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四十一章 错综复杂

第四十一章 错综复杂

3166 2016-12-01 19:51:17
田腾的话让我和苏青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你能确定李大壮妻子确实拿的是新鲜的丁泥花么?”苏青烟愣了一下,眯着眼睛再问了一句。“我敢肯定,因为李大壮是矿上的小头目,所以他的妻子我也见过好几次,绝对不可能认错人,那种花小时候我跟着大人去采过,虽然很多年没碰过,但也不会看错。”田腾点点头道。“小超。”苏青烟冲着门外大喊一声,王天超推开门进来。“你去将李大壮的媳妇带来,要是她有任何异常举动,直接抓起来就是!”“好,我马上就去。”答应一句,王天超转身匆匆离开。王天超走后,苏青烟继续询问田家三兄弟。“田闯,郭森明那个案子被定性为自然灾害死亡,如果没有实质性的进展,相信李大壮的案子也会这样结案,那么你们是怎么处理的?是否发放了他们应得的酬劳,而且有没有赔偿呢?”田闯摇摇头道:“当初进去的时候,我给他们说过,工资给的高,但是没有什么保险,这点他们是签过字的,发放工资的事情正在进行。”“那这么说来,你们还是有重大的杀人动机。”苏青烟眯起眼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田闯没有生气,甚至脸色都没有变化,淡淡道:“凡事都要讲个证据,你说我们有杀人动机,那请你告诉我们,这所谓的杀人动机到底是什么?”“杀人动机是什么?呵呵,如果说郭森明和李大壮知道了你们撒尿牛丸店的秘密,你们会不会动手呢,据我所知,他们两人可是经常下山采购伙食原料,而且报账的事情都在你们快递店里进行,知道这其中的秘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苏青烟说这段话的时候,一直盯着田闯等人的眼睛,我也看着他们三人,生怕错过什么细小的线索。田腾和田冲倒是没多大反应,田闯则显得有些气愤,愣了一下道:“一来他们是我的员工,二来是两条活生生的性命,别说他们不知道牛丸店的事情,就算知道,我们也不可能下这样的毒手吧。”“你这么说可就有些不合适了吧,牛丸店的牛丸,虽说短时间内要不了别人的命,但时间长了也会有很大的伤害,而且当初你说会保证矿上人的安全,如今死了两个人,你怎么解释?你说你下不了毒手,这点我很怀疑。”苏青烟气呼呼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打算再观望下去,冷哼一声,笑着说到:“说到快递店,我上次去看过,你们好像在运送什么不良的东西进去吧,如果不出意外,那些东西就是蛊原料,这点你们承认么?”“兄弟,这点我们承认,不过我们商量过,一旦打出了矿,能卖到钱,就会在第一时间做出正确的举动。”田冲道。“啥举动?”我追问道。“我们会将解蛊的东西混在牛丸里面出售,并且会降价,搞活动等,目的就是要让那些受到伤害的人慢慢变好,其实这么做,我们兄弟心里面也都不好受,但是为了矿洞能继续下去,没有丝毫办法。”田冲解释一句,红着眼睛埋下脑袋。田闯和田腾也是紧紧咬着牙齿,一副很不好受的样子。正当我们不知道接下来再问些什么的时候,王天超推门进来,道:“李大壮的妻子已经来了,就在外面,要不要现在叫进来?”苏青烟点点头,对田家三兄弟道:“等会儿没问你们的话,你们别说话。”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脸上还带着泪痕,穿着一身白衣服,头上带着白布,当她看到田家兄弟后,咬牙切齿的就要扑上去,却被王天超一把拉住。“你这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初说的好好的会保证我家男人的安全,如今我男人却死了,一定是你们下的毒手,不然他怎么可能会掉下山崖去?你们拿命来!”虽然被拉着,这个女人还是显得很激动,一边嚎啕大哭,一边破口大骂。“周晴,你冷静点,这里是派出所,请你配合一下。”苏青烟出言制止,这个女人才有所收敛,哭着道:“苏警官,请你一定要给我家大壮做主啊,他肯定不会是自己摔下山崖死的,这背后肯定有人在作怪。”“哦?此话怎讲?我记得你来领尸体的时候,并没有这个说法,如今为何会这样说呢?”苏青烟皱着眉头道。“回警官,那个时候我心里只顾着难受,回家之后好好想了一下,越发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我男人往年经常在深山老林里挖药,走悬崖什么的都是常事,如果没人推他,肯定不会出事儿,而推他的人,肯定是他没有防备的人。”周晴哽咽一句,突然指着田闯道:“一定是他们趁我男人不注意的时候,在背后下的黑手!”田闯本来想说些什么,但苏青烟没有发话,他只是咬着牙齿,喘着粗气,显然很不服气。“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说他们杀害了李大壮,那杀人动机是什么?”苏青烟盯着周晴问道。“哼,杀人动机,这还不简单么。”周晴的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连我也是紧紧盯着她,也许会从她嘴里说出来什么不曾发现的秘密也说不一定。见大家都望着她,周晴平缓了一下心情,道:“我男人在那群人里面威信最高,这也是他被选成小头目的原因,当初他被选成小头目的时候,还笑着告诉我,说是能多拿到一些钱。”“反正,矿上其余的人都比较听他的话,前不久他说矿里遇到了几块大石头堵路,需要多用爆破工具,而且工作也会比平时累上许多,因此和大家商量,要让田闯老板多给点工钱,这件事你说有没有?”说完,周晴盯着田闯,苏青烟愣了一下,皱着眉头问道:“田闯,有这件事没有?”田闯愣了一会儿,点点头,没有说话。“哼,其他人不敢把这件事说出来,怕得罪了你们,老娘现在男人都没了,可是不会害怕,你们开矿不就是为了赚钱么,工作那么累,那么危险,我男人想多要一点辛苦钱有什么错?你们就是觉得他碍眼,才会下的手吧。”周晴这话说的很肯定。田闯叹了一口气,道:“我当初是觉得他要加钱有些不合理,但私底下和他沟通过,并且答应他,现在艰苦点没啥,只要打到矿,就立马奖励他,这件事他给你说过没有?”“反正我不管,就是因为矿上其他人都听他的话,你觉得这对你不利,所以才下的狠手,还有,郭森明也是你们害死的吧,就因为他要预支工钱给他婆娘看病。”周晴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这让我和苏青烟都有些猝不及防!“这简直是胡说八道,你这个婆娘怎么净瞎说话呢?”田冲用颤抖的手指着周晴,气急败坏道。“哼,瞎说话?这事儿谁不知道,你们说出了矿统一给工钱,平时就给很少,郭森明他婆娘生了病,急需用钱,找你们说过吧,你们是怕开了这个先例,其他人跟着闹起来没法解决,要不是心里有顾及,怎么会不敢交代呢?”“这些事情你们肯定没和警官交代过吧!”果然,听了周晴的话,田闯等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如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田家三兄弟,他们的嫌疑再次上升许多,然而,我的心里却越来越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真凶现在肯定在暗地里,还不曾被发掘出来。“周晴,谢谢你提供的这些线索,不过这次找你来,是有个问题想问你,听说你在河坝里采集过新鲜的丁泥花,不知道你采集这东西是用来做什么。”苏青烟没忘记叫她来的原因,板着脸问道。“那东西是我用来喂兔子的,我男人去矿上的那天,我就养了只吉祥兔,每天都要采些丁泥花喂给它吃,现在兔子就在家里呢,这难道和我男人的死有什么关系么?”周晴答道。“喂兔子的?”苏青烟嘀咕一句,看了我一眼。我皱着眉头点点头道:“没错,新鲜的丁泥花确实是兔子喜爱的食物之一。”“这样吧,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们都先回去吧,随时准备来所里配合调查,别耍什么花花肠子,在事情有个断定之前,我会让人盯着你们的一举一动。”苏青烟挥挥手,田家兄弟和周晴相继离开,最后房间里就只剩下苏青烟,王天超和我三个人。重新泡了三杯苦荞茶,苏青烟皱着眉头问道:“现在怎么办才好,虽然所有的一切都指向田家三兄弟,但没有确切的证据,也不能下结论。”“照我说,肯定是他们做的,周晴现在死了男人,说出来的话也不像是假话,没准还真就是她说的那样,要不然将田家三兄弟抓起来,严刑逼供?”王天超眯着眼睛道。“去去去,你就知道严刑逼供,要是他们不是凶手呢?到时候怎么收场?”苏青烟白了王天超一眼。“这我还真没想过呢。”王天超尴尬的挠挠脑袋。“不管有没有凶手,凶手是谁,我相信在短时间内就会有个分晓,而且经过这次对峙,我更加相信,那个阿婆有重大问题。”我说完话之后,苏青烟和王天超都愣在那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