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三十六章 壮哥遇害

第三十六章 壮哥遇害

2603 2016-11-24 22:35:01
“行,那我现在给她打电话。”说着,王天超掏出手机。“你给她打电话做啥?”“如果她回来的话,那就不能带你去看,毕竟你现在是嫌疑人哎,现在尸体检查结果应该出来,她回来了之后就会通知死者家属来领人。”结果还算不错,都快十点了,苏青烟还在山上,正准备回来,我有足够的时间去查探一下尸体。跟着王天超出门,拐了几个弯,来到一处有些偏僻的地方,有个三十多岁的人守在门口。“你等等,我过去把他支开后再过来,要是被看到的话,很男解释的清楚。”“去吧。”我点点头,丝毫不害怕王天超会耍什么阴谋,毫不夸张的说,现在我的话绝对比他干爹的话还要好使。王天超走过去后,那个人笑着说到:“如何啊超哥,那小子招了没有,现在的人啊就是贱,不受点苦不老实。”“还没招呢,我过来就是想再看一眼尸体,争取能找到点线索,好过去质问那小子。”“行,你去看吧,我今天得守到死者家人来认领,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贼烦。”“守夜本来就是个辛苦的差事,现在老大都还没回来,看样子你还得守很长一段时间,要不趁着我在你去将事情处理好了来。”“啥事呀?我现在没事。”守门的那个眼里闪过一丝闪躲。“我们啥关系啊,还给我说客套话,你小子现在巴不得快点去看看白天买的彩票中了没有,赶紧的,只给你十分钟。”“那就谢谢你咯哟,要是中奖的话,回头请你吃好吃的。”高兴的说了一句,守门人四周张望一下,快速离开。“嘘。”王天超吹了个口哨,我从拐角走了过去,直接进到屋子里面。屋子有些昏暗,空间不大,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皱了一下眉头,我来到屋子中央,那里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具尸体,尸体被白布盖住,只有两只发青的脚丫子露在外面。“哎,白天还有说有笑的一个人,说没救没了,你放心吧,如果不是自己死掉,我一定帮你伸冤。”嘀咕一句,我走过去掀开头部的白布。郭森明现在紧闭着双眼,脸色已经发青,呈现出尸体特有的特征。王天超走过来,指着郭森明的后脑勺道:“主要死因是后脑勺撞在坚硬物体上面,身体还有多处骨折和擦伤,肚子上也有一道打伤口,应该是下落的过程中被树枝挂的,各方面看来都很符合坠崖而亡,只是不知道是自己坠崖,还是有幕后凶手。”将白布完全掀开,仔细打量了一番,最后我将目光锁定在郭森明紧握着的拳头上面。“有点难办啊,正常人突然受到刺激,会条件反射的捏紧拳头,做出防御姿态,不过也不能排除,他是在掉下去的时候为了护住脑袋而握紧的拳头。”“对啊,这点我们也讨论过,依旧不能确认。”王天超补充道。“可惜,我从王天超的面部看不出有用的东西,如果在郭森明刚死不久的时候做法的话,也许作法还能得到答案,现在却有些晚了。”摇摇头,我很无奈的说了一句。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郭森明的腰部衣服上有一点点淡白色的粉末,特别少,而且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将其当成普通的灰尘。带着好奇,我小心的将那些粉末站在之间,轻轻闻了一下。闻完之后,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郭森明百分之百是被人害死的,他死之前肯定和别人接触过,这些粉末肯定是凶手留下。“他被发现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么?有没有什么东西被人动过?”眯着眼睛问了一句,我紧紧盯着王天超的眼睛。王天超很干脆的回答道:“他被发现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光着两只脚丫是应为脚上的鞋不知道掉到哪里,也许在坠崖的途中留在了悬崖上吧。”“行,走吧。”回到审讯室,我开始梳理脑袋里掌握的信息。那种微量的白色粉末是一种很常见的植物,这种植物叫丁泥花,活的时候身上布满尖锐的小刺,人要是碰到的话,会感觉一阵痛痒,接触的皮肤会起许多小红点。所以说这种植物活着的时候没有人会去碰,但是死后被晒干研磨成粉末的话,这种东西能吸收潮湿的空气和大多数有毒有害的颗粒,具有消毒干燥的作用。如今大家都用的干燥剂,这样古老的办法只有极少数的人依旧采用,最关键的一点,是这种东西只生长在地势较低,湿度比较大的河流旁边,根本无法在深山上边生长。郭森明身上出现这种东西,那肯定是别人带上去的。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残留在郭森明身上,我的初步推测是行凶者下手前,肯定摸过某种东西,而这种东西被TA当成宝贝给供着。“不管怎么说,还是得从田家三兄弟入手才行。”打定主意,我喝了大半杯热水,倒在床上睡了过去。刚倒下没几分钟,苏青烟皱着眉头进来,粗暴的掀开被子,冷着脸道:“你走吧,已经下了事故责任认定书,郭森明是自己坠崖,现在你没罪了。”回到旅馆的时候,苗鹿儿还没有睡,坐在床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到我进来的瞬间,激动的跑过来,直接扑打我的怀里。“月亮哥哥,你可算回来了,知不知道人家有多么的担心,下次你可不能再这样咯。”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我点头道:“我这不是没事么,傻丫头,时间不早了,快些休息吧。”“恩。”答应一句,苗鹿儿带着甜甜的笑容爬到床上,我三两下除掉多余的东西,轻轻躺在地铺上,没两分钟便睡了过去,睡着后满脑子都是怎么才能找到关键的切入点,早日破掉这个案件。接下来两天我没有贸然行动,在暗地里悄悄的收集着有用的信息,我怕要是逼的太紧,田家兄弟被逼急了对苗鹿儿下手的话,我会无暇顾及。第三天中午的时候,我在小镇上游一个养鱼场上面一点的位置,发现了大片的丁泥花的踪迹,在比较茂盛的部位,隐约能看到一些残留在地上的根。“这里的丁泥花被人割过,会不会就是凶手割走的呢?”正打算在附近找找有没有其他有用的信息,兜里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掏出电话一看,是王天超打来。一阵不详的预感闪过,接通了电话。“亮哥啊,出事儿了。”“啥事?”“刚刚接到报警电话,在那山崖下面又发现了一具尸体,这次受害人就是那个壮哥,死状比郭森明还要惨。”王天超的话语里充满凝重。现在所有人也都明白过来,上次郭森明的死也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在暗中操作。“你赶紧去看看尸体,看看上面有没有那种像灰尘一样的东西,检查的仔细一点,又发现立刻告诉我,我现在马上回镇上。”“行,我马上去检查,有信了第一时间通知你。”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阿婆却突然出现在我的视线,她依旧是那身打扮,依旧背着那个有些破烂的背篓,唯一不同的是背篓里好像还没有东西,而且她左手拿着一把明晃晃的锋利镰刀,右手提着一张破烂的渔网。“看来这个阿婆自己捕鱼吃的传言是真的,哎,这么老了还要受这样的罪,真是造孽啊。”嘀咕一句,我对着阿婆微微一笑,转身离开。阿婆盯着我站的地方看了好一会儿,也同样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可惜我是没办法看见,否则也许就不会再走许多弯路。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