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直播帝国  >  第十二章 别样的猜谜语

第十二章 别样的猜谜语

2684 2016-10-24 15:57:16
“你别说,还是真是这样,自从快播完蛋之后,有许多珍藏的小电影已经无法播放,能看的看多了也感觉的没劲,现在没事在歪歪上面看美女直播,又只能听到歌声,别提多窝火。”  方仗深有感触的说道。丝毫不在意一旁苏萌萌看他那奇怪的眼神。  “照这么说还真有一点道理,不过你能看出来,那些有钱人也能看出来啊,这么做不还是白费劲么?”张轮拿过黄瓜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到。  “你甭管别人看没看出来,总之现在还没人做,退一步说,就算有人做,那也没啥,我们又不损失什么,对吧。”  “也对噢。”张轮点点头,道现在他还以为丁河龙只是说说而已,没看出来丁河龙是铁了心要干。  “叮咚。”门口传来清脆的铃声,应该是燕秋水买菜回来,丁河龙离门口最近,赶快跑过去开门,接过燕秋水手里的两袋子菜提到厨房。  “呀,萌萌表姐,你怎么回来了啊,不是要在网吧里睡么?”甩甩有些酸痛的手,燕秋水对沙发上坐着的苏萌萌说到。  “你这小妮子,我咋就不能回来,是不是嫌弃我打断了你和两个帅哥约会,才埋怨我啊。”苏萌萌歪着脑袋道。  燕秋水一副才不是的样子,方仗捂着嘴偷笑,只有张轮一脸黑线,苏萌萌说两个帅哥,这话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摇摇头,苏萌萌还是解释道:“其实是我昨天半夜突然肚子不舒服,所以溜了回来。”  一转身,苏萌萌又对靠近电视机的张轮说到:“那啥轮,帮忙把电视柜上的那副扑克递过来,我占卜一下,看看能不能答应丁河龙,以后去他网站直播。”  “啥啥轮啊,人家叫张轮,不喊帅哥就算了,名字也记不住,真是没礼貌。”张轮发了一句牢骚,还是将扑克递了过去,苏萌萌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脑袋。  喝了半杯水,燕秋水来到厨房,打算动手做饭,恰好看到丁河龙正往自己身上系围裙。  “天啊,难道河马你还会做饭?”  “鄙人不才,会做几道家常菜,要不我们一起做?那样也好早点吃。”丁河龙笑着说到。  “好,我正愁累的慌了,别看我哦表姐人模人样,可是她一点都不会做,每天都要我伺候。”燕秋水抱怨一句,开始洗菜。  丁河龙也不甘示弱,熟练的将猪肉切好装盘,又讲没处理干净的一条草鱼给清洗干净。  两人忙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总算做出来一桌子美味,正在斗地主的其他三人一听说开饭,扔掉手里的牌就蜂拥到厨房,吵着要舀饭,端饭。  “哎呀,味道不错,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算是信了,你们做的这青椒肉丝可比食堂好吃多了!”方仗夹了一大筷子青椒肉丝放到嘴里,满足的说到。  “对了,小水啊,你不会是和丁河龙或者花和尚在谭恋爱吧,不然怎么把他们带到这里来?”苏萌萌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再次将张轮忽略,至于方仗的绰号,刚才斗地主的时候她已经知晓。  “不是啦,河马手里有一些很不错的国外探险视频,我相信你也肯定喜欢,改明儿我拷贝回来给你看看,叫他们来,是因为我答应了要帮忙做一些图片。”  燕秋水夹了一块董飞做的红烧狮子头,轻轻咬了一口,接着快速咽下,末了还舔舔性感的嘴唇。  “探险视频?”张轮和苏萌萌异口同声的问道。  张轮则是恍然大悟,接着张着嘴巴失神的说到:“我愺,河马你不会是让她帮你画牛......牛圈吧。”  丁河龙点点头。  “啥是牛圈啊?”苏萌萌像个好奇宝宝一般,赶紧追问道。  见张轮一副不愿意说的样子,苏萌萌给张轮夹了一块排骨,讨好的说到:“张轮帅哥,张轮大帅哥,告诉人家嘛,什么是牛圈?可以吃嘛?”  张轮哪里有过这等被美女撒娇的体验啊,一时间也顾不得唐突不唐突,盯着苏萌萌笑嘻嘻的说到:“可以吃,谁说牛圈啦,我说的是牛鞭!”  “噗”苏萌萌嘴里含着的饭全部喷了出来,笑容也僵在脸上,接着脸上升起两朵红云,扯了一张纸巾埋着头擦桌子。  张轮也好像觉得哪里不对劲,尴尬的摸摸脑袋,夹起一片牛肉道:“今天的牛鞭,不,牛肉味道还不错。”  这句话一出,几个人都突然默不作声,各自夹着菜吃,看上去吃的很认真。  最后还是丁河龙受不了,再桌子底下踢了一下方仗,方仗抬起头疑惑的看了一眼,发现丁河龙正举着右手,不停的伸出,然后又收回来。  方仗秒懂,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挺直腰板,对旁边埋着脑袋的苏萌萌说到:“萌萌啊,刚才斗地主的时候,你说你智商很高是吧,我有点不太相信。”  苏萌萌正愁不知道怎么转移刚才尴尬的一幕,此时听到方仗转移话题,犹如听到仙乐,赶紧自豪的说到:“那是,我可聪明着呢,可谓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别吹牛,那我就说个简答的谜语给你猜吧,要是猜到我就认输。”  “那我要是猜不到呢?”  “那你带我玩英雄联盟!”  “好,成交!”  “听好咯,谜题是:两人对着站,脱了衣服干,为了一条缝,累出一身汗,打一两个人正在做的事情。”说完谜题,方仗带着坏笑盯着苏萌萌。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燕秋水听了谜语,不知道怎么的,埋着脑袋一直扒饭吃,连菜也不夹。  当事人苏萌萌听完谜语后,刚快要回复正常的脸色再次变的通红无比,比刚才还要红上不少。  她没想到方仗竟然出了一个大家都知道,又特别邪恶的谜语,这让她进退两难,要是说出来,这些都是第一天认识的男孩子,有些不好意思,要是不回答,那自己不是打自己的脸么。  “看你半天不说话,我觉得你是口出狂言,明显你不知道这个谜语的答案,吃了饭就带我去玩吧,正好我想上分呢?”方仗使用了激将法。  这件事情的发起者丁河龙假装如无其事的吃饭,其实眼角的余光一直盯着苏萌萌,表面上一本正经,其实他心里已经笑的肠子都快扭到一起。  过了差不多两分钟,苏萌萌几经思考后,觉得赢了总比输了好,他出这样的谜题都不害臊,自己怕什么?  一咬牙,苏萌萌猛的将自己手里的饭碗放到桌上,盯着方仗说到:“这两个人在造爱。”  “噗”燕秋水再也忍不住,也喷了饭,抬起头眼角带着丝丝泪花,已经笑的发不出声来。  丁河龙和张轮头一次听到这样的答案,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唯独脸皮子比较厚的方仗一本正经的说到:“你回答错了,不管你想回到造人,还是作爱,答案都是错的。”  “你......你欺负人,我不和你玩了。”苏萌萌一脸委屈的说到。  “哎呀,萌萌,你真的回答错了,其实答案不是你想的那么那个,这两个人正在锯木头呢,小时候木匠做家具要锯开打木头,就要两个人来回锯才行,一个人根本拉不动。”  张轮道出答案,怕苏萌萌不明白,还用手比划了两下。  这样一来,苏萌萌更加的尴尬,不过她仔细一想,还真的是那样。  “不行,人家第一次没准备好,你重新出一个,这次我肯定能猜到。”苏萌萌重振旗鼓,打算再来一次。  “好呀,你第一次没准备好,那我就再来一次。”方仗说“第一次”三个字的时候特别加重了语音,这次苏萌萌速度比较快,掐住方仗的腰部狠狠拧了一下,嘟着嘴巴道:“赶紧说谜题,哪那么多废话!”  拍掉苏萌萌的手,方仗龇牙咧嘴的说道:“这次谜语更简单,一头有毛一头光,进进出出冒白浆,打一动作,一般发生在早上和晚上,中午很少出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