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三十四章 林竹生

第三十四章 林竹生

3090 2016-12-22 09:15:58
司徒慕一回到风水馆,除了王大力一家三口外其余人都聚集在前厅,晴子和其他三妖都围了过来,晴子问:“先生,老柴他们呢,怎么一夜未归?”司徒慕看着大家,嘴唇动了动,刚要说话,忽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晴子站在最前,被喷的满头满脸的鲜血。方小蝶一见立刻冲了上来,一把扶住司徒慕,司徒慕道:“心头淤血,吐出来反而好受些。”晴子连脸上的血都来不及抹去,“先生,他们怎么了?”司徒慕道:“我去时,他们都已经死了。”晴子失声道:“是谁杀了他们?”司徒慕只觉得可笑,是啊,他一夜之间死在这么多朋友,可连是谁杀的他们都不知道。司徒慕颓然道:“我不知道。”其中一个妖怪道:“我们在江陵安生度日,往日的恩仇都已放下,究竟是谁要害我们。”司徒慕真的觉得乏了,莫言对方小蝶道:“你扶先生回房休息吧。”方小蝶立刻扶着司徒慕要离开,司徒慕隐隐听到身后传来压抑的哭声,心头像被千斤大石压着一样难受。方小蝶将司徒慕扶进后院,司徒慕转头问她:“我是不是很没用?”方小蝶道:“你尽力了。”司徒慕苦笑,他看着方小蝶,先去在湖边他看到了黑狗的尸体,这样说明通知方小蝶的是冒充的,他不敢想象,若是那妖邪杀了方小蝶,他会怎样。方小蝶的房里现在住着王大力一家三口,回到房中后,司徒慕问:“王大力他们怎么样?”方小蝶道:“都保住了性命。”司徒慕道:“小蝶,我现在好悔恨,当初不好好学道,现在竟然一点办法都没有。”方小蝶道:“我们在明敌在暗,本就被动,谁也不想出这样的事,晴子他们都明白,不会怪你的。”司徒慕服下一粒清净和尚给的药丸,心头堵塞的感觉这才好些,躺在床上,明明身体已经累到极点,但只要一闭眼就看到那一地尸首,刚有点睡意就被吓醒,他转头,看到方小蝶就坐在床边。方小蝶道:“老板,你快休息,我就在这。”司徒慕这才重新合上眼。方小蝶从未见过这样脆弱的司徒慕,就算上次受伤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过,受伤伤的是身体,但这次伤的却是心。司徒慕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虽然时间长但睡得一直不安稳,司徒慕醒来时就看到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方小蝶。是啊,他还有人要守护,他没有时间来自怨自艾。将一个毯子轻轻盖在方小蝶身上,司徒慕快步走了出去,司徒慕离开后,方小蝶也坐起身,其实她并没有睡着,不过看到司徒慕离开的背影,她知道她认识的司徒慕又回来了。老柴他们死去的消息迅速在江陵的妖族中传开,一下子所有妖族都找了过啦,这三年来司徒慕前前后后收留了二十多个妖族,现在去了一半,剩下一半都是修为浅薄之辈。这样的内丹,估计他们也看不上吧。司徒慕想。这些妖族全部聚集在前厅,莫言在那主持大局,见到司徒慕走进来,莫言脸上的神情明显轻松许多,所有小妖也都找到了主心骨。司徒慕道:“对不起,到现在我还未找出背后凶徒,但江陵你们却是不能再待下去了。”晴子道:“先生要我们走?”司徒慕道:“不错。”其中一个小妖道:“老柴他们的仇怎么办?”司徒慕反问:“难道凭你们就能替老柴和崔婆婆他们报仇吗?”众妖顿时不吭声了,司徒慕道:“你们走,他们的仇我来替他们报。”众妖神情均是一变,晴子道:“先生是想保住我们的性命,我们在这反而会拖累先生,就听先生所言,我们这就离开吧。”晴子一表明态度,其余小妖也都不再有异议,晴子带领众小妖对司徒慕拱手拜了拜,道:“这三年承蒙先生照顾,此去一别恐后会无期,也请两位先生多多保重。”虽然知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但司徒慕一直以为先离开的会是他,大家高高兴兴热热闹闹的送他走,他万万没料到会是现在这样的情况。看着众妖架着还在昏迷的王大力和王妻离开,司徒慕的心像被猫爪似的难受,晴子带着小虎子最后离开,小虎子不知离别在即,还对司徒慕道:“先生,记得来找我们啊。”司徒慕点点头,露出微笑,看着他化为妖气遁离。莫言拍拍司徒慕的肩膀,就回房去推演占卜。方小蝶走了出来,就见司徒慕站在院中若有所思。方小蝶道:“现在我们该做什么?”司徒慕道:“小蝶,你也该离开了。”方小蝶一愣,司徒慕道:“那背后之人狡诈阴毒,你若留在这,我无法顾你周全。”方小蝶道:“我若一人离开,被那恶妖杀了抑或是被抓了用来威胁你,你岂不是更加腹背受敌。”方小蝶说的也是事实,司徒慕一时竟不知该怎么说,他忽然想到清净和尚,“你要留下也可以,我送你去清净师傅那里,有他在,没人能伤的了你。”、方小蝶想了想,“好。”方小蝶想换男装,但被司徒慕拒绝了,女扮男装,只要不瞎都能看出来,反而会显得行不正坐不端,清净和尚不会在意那样。两人两骑,快马加鞭赶到弘法寺,清净和尚正在扫落叶,司徒慕说明来意,清净和尚道:“这里还有一间杂物房,去收拾收拾还能住人。”司徒慕也不客气,拿过扫帚就去打扫,将大件杂物搬到廊下,其余细节就交给方小蝶了。司徒慕道:“请老前辈一定护她周全。”清净和尚微笑道:“阿弥陀佛,或许是她护老衲周全呢。”司徒慕走到方小蝶身边,“等一切完结我再来接你。”方小蝶点点头,“老板要当心。”司徒慕笑了笑,转身上马离开。司徒慕离开后,清净和尚道:“丫头,你安心住下,佛门清净地,总能保你平安。”方小蝶道:“多谢师傅了。”等杂物间全部整理好,已经是黄昏时分,清净和尚让小和尚送来被褥和生活用品,方小蝶也有些累了,往床边一靠竟然就睡了过去。她做了个梦,梦里她好像身处深泽之中,四周漆黑一片,但她还是能看见周围的一切,她周身漂浮缠绕着许多水草,还有小鱼在她身边穿梭,方小蝶伸出手想扯掉那些水草,那些水草却赫然变成手臂粗的锁链,她一动,锁链就收紧一分。等到锁链勒的她喘不过气时,方小蝶终于不敢动了,她绝望的闭着眼,她知道不会有人来救自己。方小蝶醒来时,汗湿重衫,她起来换了衣服,用冷水胡乱洗了把脸,心情却怎么都无法平静下来,那些深刻的绝望,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就在这时,隔壁传来清净和尚的念经声,清净和尚诵的是心经,每一句经文中都带着深厚的念力,穿墙而来入了方小蝶的耳中,竟然将她浮躁的心绪慢慢平复。方小蝶也盘腿坐在床上,跟着清净和尚一起念诵起经文,等经文诵完,方小蝶重新入定,这一次不再噩梦缠身,睡得安稳许多。而这一夜,司徒慕过的更加惊心动魄,当天深夜,江燕终于偷偷出门了,她依旧拿着那截紫竹,一个人提着灯笼在空旷的大街上走着,是不是还回头看看,看看有没有人跟踪她。江燕一直走到城东一处废弃的院落外,这房子看起来废置有些年头了,一眼看去就阴森的很,但江燕还是推开那扇木门,走了进去。吱的一声,木门被推开了,江燕大着胆子走了进去。“竹生,你在不在?”江燕小声喊了一句。没有人应,江燕继续往里走,走到院中,又喊了声:“竹生,你在不在?”一阵妖风将她的发丝吹起,院中落叶被卷到半空,江燕吓了一跳,往后一退,脚下被绊仰面往后倒去,一只手轻轻托住她的腰,江燕刚要惊叫,一只微凉的手指就抚上了她的唇。火光映衬中,江燕看到一张温润如玉的脸。惊吓顿时变为惊喜,江燕紧紧抱住林竹生,“竹生,我听说你受伤了,快让我看看。”林竹生柔声道:“傻姑娘,受了诓骗还不自知。”江燕一愣,“你说是司徒慕骗我的?”林竹生道:“他不过是想利用你找到我而已。”江燕一听忙道:“那.......那竹生你快走。”林竹生道:“他已经来了,我现在走不了了。”话应刚落,一道身影就闪了进来,司徒慕一直尾随江燕,果然江燕担心林竹生的伤势还是找来了。江燕被林竹生拉到身后,林竹生和司徒慕相对而立,林竹生微笑的看着司徒慕,“先生是如何发觉的?”司徒慕道:“虽然你算是很谨慎的了,但你可能不知道,我曾在那房里施展过道术结界,虽然有些时日了,但如果你真的是被硬夺了内丹,那结界残余的力量一定会被破坏殆尽,可我特地去感受了下,还能感受到那股力量。”林竹生一脸恍然,“原来如此。”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