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四十二章 一只貘妖

第四十二章 一只貘妖

3018 2017-02-27 14:59:25
方小蝶道:“为什么不再试一试?”司徒慕道:“太冷了。”方小蝶道:“你是司徒慕啊。”司徒慕苦笑,方小蝶道:“我就在这陪着你。”司徒慕道:“天寒露重,你回去。”方小蝶嫣然一笑,“你可是我老板,老板都在冰水里泡着,我又怎么能躲懒呢。”司徒慕道:“回去,你这样会生病。”方小蝶立刻道:“不会,不信我们打个赌。”司徒慕觉得方小蝶似乎有些变了,从她回来以后,好像有些地方就开始改变了,她好像真的不再纠结自己记忆,连性子都变得顽皮了许多,这样的她倒有了些少女的味道。司徒慕道:“懒得和你赌。”话虽这么说,他却真的没有再离开,而是面向方小蝶重新坐了下来。身体里的血都好像凝结了,司徒慕强笑道:“小蝶,如果我冻死了,你会不会后悔?”方小蝶也在岸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微笑道:“祸害遗千年,你是不会被冻死的。”司徒慕道:“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对了为什么你这么怕水?”方小蝶道:“不知道,总觉得深水很可怕,每次看见都感觉好像呼吸不过来。”司徒慕道:“或许你以前溺过水。”方小蝶道:“或许吧,谁知道呢,还好我身为女子,应该是不用下水的。”说完自己忍不住笑起来。司徒慕问:“你笑什么?”方小蝶道:“昨夜你狼狈的样子,我可是历历在目,脱险而出时,感觉你都快哭了。”司徒慕横了方小蝶一眼,道:“这世上只要能活,谁又会想死呢。况且昨夜又是谁惹得祸。”方小蝶道:“是是,是我的错,不过你不觉得奇怪吗?”司徒慕问:“什么?”方小蝶道:“你有没有觉得这段时间大妖怪突然变多了?”就算方小蝶不说,司徒慕也察觉到不对劲,司徒家和姜家以及其他一些道派,数千年来都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就算妖族没有被屠杀殆尽,也不应该突然出现这么多大妖,昨晚那两条黑蛟就比当初城中收留的妖怪修行要深的多。司徒慕总是想起那条青蛇妖,若她真的是女娲一族,那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变故发生。司徒慕道:“小蝶,不如让无垢送你离开吧,他们也不一定能找到你。”方小蝶没有回答,而是道:“这三年来,我们一共接过四十二桩生意。”司徒慕静静的听着,方小蝶道:“有九次很危险,可每一次我们都赢了。”方小蝶盯着司徒慕,“我所有的记忆都与你......和莫言有关,这世上没有地方比在你们身边更安全。”司徒慕道:“我知道你不会走。”方小蝶道:“所以以后就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我会努力练好本事保护自己。现在是不是觉得不那么冷了?”方小蝶若不提醒,司徒慕几乎忘记了寒冷,不过说话间寒意真的退却了不少,不是那种不可以忍受的了。司徒慕道:“是好多了。”方小蝶道:“那我回去了啊。”司徒慕点点头,“去吧。”看着方小蝶回到竹屋,司徒慕才闭上眼,开始运行第二重功法,这一次,他又看到了自己的元神,依旧是隔着一层水雾看不真切,神使鬼差的,司徒慕对着面前的自己喊了声:“司徒慕。”一声喊出,司徒慕自己都觉得诡异至极,对面的司徒慕一动不动,司徒慕又喊了一声,这一次,对面之人眼睑微微动了动。司徒慕再次醒了过来,这次醒来,刚刚破晓,一睁眼就看到小方正在湖边饮水吃草,司徒慕浑身湿漉漉的走到小方身边,摸摸它的鬃毛,“累坏了吧。”小方打了个响鼻,算是回应了他,司徒慕道:“吃饱喝足就睡会,我先回房了。”回到房间,正在沉睡的两人竟连眼睛都没睁开一下,依旧睡得鼾声震天。司徒慕换了一身衣服就出门,正好和方小蝶一同走了出来,方小蝶见到他手上拿的脏衣服,立刻走了过来,自觉的接了过来,“还是我去洗吧。”司徒慕陪着方小蝶一起来到湖边,方小蝶看见小方也是又惊又喜,跑去抚摸了一通之后才去洗衣,看着她认真的浣洗衣服的模样,司徒慕心中一动,刚要说话,就听到司徒逸的声音。“小蝶姐,帮我也洗一个吧。”方小蝶刚要接过来,就被司徒慕一把挡开,司徒慕横她:“你好意思吗?”司徒逸一脸委屈的瞥了眼方小蝶,“哥,你还不是一样。”司徒慕直接站起身给了司徒逸一个爆栗,“我是受了伤,你好手好脚的自己洗去。”司徒逸只好委委屈屈的走了,司徒慕对方小蝶道:“这小伙是蹬鼻子上脸的性子,以后别纵容他。”方小蝶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清秀的脸庞配上这样的笑容竟出奇的美好,司徒慕心中一动,道:“腾空术可运用的熟练了?”方小蝶道:“已经好多了。”司徒慕道:“那就好,过两日我教你缩地术。”方小蝶道:“你是想我遇到危险时能够逃跑吗?”司徒慕道:“不错。”方小蝶正色道:“可是我不想只学会逃跑,如果要逃跑何必选择留下来。”司徒慕看着方小蝶,嘴角微微勾起,“好。”术贵精而不贵多,司徒慕以前不明白这个道理,见着什么好玩的都想学,虽然被司徒问天教训过,可这毛病还是改不了,导致今日什么都会点却什么都不精,御火术他还不如方小蝶施展的好。方小蝶畏水,对御火术则掌握的最好,已经能施出延内真焰,只要勤加练习,一般的妖怪根本不敢近身。司徒慕对方小蝶道:“御火术是很厉害的一门法术,你若能将它练到登峰造极,那就已经是极厉害的了。”方小蝶问:“什么样才算登峰造极?”“五行门中之人大多只练到三味真火,而你现在已经能施展延内真焰,延内真焰能伤一切生灵的魂魄,再往上一重便是幽冥离火,若是炼成,能将生灵的魂魄与肉体生生分离。”司徒慕道。司徒慕的当务之急则是养好伤势,接下来三天,司徒慕白日泡沁人的香汤,晚上泡冰冷的湖水,直泡的身上都起皱了。方小蝶只有一得空便练习,每晚他和方小蝶一个在湖中一个在岸边,一暗一明,司徒慕在御火术上已经没有什么可教她的了,只是他的见闻毕竟广博许多,偶尔能给方小蝶一些建议。短短三日时间,延内真焰已经炼至炉火纯青,只是怎么突破到幽冥离火的境界方小蝶还没琢磨出来。司徒慕便又交给她眼目术,可以开眼夜视。司徒慕这三日也陷入瓶颈之中,幻境中自己的模样始终看不真切,但可喜的是,他的伤势愈合速度明显变快了,只是依旧无法运用术法,不过他算是误打误撞走对了方向。第四日,方小蝶一直练到深夜才会房,等方小蝶离开后司徒慕才运起功法,入定不久,就感觉到不对劲。他好像被置于火中炙烤,最热之处是他的腹部,一股无名业火从他腹部伸出,蔓延到全身,他鼻中嗅到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气,沁人心脾却又极易扰乱心神。司徒慕心里咯噔一声,最近事情不断,竟然将这货给忘了。这种感觉司徒慕并不陌生,他受过一次蛊惑,知道是貘妖来了,只是看情况这次来的不是她的仆人勾心魔而是本尊,最要命的是他现在元神和身体正是将分未分之时,司徒慕是一点动作都不敢有,首先得让元神重新附体才行。司徒慕正在凝神精心收摄元神,忽然听到一声马鸣,接着身边那股兰花香气陡然消失了,浑身一轻,元神瞬间回位,立刻睁眼,就看到方小蝶站在岸边,小方则在他身边来回焦躁的踱来踱去。见司徒慕醒来,方小蝶立刻息了延内真焰,一脸焦急隔着一泓秋水问:“怎么样?”司徒慕道:“我没事了。”“那妖走的极快,我追不上。”方小蝶颇为懊恼。貘妖在妖族中很特殊,公貘只负责交配,而母貘一出生便成妖,但寿数很短,活不过三百岁,她天生就有蛊惑人心制造幻想的本事,速度在妖族中更是数一数二的,因为溜得快,所以同道中人对她多是无可奈何,唯有画魂一门是它的克星。司徒慕本也不指望在这里能避多久,只是没想到不过四天就被他们找到了,貘妖此时出现明摆着是想引诱他走火入魔。方小蝶见司徒慕依旧窝在水里不动,急道:“你快去追啊。”司徒慕顿时一脸尴尬,不是他不想追,只是现在自己比普通人也好不了多少,而且某处被撩拨起来还没消下去。两间竹屋门同时打开,两道青光朝貘妖消失的方向掠去,无垢也紧跟着出来追了上去,司徒慕如释重负,道:“让他们去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