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修罗剑神  >  第41章 香消玉损!

第41章 香消玉损!

3079 2016-11-24 20:03:06
    “大伯,你可能还不知道。宇轩哥把高姑娘给掳走了,现在就关在这宅子下面的地宫里!”  纪嫣然去路被阻,硬来冲不进去,所以其便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纪无尘能够秉公处理此事上了。  “大侄女,你可真会开玩笑。”  纪无尘呵呵一笑,表情倒是甚为慈祥.  “你大哥这座府邸,当年是我亲自督建的。我敢对天发誓,这下面根本就没有你所说的地宫。况且以你大哥的为人,也一定干不出掳人绑架的荒唐事。也许高姑娘只是出去走走,过一会儿自己就回来了。”  “大伯,若非有人亲眼所见,侄女也不敢贸然硬闯宇轩哥的府邸。我觉得您还是派人去搜查一下吧,地宫的入口就在东厢房的柜子后面。如果再拖延下去,我就怕高姑娘她……已经被……”  “不要说了!”  纪无尘勃然大怒,若非自恃身份,其甚至可能大打出手。  “纪嫣然,你别仗着老爷子的娇宠,就在这里造谣生事,中伤你大哥。我现在跟你最后说一遍。这宅子下面没有地宫,宇轩他是纪家未来家主的继承人,也绝不会做任何有损纪家声誉的事情!”  “大伯,这宅子下面的地宫,是我之前查封此地亲眼所见。您就非得把事情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才肯让步吗?”纪嫣然拼命的嘶吼着,为了将高禹婷救出来,她已经顾不上长幼有序、纲理伦常。  “你马上给我滚!”纪无尘手指门外,大声怒斥着纪嫣然。  “你今天不放人,我就把这事情闹大。等爷爷来抓纪宇轩一个现行,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包庇你那丧尽天良的儿子!”纪嫣然破口大骂,再没半点淑女形象。  “小丫头片子,翅膀硬了啊,敢这么跟你大伯说话。”纪无尘被气得不怒发笑,咬牙切齿,“你不是要搜吗?我今天就让你搜个够。但你要是搜不到高姑娘,可就别怪我跟你翻脸无情了!”  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纪嫣然是个大活人。  “大伯,你敬请放心。侄女这次如果没能在这宅子里找到高姑娘,不用你赶,我自己就会离开纪家。但高姑娘如果真的被纪宇轩强掳至此,我希望你也能秉公处理此事。”  纪无尘被纪嫣然用话逼到了绝路上,其此刻双眸之中,甚至都已经隐隐泛起了杀气。但就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纪老爷子的声音却悠悠传来。  “嫣然,怎么说话呢?还不快跟你大伯道歉!”  “爷爷,你不知道……”  纪老爷子轻轻的一摆手,示意纪嫣然不要乱问,照做就可以了。  纪嫣然虽然颇不情愿,但看在纪老爷子的面子上,她还是主动低头,向纪无尘认了一个错。  “大伯,侄女刚才一时糊涂冲撞了您。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见怪。”  “年轻人比较冲动,可以理解,但下不为例。”纪无尘虽然明知道纪嫣然的道歉并非出自真心,但他却还是选择了借坡下驴。  纪老爷子见两人“冰释前嫌”,当即就满意的笑了笑。  “嫣然,高姑娘的事情老夫已经听说了,这次你可冤枉宇轩那娃子了。府上不少下人都亲眼看到,高姑娘跟宇轩出纪府的时候,两个人是有说有笑的,没有一点强迫的意思。”  纪老爷子略有深意的看了纪无尘一眼,然后话锋一转接着道。  “不过话又得说回来。嫣然和龙剑一的婚事虽然已经作废,但也毕竟通告了全城。高姑娘是龙剑一的妾氏,如果她跟宇轩孤男寡女的,在外面发生点什么事情,传出去也好说不好听。所以你这个当大伯的就费点心,派人出去找找。”  “父亲教训的是,孩儿立马就差人去办。”  纪无尘恭声回应,没有半点迟疑。因为其根本就不关心高禹婷的生死,他的底线是不殃及到纪宇轩。既然纪老爷子都已经将事情的原委编纂好了,他也乐得走个过场,将这个麻烦解决掉。  事实上,如果纪嫣然能看透这一点,把事情办得圆滑一些。也许高禹婷早就已经被她救出来了。  纪无尘笑盈盈的恭送老爷子和纪嫣然离去,然后转脸表情就阴沉了下来。  “纪嫣然那小妮子说的都是真的吗?宇轩真在这宅子下面建造了一座地宫,而且还把高禹婷给掳来了?”  面对纪无尘的质问,家将头目不敢不答。  “是的,少爷现在就在地宫里面……”  “这个孽子,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玩女人。你傻站着干什么,还不马上带我进地宫!”纪无尘怒不可遏,悍然打断了家将头目的回答。  ……  地宫之中。  炮烙铜柱被烧得火红,整个地宫的温度都随之升高了不少。高禹婷被绑在上面,其所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高禹婷,你今天只要骂龙剑一一句话,我立马就把你从铜柱上放下来。”  “你个……懦……夫。”高禹婷气若游丝,俨然已经快不行了。  “你说老子是懦夫?那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男子气概!”  纪宇轩虽然渴望听到高禹婷对龙剑一的咒骂,但他的耐心却也是极其有限的。既然其不能逼迫高禹婷就范,那他就选择用另外一种方式去报复龙剑一。  高禹婷被折磨的血肉模糊、不成人形。  按道理来说,任何正常男人都不会为这种状态下的女人产生兴趣。但纪宇轩却“滋啦、滋啦”的撕扯着高禹婷的衣服,整个人兴奋非常。  “高禹婷,你不是专一吗?你不是愿意一辈子为龙剑一守节吗?老子今天先玩够了你,然后再把你送去军妓营。让整个战虎军的将士,每个人都给龙剑一戴一顶绿帽子。哈哈哈……”  纪宇轩实在是太投入了,跟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结果就在其得意非凡,哈哈大笑的时候,纪无尘一个嘴巴,就将他当场扇了一个跟头。  “逆子,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父亲,这女的是……”  纪宇轩爬到纪无尘跟前,想要跟父亲分享一下自己病态的快乐。结果纪无尘狠踹一脚,直接就把他蹬了一个跟头。  “小王八羔子,你脑袋里除了女人,就不能有点别的东西吗?你父亲我现在是纪家之主,等我老以后,是要将整个纪家传给你的。你就不能给我争点气吗?也把修为往上提一提!”  纪宇轩蜷缩在地上,满脸委屈。  纪无尘恨铁不成钢,越看他越生气。  “你他吗整天玩女人,也没能给老子生出个一男半女。老子……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废物!”  纪无尘照着纪宇轩的屁股,狠狠踹了几脚。待愤怒全消之后,他才转身走到炮烙铜柱跟前。  “高禹婷,老夫跟龙剑一是有仇,但却不会牵扯到你。宇轩今天对你做的这些事情的确有些荒唐,我这个做父亲的在这里替他跟你说声对不起。等会儿我就会派人送你离开,但我不希望在外面听到任何有关今天的疯言疯语,你明白吗?”  呸!——高禹婷什么也没说,直接一口唾沫就吐到了纪无尘的脸上。  在场之人都以为纪无尘会因此动怒杀人,但实际上其却仅是用手抹去了脸上的口水。然后便扭头一指刚才带路的家将头目,表情异常严肃的吩咐道。  “你,先驾马上带高姑娘出城兜一圈,然后再把人给二小姐送去。记得在上车之前,喂她吃两粒疗伤药。”  ……  马车驶出纪家,不到五分钟就又转了回来。  这倒不是说办事的人偷奸耍滑,而是因为高禹婷在车上已经快咽气了。家将头目怕人死在路上,他担待不起。  纪嫣然接到高禹婷后,也顾不上跟家将头目纠缠,夺过马车就直奔万草堂。  只可惜最终还是晚了一步。  十几个医师轮番诊治,各种珍稀草药全都给用上了,但却硬是没能吊住高禹婷这最后的一口气。  “二小姐,高姑娘的身体都已经凉透了,真的没得救了。”  已经不只一个医师,对纪嫣然说了这番话,但其却仍不死心。  “婷婷虽然没有体温、没有心跳,但她的血液却没有凝固。你们再看她的伤口,分明已经愈合了不少。你们觉得一个死人,伤口还会自己愈合吗?”  “这……”  面对纪嫣然的质问,一众医师哑口无言。最终还是站在旁边沉默良久的纪老爷子,最终拍板下令道。  “你们先别管人死没死,有没有抢救的意义,现在就给老夫按重伤昏迷了治。另外,把全城的名医都给我请来会诊,大家献计献策。治好了有赏,治坏了不究,只要人出席就有诊费!”  葬龙城数得上号的名医,都在纪项两家。纪老爷子突发奇想,要把城里的野郎中请来给高禹婷看病。并不是觉得他们会有什么奇方怪招,能救高禹婷一命,而是要做出来给龙剑一看。  因为一日没有找到龙剑一的尸体,纪老爷子就不敢肯定龙剑一已经死了。他这无意之举虽然不能救命,但至少却可以表明他的态度。如果有朝一日,龙剑一真的回来了,其也不至于因此迁怒整个纪家。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