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修罗剑神  >  第42章 邪龙吐息!

第42章 邪龙吐息!

3076 2016-11-25 14:05:32
  龙域空间。  战技——邪龙吐息!  呼!——龙剑一已经尝试了几百次,结果他每次喷出的龙息,最长也只不过寸许而已。甚至于火苗含在嘴里,都吐不出来。  “哎,又失败了。”龙剑一满脸沮丧。  龙剑一实在是搞不明白,他明明已经达到了龙典上《邪龙吐息》小成的标准,但其吐出来的火焰,却连根烟都点不着。  结果就在龙剑一恼怒不休,想要放弃的时候。元宝却拖着一个麻布包,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炼丹。”元宝将布袋放在龙剑一的面前,然后用小蹄子在地上一笔一划的写道。  龙剑一打开布袋,发现里面满满登登,塞的都是低阶草药。于是便好奇的问道,“元宝,龙域寸草不生,这些草药你都是从哪搜集的啊?”  元宝用蹄子指了指地上“炼丹”两个字,并没有回答龙剑一的问题。  “帮你炼制丹药可以,但我身上没有药鼎啊?”龙剑一耸了耸肩,以表示自己的无奈。  “我有药鼎,可以借给你用。”元宝猛然想起了什么,立马又在地上写了一行字,然后便转身而去。看样子,它是去取药鼎了。  龙剑一心中好奇,元宝都把自己的宝贝藏在哪了,于是便打算跟上去看看。结果他刚尾随几百米,元宝便发觉了他的存在。于是便瞬间化作巨型野猪,诈做威胁的冲龙剑一声咆哮。  龙剑一见此,猛然想起了元宝之前吃灵兽使的恐怖场景,当即就被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你自己去拿药鼎吧,我不跟着还不行吗?”  元宝又故作威胁的冲着龙剑一哼叫几声,然后便再次变小,转身狂奔而去。  龙剑一原地修炼《邪龙吐息》,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元宝便像玩杂耍一样,用两只后蹄踩着药鼎,一路风驰电掣的滚了回来。  欲学炼药,先辨药鼎。  龙剑一之前在万草堂学习炼药术的时候,曾经对普天之下的药鼎做过详细的研究。尤其是天鼎榜上的十尊神鼎,更是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所以元宝刚踩着药鼎过来,其一眼便认出了这鼎的来历。  龙剑一推开元宝,一把就将药鼎捧在了怀中。而且双眼怔怔有神,闪烁着光芒。  “鼎身赤红,浮雕九龙。这是……天鼎榜排行第三的九龙鼎!”  哼哼!——元宝冲着龙剑一哼哼乱叫,似乎是在催促他赶紧炼丹。  龙域空间有九颗太阳,这里的火元素极盛。龙剑一只随便升了一个火堆,火焰强度便已经达到了炼丹的最低要求。  龙剑一开始炼丹。  龙剑一修为大增,又有神鼎在手,眼下其炼制一品丹药,就算是想失败都难。  匆匆十几分钟过去,一炉丹药炼制成功。  元宝不顾药鼎灼热,一个纵身便扑了上去,将还没有从鼎内取出来的丹药,一口吞下。  一开始的时候元宝得意非凡,但嚼着嚼着,它的表情可就变了。  呸!——元宝满脸厌恶,直接就将嘴里嚼碎的丹药全都吐在了地上。并十分气愤的,用蹄子在地上再次写道。  “骗子,味道不对!”  “你想吃的那种丹药需要修罗之力,我只有通过杀戮比我修为高的凶兽才能获得。”龙剑一再次一耸肩,向元宝解释道。  “我再相信你一次。”元宝在地上写下这行字后,便余怒未消的将九龙鼎从龙剑一手中夺走,然后便踩着药鼎渐渐远去。  龙剑一特别想跟踪元宝,看它把九龙鼎藏在什么地方。只不过其一想到元宝变成野猪的可怕形象,便立马打消了这个想法。  但令龙剑一没想到的是,元宝这次并没有去它的藏宝地,而是在远处的一处荒漠中停了下来。然后冲着天空嗷嗷大叫。但那叫声却并非猪叫,更像是龙吼。  “元宝这小家伙真有意思,它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呀?”  ……  葬龙城、都统府。  常斌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回家之后只陪老婆,从来不处理公事。但今天却有一名士兵冒死闯进都统府,来向他禀报公务。  “如果你要禀报的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后果你应该很清楚。”常斌沉着脸,那样子十分吓人。  “属……下清楚。”这士兵吓得满头冷汗。  “说吧。”  “据在恶龙湖附近巡视的将士回报,在两个时辰之前,从湖心传出了连续不断的龙吼,一共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  常斌良久无言。那士兵跪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  “你去通知纪项两家,恶龙祭祀提前举行,定在明天中午。让他们尽量把祭品备齐。另外……你去账房领赏十万钱,这消息值这个价码。”  “谢都统!”  富贵险中求,这个士兵冒死送信,终于得到了应有的回报。但项家可就惨喽。蛮兽不够,纪家可以从斗兽场借调一些补缺。处子、童男童女不够,项家可就只能纵兵硬抢了。  虽然祭祀时间提前,常斌并没有要求必须将极品凑齐。但如果相差得太多,之后肯定会遭到相应的惩处,甚至是重罚。所以这一夜,葬龙城附近的部落必定是一片腥风血雨!  匆匆一夜而过。  一大早,纪无尘便亲自统领纪家人马,将数以及万计的蛮兽装笼,分批次运送到恶龙湖畔。  与此同时,项家方面也开始行动了。  项家队伍由项千幻带队,项百城压阵,也浩浩荡荡的前往恶龙湖了。经过一夜紧锣密鼓的强抢、绑架,项家已经凑足了祭品的数量。只是在质量上稍有欠缺。  很多四五十岁的妇女,被项家归位处子一类。在那童男童女当中,更是存在着二十几岁的精壮男子。  对于项家这种生拼硬凑的做法,常斌早就知之甚详。但因为这次祭祀时间紧促,项家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常斌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没有深究。  恶龙祭奠如期举行。  正午时分一到,萨满祭司便开始登坛做法。与此同时,纪项两家也纷纷将祭品投入湖中。  那些被关在笼中的蛮兽还好,顶多是歇斯底里的咆哮几声。但那些被五花大绑的处子、孩童,却一个个哭爹喊娘,惨叫冲天。  其实在场观看祭祀的权贵们,都十分反对这种拿活人祭祀的做法。但在葬龙城这片地界,只有常斌才说的算。所以他们此刻,最多也就只能闭上眼睛,不去看那凄惨绝伦的场景。  ……  龙域空间。  龙剑一本想找敖老指点一下《邪龙吐息》的修炼,但敖老却跟凭空消失了一般。龙剑一翻来覆去的在住处找了十几遍,也没能找到他的踪影。所以其也就只能像昨天一样自己瞎研究了。  结果就在龙剑一失败连连,几乎想要彻底放弃的时候。天空中突然掉下来一个笼子。  轰!——铁笼变形,里面的蛮兽死相惨烈。  龙剑一见怪不怪的瞟了那铁笼一样,然后便继续练习《邪龙吐息》。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是,以往那打死都不会变大的火苗,在这一刻却腾的一下膨胀了数倍。就好像周围空气中,蕴含着某种能够加速它成长的能量一般。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龙剑一满脸狐疑。  这个时候,又有几个铁笼子从天而降。  龙剑一见铁笼中的蛮兽无一生还,便再次锤炼起了战技。结果不用不知道,一用吓一跳。这次的《邪龙吐息》竟然又莫名的强大了数倍。  “难道是灵魂能量?”  龙剑一拥有部分罗刹传承,所以其很轻易的就想到了这一点。于是当即施展秘术。  “幽魂,现!”  蛮兽灵魂一现行,事情立马就清楚了。  “看来我的猜测没错,这龙息需要以灵魂作为养料!”  龙剑一欣喜若狂,当即再次施展《邪龙吐息》。这一次,漫天的灵魂能量,则是以肉眼可见的形式,融入邪龙吐息之中的。  与此同时,失踪了的敖老,也划破虚空直接出现在了龙剑一的面前。  “天意如此啊!”  “老敖,你这是怎么了?”  “老夫故意躲着不见你,就是希望你知难而退,放弃邪能战技的修炼。没想到你竟然还懂得罗刹秘法,一下就找到了修炼邪能的关键所在。既然这一切都是天意,那老夫也就不再介怀了。”  在这个时候,野猪化的元宝狂奔而至。当场就把嘴里叼着的大铁笼子,摔在了龙剑一的面前。笼子里关的是一只凶兽,龙剑一明白,元宝这是让他汲取修罗之力,炼制丹药。  不过看到这一幕的敖老,似乎却也明白了什么。  “我说天上怎么突然掉下来这么多祭品呢?原来是你这个家伙,又偷偷的冲着结界缝隙瞎叫唤了!”  敖老怒不可遏,抬腿就踹了元宝一脚。  元宝十分惧怕敖老,哪怕是挨揍,也不敢躲避。但它那双大眼睛却水汪汪的,眼泪好像马上就要掉下来一般。  “憋回去,少在那给老夫装可怜!”  “老敖,别生气,这是天意啊。”  龙剑一好心相劝,结果敖老一听此言,却更加的愤怒了。  “天意可屁,都是这只猪在作死。若不是看在它通人性的份上,老夫早就把它架在火上烤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