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二十九章 坚强的男孩

第二十九章 坚强的男孩

3103 2016-11-12 09:45:39
  “别动啊,要是它咬你一口,再将毒液还给你的话,那我可没招哦。”笑着说了一句,他果然不敢动弹,一脸担忧的望着我。  “别害怕,我是你妹妹的朋友,医院现在没有对应的抗毒血清,所以将你送到了这里,我可是个偏门医生哟。”说着我将汤圆提开,将石灰粉全部洒在伤口上面。  “嘶”他倒吸一口凉气,紧紧咬住牙齿。  “你说你不醒来多好,也不必体验这火热的感觉。”  “你......你给我抹的啥东西?”  “钙粉,好东西,没准你还能再长高些。”  他皱着眉头不说话,不过脸色已经缓和下来,痛苦之色减少许多。  成功将石灰蛊种好后,我拍拍手,解开了那条橡皮经。  稍微移动一下臃肿的左腿,他裂开嘴笑着说到:“谢谢你啊,真的好多了,我叫董兵,不知道你叫啥。”  “叫我越帅或者亮帅都可以,嘿嘿。”  “对了,你怎么会被这样的蛇给咬到,这蛇可是再很高的地方,那里平时可没人愿意去的。”现在已经没了大碍,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哎。”董兵叹了口气,苦笑道:“为了啥,还不是为了钱,我妹妹要不了多久就会开学,光靠她在姑妈店里的工资和姑妈的资助,根本不够。”  “你是采药的?”  “不是,我前面在镇子上的快递店送货,每个月有固定的收入,但是除去开支已经没了多少,这还是因为姑妈给我和妹妹提供了免费的住处,不然会更惨。”  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快递店老板最近在后边的山顶开了个矿坑,说是那里可能有矿石,这不就去了那里嘛,苦点累点,但工资要高许多。”  问清楚大体位置后,我打算等会儿就去看看,如果能捉到几条毒蛇的话,足够我接下来一段时间使用,不管是防身,还是用来治病,毒蛇做成的材料都很不错。  打开门后,董芳和她的姑妈都是一脸焦急,就连小女孩月月也是皱着眉头,唯独苗鹿儿面带笑意,安静的站在一边。  “行了,没事了,阿姨你熬些大蒜绿豆粥给他喝,这两天不要乱动的话,应该很快就能好起来。”  “谢谢你啊,真的是谢谢你,昨天才帮了我女儿的忙,今天又救了我的侄儿,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老板娘很真诚的说到,看的出来她是发自内心的感谢我。  “举手之劳而已,如果真的要感谢我的话,我想再这里多住几天,你可不要提升房费哦,哈哈哈。”  “一定一定,你爱多久都成,房租全免。”  “好了,小芳你和我一起去医院一趟,给你哥哥弄些东西回来,那样恢复的会快一些。”  “好。”  “好什么好,人家还要学刺绣呢,讨厌的月亮哥。”苗鹿儿嘟着嘴巴说了一句,蹲下身子逗起了胖乎乎的月月。  看到她越来越外向,我心里非常高兴,这还是她第一次在这么多生人面前表现出不怕羞的一面。  “你应该比我小,我就叫你一声妹妹吧,等我回来肯定交你刺绣。”董芳微笑着说了一句。  出门后,董芳伸手拦下一辆人力三路车(这种车纯靠脚蹬,没有汽油发动机,也没有电动机),开车的是个四五十岁的男子,皮肤黝黑,有些瘦小,大概是因为常年蹬车的缘故,两只脚上肌肉都比较发达。  路过那家撒尿牛丸店的时候,门口依然有人在排队,几个伙计还是忙的不可开交,这让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也许现在那个老板正在等消息:某某旅馆的客人晚上睡着后被毒蛇咬到,暴毙身亡!  “小芳啊,这里除了这家撒尿牛丸店,听说还有两家,不知道在什么位置,老板又是谁?”  “老板是谁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姓田,是这个镇子上土生土长的人,除了这里有一家,小学旁边和县医院旁边各自还有一家,生意都是这样。”  “当真是丧心病狂啊,为了钱什么良心都不要。”怒骂一句,我更加坚定了要好好收拾这个无良老板的决心,现在看来报警的话对他们太过仁慈,得给他们留下点深刻的教训才行。  “是啊,虽然要不了人命,但终究是害人的东西,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董芳也是一脸怒容,毕竟她表妹和哥哥都成了受害人,要不是遇到我的话,她们还都被蒙在鼓里。  聊完牛丸店,又聊了一些基本风俗,董芳还讲了一些自己读书的日子,三轮车已经停在县医院门口。  这座医院属于县级医院,规模不算小,反而占地还有些宽,只是大多数的建筑都有些老旧,唯独高耸在建筑群里的住院楼要好一些,应该是刚修好没多久,一共七层。  走过大门,有一个圆形的水池,池子中央一座不太高的假山,四周能看到几条红色的金鱼。  “小芳,你买些东西回去,我四处看看,待会儿还有私事要办。”交代一句,我独自踏进了住院部的大门。  以往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候,每当路过医院,敬老院之类的,我们都会进去看看,一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助的人,二来也想看看能否碰到合适的生意。  在一楼逛了一圈,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我进入电梯,打算直接到七楼去瞅瞅,顺便好好看看周围的地势,这座住院楼可以说是附近最高的建筑之一。  电梯快关上的时候,外面传来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等......等等我。”  “还有人要进来?”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后,我一把抓住正在关闭的电梯门,们重新被打开。  一个坐在轮椅上,十四五岁,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对我微微一笑,道:“谢谢哥哥。”  “没事,快进来吧。”  进入电梯后,男孩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偶尔轻轻咳嗽一声。  “哥哥,你是来看望别人的嘛?”  “不是,我就是随便逛逛而已。”  “那你最好不要去七楼。”男孩摇摇头道,脸上写满真诚。  “怎么啦?难道七楼有什么古怪?”  “不是,七楼的病人都是顽疾,要么是癌症,要么就是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的人,毫不夸张的说,每天都有人住进去,也有人躺着离开,要是你上去遇到的话,那朵不吉利呀。”  “那到没啥关系,我不害怕死人的。”笑着说了一句,我小声问道:“那你是患了啥病,你的爸妈呢?”  苦笑着摇摇头,男孩咳嗽一声道:“我小时候就没看到过妈妈,至于我爸,为了我高昂的医药费整日都在奔波,对了,我尿毒症患者,单肾尿毒症,呵呵。”  听了这男孩的遭遇,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他有些稚嫩的脸庞上刻着的刚毅和微笑给了我莫大的感触,如果是其他的孩子,只怕躺在病床上以泪洗面吧,而他还一个人上上下下。  可惜我现在没有那种妙手回春的能力,对付一般的病还行,这样的顽疾我也是有心无力。  “叮。”电梯停在七楼。  “我的病房就在拐角的第一间,你无聊的话可以来找我玩,我是一个象棋高手哟。”  “恩,我办完正事后来找你。”  “好啊,那我回去将象棋摆好等你,这里都没人会下,真是寂寞如雪啊。”  转了两圈,发现顶楼的门没有锁,来到顶楼后,视野一下子变得宽阔起来,坐在一块石板上,我点上一支香烟,开始四处打量起来。  几条街,几栋民房之外,是两栋比较高的建筑,那是镇子上唯独的一所中学,包含了初中和高中,校门口左拐十来米的地方,许多人围在一家店门前,想来那里也是一家撒尿牛丸店。  医院门口不远处,也同样有一家生意不错的店。  “不错啊,这三家店的位置都比较好,全部处在人流量多的三岔路口,看来老板选位置的时候也是下了血本。”嘀咕一句,我朝三家店的中间位置看去。  三家店中央位置是一个老旧电影院,电影院旁边好像是一家快递店。  “快递店?董芳不是说快递店也是牛丸店主的么?会不会那些原料都是运到快递店,然后才送到三个分店呢?”心里闪过这个疑问,我起身离开,准备去快递店那里看看。  来到电梯门口后,想想我还是去了那间病房,对小男孩道:“小兄弟,我今天有事,恐怕不能和你下棋了呀,改天来找你行么。”  小男孩正坐在轮椅上,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副工工整整的象棋,虽然是两元店里两块钱一副的象棋,却让我更加高看了这个小孩一眼,他有一种宠辱不惊的感觉,如果能挺过这次劫难的话,将来肯定不会默默无闻。  听完我的话后,他眼里快速闪过一道落寞,道:“那好吧,祝你万事顺风哟,对了,我叫田小虎,你来找我的时候如果我没在这里,可以问问护士姐姐,她们都认识我。”  “好的。”  离开医院的时候,我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握着拳头嘀咕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成为最强的养蛊人,只要能将活蛊修炼到神蛊,那这样的病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