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三十二章 白跑一趟

第三十二章 白跑一趟

3199 2016-11-15 11:13:52
虽然找到一张蛇皮,能用来当做材料,但没有发现一条活物,我多少还是有些不爽。正在这个时候,忽然肚子一阵不舒服,我赶紧将衣服捞起来,惊骇的发现一个凸起正在我肚子上面游走,看上去它的目的地是肚挤眼。“你乱跑个锤子啊。”惊呼一句,我一把抓住那个凸起,可是它很滑溜,不一会儿就不知道溜到了哪里,肚子里那股不舒服也消失不见。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会是这个东西将周围的活物给吓跑了吧,难道这些东邪怕我肚子里的这条虫?”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了一大跳,对于体内这个神秘的,一点都不知道底细的活蛊更是充满疑惑,毕竟当初的时候苗鹿儿说过,它起先是不愿意投靠我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妥协,钻到了我肚子里面,好像遇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力量一般。如果这个东西不是自愿跟我的,那会不会有一天突然暴起发难?那样的话我能躲的过去么?它要在我肚子里闹腾的话,我还真没法收拾它,毫不夸张的说,我现在肚子里有一个危险的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爆发。如今我也没了心情再寻找其他的东西,如果真水这东西在作怪的话,我肯定没办法就这么捉到毒物。收起蛇皮后,我来到外面悬崖边的一块石头上坐着,掏出香烟,打算想想到底用什么办法才能捉到我需要的东西。摸便全身上下,都没发现火机,这才恍然大悟,刚才在快递店不是将火机给寄出去了么。一般人没火的话,还真没办法点烟,不过这可难不倒我这个茅山小道士,从兜里掏出一叠名片,扯下一张,抹了一丁点特殊的东西,只是一个响指,这张名片就燃烧起来。点燃香烟,随意就名片丢掉,我突然回想起已经死去的师父。当初他说现在是广告横行的时代,我们好歹也是茅山道士,要壮大生意的话,必须得有自己的名片。为了封面的事情,我还有两天没理会过他,每次递给别人名片的时候,我的脸上也总是一阵发烫。原因无他,我们的名片像极了晚上酒店门口的那种小卡片,除了上面的文字内容不一样,其他都几乎一样,粉红色的背景,上面有许多性感暴露的女郎。就在我回想着和师父一起吵闹日子的时候,忽然悬崖下方一个佝偻的身影印入我的眼帘,我仔细一看的时候,发现她也正在看我,由于距离有点远,我看不到她的眼神,不过我敢肯定她是在看我,至于为什么会这么肯定,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镇子上遇到过的那个疯癫阿婆,看了我两眼后,他转身离开,肩膀上是那个有些破烂的背篓,背篓里面除了煤渣,好像还有一个蓝色的塑料袋,袋子里装的什么也是个迷。“难道这个阿婆住在这悬崖下面?真是怪辛苦的,爬这么高还得背着这么重的东西,而且下面的羊肠小道一点都不好走。”嘀咕一句,我转身离开。现在我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让苗鹿儿来试试,如果她来后能遇到毒物的踪影,那就证明确实是我体内的活蛊在捣鬼。到时候大不了让苗鹿儿帮我捉活物就成,总之离开这里之前,一定要准备一定数量的必要材料,方便以后用,要是到了城市里面,那可没地方去搞这些东西。这个地方再呆下去,也没有必要,扔掉烟头,看了一眼地上被烧掉摇曳身姿,只剩下妩媚脸庞的那张名片,我转身离开。悬崖下方,一个佝偻的老人背着背篓走过一段险路,眼里的浑浊早已经消失,有的只是满满的狂热,不知道到底要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一个老人的眼里出现这种疯狂的光芒,这种丝毫看不到人性的疯狂光芒。抬头看了一眼悬崖上方,阿婆笑着拐进一个山洞,没多久后拿着一把泛着寒光的砍柴刀出来,往我刚才呆过的那个位置走去。我路过悬崖的时候,总感觉身后有一道不善的目光,每次转身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当我走进一个小山谷的时候,后方一个大石头背后出现一道身影,佝偻着身子缓缓往山上走去。郭森明从矿洞里咬着下巴拖出来一车石块泥土混合物倒掉,点上一支烟,嘀咕道:“也不知道抓到了毒蛇没有,要是抓到的话,可以着手修棚子了,现在董兵不在,全都得落到我的身上。”循着小路走下去,郭森明很快便来到那个位置。“哎,哎,我的砍柴刀呢?今天没柴火的话还怎么过呢,现在晚上山洞里可是冷的很。”就在郭森明寻找我的身影的时候,阿婆疯疯癫癫的从旁边小路走来,手里拿着砍柴刀不停的在草里张望,显得很焦急无助。......。“啊。”空旷的山间传来一声惨叫,接着便没了动静。矿洞门口,一个小个子矿工皱着眉头对旁边一个人说道:“我好像听到了叫声,你听到了没有?”“你小子傻了吧,别自己吓自己,这荒山野岭的哪里来的叫声,莫不是想女人想疯了吧,赶紧再进去拉一车出来就去打牌,我要将中午输掉的钱翻回来。”旁边那个人笑骂一句,拉着车斗艰难的往外面挪动,虽然底下有铁轨,但这车泥土真的太重,不用尽全力根本拖都拖不动。回到旅馆后,苗鹿儿正和董芳有说有笑,两人正捣鼓着桌子上的刺绣,月月小女孩乖巧的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托着腮帮子好奇的观看。“月亮回来了啊,你要的东西我帮你买回来了,就在那边的桌子底下。”“谢谢。”拎起一大瓶福尔马林,我独自上了楼,打算将昨天晚上弄到的那条小蛇泡起来,方便日后处理使用。回到房间后,汤圆正躺在床上,见到是我,可爱的摆摆脑袋,一脸讨好。看到我我从包里取出一张蛇皮后,它显得非常活泼,快速爬到我的脚下,轻轻将我的右脚盘住,拿脑袋噌我的小腿肚子。“别闹,怪痒的,你难道想要这张蛇皮?”我拎起蛇皮道。汤圆使劲的晃动尾巴,简直比小狗还摇的勤快。“喜欢就拿去吧。”将蛇皮扔给它,我取下那条小蛇,直接塞进装着福尔马林的瓶子里,放到床底下。就这么一小会儿功夫,汤圆又重新爬到床上,懒洋洋的趴着,至于那张蛇皮,已经没了踪影。“吃蛇皮的蛇,也是稀奇。”嘀咕一句,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都这么多天了,汤圆一直都精神奕奕,那么它到底是吃的什么?我跟本没看到它吃过什么东西。“鹿儿,你来一下。”站在二楼楼梯口,我朝着下面大声喊了一句。“噔噔噔。”苗鹿儿快速爬上楼来,撅着嘴巴道:“怎么啦?人家正在给汤圆做刺绣呢。”“你说这都好久了,汤圆吃的啥东西?我可没看到过它吃过东西。”“这个啊,在山上的时候,我和婆婆都没管过它的,它自己会去房子四周捕食,偶尔会给它吃一些特别的药草,对了,它自己还能上树摘野果吃呢。”苗鹿儿歪着脑袋道。就在我和苗鹿儿商讨汤圆这几天吃什么东西的时候,楼底下,董芳的姑妈突然问道:“小芳啊,我放在案板上的半块鲜鸡肉是被你煮了嘛?”“没有啊,我没动过过。”“奇怪,那跑哪里去了,不会有小偷来光顾过吧,我得去看看我丢没丢其他东西。”董芳的大姑焦急的说了一句,便没了声。“难道是它?”我和苗鹿儿异口同声道,彼此的眼里都有些不可思议。“很有可能的是的,刚开始的时候汤圆都喜欢缠着我,现在它却爱呆在床上,不会是偷偷吃了别人的东西,不愿意动了吧。”苗鹿儿猜测道。“管它的,只要没饿到跑去咬人就没事,等以后慢慢找些它爱吃的东西给它吃。”“那行,你事情做完了没,要不要一起来弄刺绣?挺好玩的。”“不去,女孩家玩的东西,我才没兴趣呢,再说我还打算去牛丸店一趟,找那个店主说点事情。”“那你小心点哟,要不把汤圆带上?”“不带也没事,我身手好着呢,你去做你的刺绣吧,不要乱跑。”现在已经夜幕降临,街道上也热闹起来,各种叫卖吆喝声络绎不绝,随便找家饭馆吃了顿红烧牛肉盖饭,我往那家撒尿牛丸店走去。来到店里的时候,只有几个伙计在忙碌,并没有那个中年人的身影。“难道知道我会来找麻烦,提前跑了?不应该吧。”嘀咕一句,我径直走进店里。一个正在穿牛丸的小伙子看到我之后,脸上闪过一道诧异,不小心那尖尖的竹签戳到了自己的手指。“嘶。”倒吸一口凉气,他皱着眉头问道:“你......你来这里干啥?”“有点事情要和你们的老板商量,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呢。”我蹲在地上,捡起盆子里被水泡着的一个新鲜牛丸,笑着说到。“老板有急事刚刚离开,有什么事情的话你明天再来吧。”小伙子说了一句,目光紧紧盯着我手上拿着的那颗牛丸。“你们店里的牛丸还没下锅就能闻到一阵香味,应该是加了什么特别的料吧,那我就明天再来。”丢下牛丸,我转身离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