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修罗剑神  >  第57章 九龙药王

第57章 九龙药王

3118 2016-12-11 13:15:22
  “啊!我的腿啊!”项乘风的失声惨叫,掩盖了他腿骨断裂的声音,“黑煞你疯了吗?白敏是让你来保护我的,不是伙同外人反过来来伤害我的。等我回了真武城,我……一定会告发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现在最好把嘴闭上,不然我保证你再也不回了真武城。”黑煞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极具有杀伤力。  “我……”项乘风龇牙咧嘴,想继续咒骂,但却又不敢。  黑煞先是怒气未消的瞪了项乘风一眼,然后才调整了一下情绪再次一抱拳,对龙剑一恭恭敬敬的道,“前辈,据我所知,前些日子贵徒与项家发生了一点小摩擦,我希望您看在我们白家的面子上,不要再追究此事了。”  “凭什么?就凭你们白家这两个字吗?”龙剑一已经渐渐入戏,举手投足都是一代药王的霸气。  “这……”黑煞有些犯难,“如果前辈执意不肯退让,那就只能手底下见真章了。如果我输了,项家之事我黑白双煞再不过问,但如果晚辈侥幸赢了前辈一招半式,而请前辈约束门下,放项家一条生路。”  龙剑一今天是抱着元宝来的,其目前就藏在了他的黑袍下面。要是真动手的话,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但一定的是,龙剑一九龙药王的假身份将彻底曝光,随之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你这是想拿修为压我?”龙剑一虽然想要借坡下驴,但却并不敢轻易妥协,以免对方生疑。 “晚辈不敢。”黑煞虽然态度恭敬,但却分明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龙剑一虎目圆睁,故意与黑煞对视了良久,最后才深吸一口气道,“想要老夫放项家一马也可以,不过项氏一族必须要就此离开葬龙城,世世代代不得回归!”  “这点我可以代他答应您。”黑煞轻出一口气,似乎如释重负。  “我不同意!”黑煞声音未落,项乘风便强忍着断腿的剧痛,大声叫喊道,“我手上有龙剑一下过的战书,我要跟他一决生死!”  “跟九龙门下绝对,你这是自己找死。”黑煞轻骂一声,但这次他却再没有出面干预。   “决斗嘛?可以。”龙剑一的身份被架在这儿,他是不得不答应,“但你拖着一条断腿,老夫徒弟就算赢了你,也没什么好光彩的。所以这决斗的事情,就定在一个月以后吧。届时,老夫徒儿一定取你首级!”  “我这伤用不了一个月,二十天足以。”项乘风狠狠的瞪了黑煞一眼,然后咬着道。  “好,那就二十天后,老夫徒儿与你生死一战!”  龙剑一虽然心里暗呼不好,但表情却是毫不在意。而且其说完这番话后,还弯腰伸手一探,把昏迷不醒的李炎抗上肩头,就那么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这里。  龙剑一今天这场戏演得堪称完美,但却还是被一些人看出了破绽。例如,坐在斜对面茶楼里远观的纪连山,还有一项观察入微的常斌。只不过他们两个,目前都没有当众戳穿龙剑一的理由。  望着龙剑一步步远去的背影,满是疑惑的白煞不禁上前问道,“老黑,这九龙药王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连咱们白家都镇不住他?”  “我也不知道。”黑煞轻出一口气,然后接着道,“我只知道叶大人也是九龙门下。”  白煞倒吸一口凉气,“你说的叶大人……不会是炼药师公会,真武分会长——叶一白吧?那项家这次可真是踢到铁板了!”  “什么叶一白,你们两个还不快点带我回去治腿!”项乘风没好气的呼喊着。  “我看你这条腿治不治都一样,早晚都是个死。”白煞闻声低头,然后一脸奚落的说道。  ……  龙剑一居住的那个小院,最近一段时间都充满了欢声笑语,但今天却是个例外。整个院落,从里到外都弥漫着一股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气息。  李炎躺在病榻之上。他人虽然已经醒了,但膝盖骨却完全粉碎,复原的机会极其渺茫。  “按照《九龙炼药手稿》上的记载,五品丹药九玄再造丸具有断肢重生的神奇功效,能够医治你的腿伤。”龙剑一握着李炎的手,表情极其肃穆,“我向你保证,绝对在一年之内让你重新站立起来。”  闻言,李炎当即惨淡一笑。  “老大,我是少一腿,又不是命丢了,眼下咱们还是商量一下怎么逃走吧?”  龙剑一组建班底的核心成员,分别是高禹婷、李炎、耿浩。事实上,目前也只有他们三个知晓九龙药王并不存在,是龙剑一虚构出来的人物。  “项乘风已经派人守住了城门,咱们很难神不知鬼觉的溜出去。”耿浩眉头紧皱。  “不如求常都统帮忙,送咱们离开。”高禹婷插了句嘴。  “没用的,常都统也不敢得罪黑白双煞。”李炎望着自己的断腿,叹息一声,“还不如让老大扮成九龙药王直接出城,兴许还能糊弄过去。”  “我不能走。”龙剑一的声音异常坚定。  “龙剑一,你在家吗?”在这个时候,纪嫣然的声音从院子门口传了进来。  “我去开门。”  纪嫣然站起身来,刚要出去开门,结果却被龙剑一一把拦了下来。  “你在屋里,还是我去吧。”  龙剑一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纷乱的思绪,然后便大踏步的走到门口,将院门打开了。  “你来找我干什么?”龙剑一的表情很冷。  “这说话不方便,咱们进去说吧。”纪嫣然左顾右盼,似乎是怕有人跟踪她。  “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吧。”龙剑一站在原地未动,丝毫没有让纪嫣然进院子的意思。  “你……”纪嫣然气结。  “没事的话,我就关门了。”  “有事!”纪嫣然再次扭头观望了一会儿,见附近真的没有人潜伏,其才一脸严肃的对龙剑一说道,“项乘风这次搭上了白家这条线,我们纪家无力抵抗。所以爷爷便打算带领全族上下离开葬龙城,远走他方。我这次过来,就是想问问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  “是老爷子让你来的?”龙剑一努力保持着表情的平静。  “不……是。”纪嫣然双腮猛的一红。  “那不必了,多谢你的好意。”  “我知道你有一个药王师父,但你的修为远不及项乘风,此战你……”  纪嫣然情绪异常激动,其急切的希望说服龙剑一放弃决斗,跟她一起逃走。只可惜,龙剑一却连话都没让她说完,便断然拒绝了她。  “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另外,继承大典只不过是我跟老爷子的一场交易,所以你也没有必要觉得亏欠我什么。”龙剑一故意把自己塑造的十分绝情。因为其很清楚,他今天的一丝心软,带给纪嫣然的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伤痛。  “啊!”纪嫣然明显有些惊慌失措。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就不送了。另外,帮我转告老爷子一声。让他在临走之前,把答应帮我办的事情给办了。”  说完,龙剑一还没等纪嫣然回过神来,便直接把院门给关上了。  纪嫣然站在门外,久久未曾离开,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你……这又是何必呢?”高禹婷有些不忍。  “长痛不如短痛,我这是为了她好。”龙剑一虽然面无表情,但他的心里却也不好受。  纪嫣然不像高禹婷孤身一人,其的身上还承载着纪家整个家族的命运,根本不可能跟着龙剑一浪迹天涯。她跟龙剑一就好比是两条相交线,虽然有交点,但最终的结果却只能是分道扬镳。  ……  黑夜如同蛮荒野兽一般,将葬龙城一口吞下。皓月星辰则踏着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一步步的登上天梯。龙剑一、高禹婷两人相依院中,正享受着危机下难能可贵的静谧。  当当当!——院门响起。  不用看,龙剑一听脚步声,就知道来人是纪连山。  “我今晚跟纪老爷子有约,你早些休息吧。”  “我跟你一起去吧。”高禹婷虽然并不知道龙剑一今晚和纪老爷子相约去哪,但其却知道此行对龙剑一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不了。”龙剑一勉强露出一缕欢颜。  “那……我等你回来。”  “好吧。”龙剑一稍一犹豫,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龙剑一与纪老爷子院外相聚,保持着一定距离并步慢行,看起来既像是好友又像是敌人。  “嫣然的事情,谢谢你了。”步行三四百米,纪老爷子率先开口。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没有扔下我不管自己先跑。”龙剑一潸然一笑。  龙剑一很清楚,纪连山谢的不是继承大典,而是他之前狠狠的伤了纪嫣然的心。虽然说,纪嫣然已经因此哭了几个时辰,但好歹也算是斩断了自己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没有你小子的配合,老夫走得了吗?”  “那倒也是。”龙剑一自嘲一笑。  葬龙城是一座孤城,无论纪连山要带领族人往哪个方向逃,都需要经历漫长的跋涉。项乘风麾下有黑白双煞两位战王,如果他们真心想追,纪连山等人成功逃走的概率便几乎为零。除非有一个人能够将黑白双煞牢牢牵制在葬龙城。而这作诱饵的唯一人选,便是龙剑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