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十章 强弩之末

第十章 强弩之末

2697 2016-10-23 16:47:49
趁着这个闲暇的功夫,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做的梦,不自觉的将胸口的玉佩握在手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这玉佩好像在动,而且一改往日冰凉的感觉,变的有些温热。  再仔细一摸,又变的冰凉起来。  “错觉吧,我怎么会有爹娘,他们又怎么会和这个玉佩有关呢?”摇摇头嘀咕一句,我在师父旁边躺下,强忍着身上又传来的搔痒,想睡却睡不着。  响起先前师父念的那段奇怪经文,我在心里默念起来,感到身上的搔痒感觉有所减退,我不由的加快的速度,念完一遍又一遍,最后竟睡了过去。  睡着后,我又再次回到那个梦中,梦里爸妈好像离我近了一步,不过依旧是背对着我,叫我赶紧离开这里,虽然看不到他们的脸,但我从他们的声音里知道,他们正忍受着痛苦。  用尽全身力量,我想扯断脖子上玉佩传来的拉力,上前看个究竟,却怎么也无法办到,最后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手指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东西,小脑袋硬硬的,背上却很柔软,似乎还有丝丝粘液。  拿到眼前一看,我差点没给吓哭,那是一只很邪恶的虫子,具体的样子我没看清,只感觉周围的地上都是这种可怕的生物。  “滚开,草泥马,离老子远点。”怒骂一句,我狠狠将手里的东西丢了出去。  “兔崽子,你叫谁滚开呢,信不信老子一巴掌抽死你。”师父愤怒的说了一句,不客气的拿脚蹬了蹬我的脑袋。  原来刚才师父打算用手将我弄醒,没想到被我一把给拍开,索性他干脆用了脚。  揉揉脑袋,我不好意思的说到:“刚才做了个噩梦,不是有意要骂你的。”  “不会是又梦到了女鬼吧?”师父坏笑这说到。  我没心情和他开玩笑,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梦到了我的爸妈。”  听完我的话,师父吸了一口鼻子,收起不正经的样子,看了一眼远方,小声道:“鱼卵差不多自然风干,我们快点去吧,多耽搁一分钟,那小子就多受一分钟的苦。”  “恩。”我小声的应了一句,起身拿着东西跟着师父一起往古镇走去。  快到唐诗诗家的时候,大老远就看到张云松满脸笑意的出来。  “我考,那个坏蛋不会已经让唐诗诗的爸妈就范了吧,不然怎么会笑的那么开心?”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知道,赶紧去看看,如果当真是那样,我不介意出手教训一下这个人,昨天老子就看他一脸的不爽了。”师父霸气的说了一句,假装没看到他,抬着脑袋过去。  张云松看到我和师父过来,大老远冷哼一声,用不屑的眼神瞄了我和师父一眼,也将鼻孔对着天,那架势比师父还要傲慢。  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的眼神不经意间看了一下他的手,发现他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发夹,总觉得很面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一般。  都快到唐诗诗家门口的时候,我猛的一拍脑袋,赶紧拉住师父,急切的说到:“完了,老东西,刚才那家伙手里拿的好像是唐诗诗的发夹。”  “啥?你怎么不早说,你这倒霉催的熊孩子。”师父只有当真着急的时候,才会这么骂我,这让我心里升起一阵不妙的感觉。  “那狗曰的肯定害了唐小弟还嫌不够,如今还想害唐诗诗呢!”师父盯着张云松离开的方向,恶狠狠的说到,眼里闪过了一丝怒意,这样的怒意我已经多年没见过。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点告诉我吧。”一听说要害唐诗诗,我现在比师父还要着急。  “现在我可以肯定,下蛊的人虽然所下的蛊很难缠,但本身实力还没有强到足矣远距离下蛊,如今还需要媒介,如果我猜的不错,这狗曰的拿唐诗诗的发夹肯定是为了让下蛊的人下蛊,而下蛊的那个人肯定在古镇里。”  “MD,老子现在就去让这人尝尝我阴火的厉害。”挽起袖子,我怒骂一句,大有一副马上回头去找张云松的架势。  “曹,小兔崽子,老子今天要打死你。”师父突然愤怒的对我吼道,扬起手就狠狠的在我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我一脸懵逼,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突然动气,看到我袖子挽起来后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上密密麻麻的斑点,我才反应过来。  既然师父已经看到,那我也没有必要在找借口,只是不好意思的埋下脑袋,准备接受师父的怒火。  “小越啊,你是我的心头肉,你应该早点告诉我,这样吧,你先吃了这颗去污丸,唐小弟的事咋们再想办法。”师父终究还是舍不得打我,泪眼汪汪的盯着我说道。  “不,如果我要这颗药,今天早上就会告诉你,不必遮遮掩掩到现在,既然你已经看到,那么今天这颗药必须给唐小弟,如果你不给的话,我宁死也不吃。”  抬起头,迎着师父复杂的目光,我狠心说了这番话。  听完我的话后,师父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先救唐小弟的命,不过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要是接下来七天再找不到铁皮石斛的话,我就算搭上这条老命,也保你个周全。”  “师父,徒儿不孝,徒儿不是故意要逼迫你的,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唐小弟受苦,唐诗诗难过。”我鼻子一酸,红着眼睛说道。  “好了,收拾一下心情,现在赶紧去唐诗诗家。”师父拍拍我的肩膀,给了我莫大的勇气,让我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老家......家伙,不去追那个狗曰的了么,他可是要害唐诗诗啊。”我吸了一口鼻子,恶狠狠的说到。  “不用,老子今天要让他哭都哭不出来,刚好他拿着那个发夹自作自受。”师父转身往唐诗诗家走去。  我将袖子放下来,提着东西跟了进去,要是让唐诗诗看到我手臂上的东西,那不是白白让她一家人都跟着内疚么,本来现在她家的处境就不妙。  进去后,唐诗诗正靠在门口,眼巴巴的盯着大门口,看到我和师父进来,几乎是飞奔过来。  一把拉住师父的手,唐诗诗泪眼婆娑的问道:“大师,大师,请问您药弄好了没有,我弟弟他昨天晚上昏迷过去,现在都还没醒来。”  “丫头别着急,先进去再说。”师父拉了一下唐诗诗,却发现她情绪有些失控,已经几乎站不稳。  摇摇头,师父打算将唐诗诗让给我,让我将她扶进去。  我赶紧对师父点点头,指了指自己的手,示意现在我不能随便接触别人,虽然手指上还没那些奇怪的斑点,但小心点比较好。  还好一个憔悴的中年妇女闻声跑了出来,红着眼睛将唐诗诗扶住,带着哭腔对师父说到:“大师,您来了,昨天听诗诗说过您,赶紧进去屋里歇着吧,你们大老远跑来肯定累了。”  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师父没有寒暄,径直往屋里走去,来到堂屋后,丢下东西直接来到唐小弟的房间。  既然唐诗诗有人照顾,我也紧紧跟上师父的脚步。  来到唐小弟的房间后,一个无比消瘦的中年男子正双手用力的抓扯自己的头发,那撕心裂肺痛苦的样子让人看了一阵心疼。  中年男子想必就是唐诗诗的父亲,见师父进来后,他眼里闪过一丝希望,张着嘴,紧紧拉着师父的双手,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发出哽咽的声音。  师父摆摆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等看过之后才说,中年男子才恭敬的退到一边,只是用热切的眼神盯着师父。  来到床面前,看到双眼紧闭,脸上一片乌黑,鼻孔还有两道干固血迹的的唐小弟,师父眉头皱的很深,看来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你去找一把钳子过来。”师父对旁边局促不安的中年男子说到,他听了之后根本没管师父要钳子做什么,慌张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拿来一把老虎钳。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