹都不见了。司徒慕沉默许久,才终施出御火术,看到湖边一片熊熊大火,司徒慕的心也愈来愈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