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三十五章 心魔

第三十五章 心魔

3205 2016-12-23 16:55:20
司徒慕淡淡的问:“不知我和阁下究竟有何仇怨?”林竹生幽幽叹了口气,“竹生与阁下素未蒙面,又怎会有有仇怨这一说。”司徒慕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苦心设下杀局?那条黑蛟是和你一伙的吧。”林竹生倒不否认,坦然道:“凡事必有因果, 我们与你无仇无怨,但与司徒问天却有不共戴天之仇,只可惜司徒问天已死,这果自然该你来承担。”司徒慕冷笑:“当初不敢找我祖父寻仇,现在倒说的理所当然。”林竹生叹了口气道:“其中纠葛你却是不懂,不是不敢只是不能。”司徒慕道:“既然如此,那你我今日便了结这恩仇吧,是在此处还是选一个地方?”即便是这种恶妖,也不敢随便屠杀凡人,毕竟妖族没有可以避过天劫的,天道会把每笔人命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到时连本带利的还给你。林竹生微笑道:“你选个地吧。”“就东郊吧。”司徒慕道。“好。”林竹生道。林竹生身形刚动,司徒慕忽然欺身上前,一把扣住江燕,林竹生沉声道:“你不是名门正派吗,竟然胁迫一个弱女子?”司徒慕嘴角轻勾,“我可不是名门正派,不然怎么会和妖怪混在一起,你不是竹妖吗?没有七情六欲的妖又在意一个凡人的死活。”林竹生紧抿嘴唇,眼神微动。司徒慕道:“木石之妖也会心疼吗?”眉头一挑,劈手夺下江燕手中的紫竹,“还是,你在意的是它?”林竹生脸色变了,司徒慕冷冷道:“一个竹妖,竟会把自己的内丹交给一个凡人,难道你真的动了真情?”江燕被骇到眼泪都忘了,虽然不知道内丹是什么,但那根竹子看起来对林竹生很重要。林竹生也出手了,但他再快也快不过司徒慕,司徒慕用力一捏,紫竹就碎了,化为点点星光。但让司徒慕没想到的事,失去内丹的林竹生并没有倒地不起,而是捂住心口退到一旁。江燕失声道:“竹生,你怎么了?”她猛地咬住司徒慕的手背,司徒慕吃疼微微一松,江燕趁机跑了出去,冲到林竹生面前,还未碰到他就被林竹生挥袖拂开。江燕跌倒在地还一脸不可置信,“竹生,你怎么了?”月光下林竹生的脸显得格外冰冷,林竹生对司徒慕阴测测的一笑,“我要多谢你,将我的情根彻底毁了。”江燕爬起身,一把拉住林竹生的胳膊,痴痴地问:“竹生,你在说什么?你忘了我们的誓言吗。”林竹生一把扣住她的脖颈,手下用力,将江燕直接拎了起来,江燕看着她伤心欲绝。林竹生冷声道:“蠢女人,找死。”江燕也不挣扎,哀莫大于心死,眼泪扑簌簌往下掉,眼泪落在林竹生手上,林竹生像被烫到一样将江燕丢开。江燕如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地,林竹生抱着手,蹭蹭后退几步,脸上都是惊惧之色,“这......怎么会这样?”司徒慕这时才幽幽道:“你真以为情根可以拔掉吗?”林竹生脸色惨白,那几滴眼泪竟比三位真火还要炙热,他虚弱的蹲下身。司徒慕其实早就知道这紫竹不是林竹生的内丹,司徒慕跟在司徒问天身边多年,对内丹的研究可谓登峰造极,哪怕装的再像也瞒不过他。那日在胭脂铺,他假装不轻易抚上紫竹,就知道这紫竹里封印着林竹生的情根,林竹生能生生将情根拔了,却不能自己毁掉情根,所以才想借自己手毁去,但他却不知,情根只要长出,就再也拔不掉了。强行拔掉情根本就在林竹生体内埋下隐患,现在江燕的几滴伤心之泪就像引子一样触发了他的心伤。司徒慕亮出浮屠剑,直接刺向林竹生,哪知这时江燕忽然飞身扑了过来,这一剑,司徒慕收不回也不能收回,眼见剑尖就要将江燕贯穿,林竹生在最后关头一把推开了江燕,浮屠剑穿胸而过。一剑得手,司徒慕猛地抽回浮屠,林竹生的血是碧色的,碧色的血纷纷洒洒的落下。那么多条命等着林竹生偿还,司徒慕的眼睛也红了,扬起浮屠又要一剑刺上,林竹生盯着司徒慕,带着轻蔑的笑,“司徒慕,你别得意,大人会替我报仇的。”就在这时,院中忽然落下缤纷的花雨,司徒慕一怔,一个红影闪过,等漫天花雨落地,林竹生已经不见了。司徒慕立刻就要去追,刚要施展滕云术,小腿就被江燕一把抱住,江燕用尽全力拖住司徒慕,哭喊道:“不要杀他,不要杀他。”这么一折腾,妖气就更淡了,等司徒慕一个手刀敲晕江燕后再向去追,已经没了方向。司徒慕手握拳,捏的骨头咯咯的响,勉强将恨意压下,抱起江燕,起落间,将她丢回胭脂铺中。司徒慕回转时越想越懊恼,越想心中恨意越深,他的手开始颤动,身体也开始颤动,司徒慕心中不妙,在还有意识时当即用缩地术来到弘法寺。推开清净和尚的房门,司徒慕喊了声:“老前辈救我。”房门油灯亮了,清净和尚叹了口气,“看来老衲今晚是没的睡了。”清净和尚将戴在手上的念珠脱下,往司徒慕头上一敲,司徒慕顿觉灵台清明了许多。清净和尚又将念珠往司徒慕手上一套,道:“去,到院子里打坐去。”念珠其实很普通,但因带着清净和尚近百年的念力,司徒慕立刻就感觉心头平静了许多,他立刻听话的去打坐。清净和尚就很随意的坐在门槛上念起心经,一篇心经诵完,司徒慕的心情总算彻底平静下来。清净和尚道:“你接连受了刺激,差点引致走火入魔,还好你小子知道往老衲这跑。”司徒慕睁开眼,语气里带着愧疚,“我今日没能为他们报仇。”清净和尚道:“那只说明时候未到,年轻人那么心急做什么。”司徒慕苦笑:“老前辈你难道不该劝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清净和尚笑骂道:“狗屁,很多时候以杀止杀才是你们该做的。”司徒慕越和这个老和尚接触越觉得他深不可测,明明是个和尚,杀心却比俗人还重,明明是出家人,一颗心在凡尘里打滚。但偏偏佛法修为又深不可测,光凭念力就能驱除他的心魔。司徒慕看着清净和尚,清净和尚道:“看什么,将老衲的念珠还来。”司徒慕一听立刻道:“老前辈,就将念珠给我吧,我这年少气盛的,保不齐还会走火入魔。”清净和尚不耐烦道:“去去去,这念珠以后是要给老衲的徒儿的。”司徒慕决定将无赖进行到底,护着念珠道:“你有那么多东西能给你徒弟,只给我这一件不行吗?”清净和尚道:“你这无赖劲,倒跟你那曾祖一模一样。”司徒慕听他这么说,知道他是同意了,忙顺着话问:“我的曾祖很厉害吗?”清净和尚道:“很厉害,只比老衲差一点。”司徒慕撇撇嘴,知道这老和尚要面子呢,也不揭破,“那的确很厉害了。”清净和尚一捋胡须,“你现在这样子,还抵不上你曾祖一根小指头。”司徒慕嘴咧了咧,“你不说我还年轻吗,指不定再过几年就抵得上了。”清净和尚哼了一声,起身回房,重重关门。眼见天就要亮了,司徒慕也没急着往城中赶,继续打坐,直到他被刷刷的扫地声惊醒,睁开眼,就看到方小蝶在清扫落叶。寒冬将至,这落叶也没几日了。方小蝶见司徒慕醒了,走过去,“老板,你怎么来了?”司徒慕将昨晚发生的事告诉她 ,方小蝶听完叹了口气,“老板你别自责,总有要他偿命的那日。”司徒慕低声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方小蝶刚要说话,清净和尚的房门打开了,清净和尚探出身子道:“你们是要回去了吗?下次来,记得你说的糕点。”现在林竹生被浮屠剑一剑穿胸,不死也去掉大半条命,那黑蛟也受伤不轻,暂时不可能卷土重来,方小蝶暂时应该安全,就对清净和尚道:“好,一定。”方小蝶将院子打扫干净才跟清净和尚道别,司徒慕来时是用缩地术,现在带着方小蝶和小方肯定不行。这里离城还有一段距离,方小蝶道:“老板,你也骑马吧,这样快点。”司徒慕本来怕方小蝶介意,听她这么说当即翻身上马,对方小蝶伸出手,“上来。”方小蝶将手放进司徒慕掌心,司徒慕轻轻一拉,就将她带上马。等方小蝶坐稳后,司徒慕侧头道:“抱紧我。”方小蝶有些迟疑的环住司徒慕的腰,司徒慕一夹马肚,一抖马缰,小方如一阵风似的窜了出去。前几日当小方载着方小蝶一路狂奔时,方小蝶被吓得魂不附体,她完全没料到小方的速度竟如此快,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司徒慕这么宝贝这匹马了。片刻之后,就已经回到江陵城,可惜今日的街头,王大力的包子铺大门紧闭,崔婆婆的早点摊子也没摆了,最爱在街上游手好闲乱逛的黑狗也不见踪影,总白给司徒慕花的小茶也不在了。司徒慕觉得心里空落落,这些妖怪已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了。方小蝶虽看不到司徒慕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的悲伤,她轻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以后他们都会回来的。”许久,听到司徒慕轻轻‘嗯’了一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