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灵魂使徒  >  第十三章:花依朵的过往

第十三章:花依朵的过往

2064 2016-09-09 00:02:01
“我说过了,我要喝脱脂牛奶的吧?”“但是这路上只有豆浆卖啊。”“我跟你再三确定过,我只要脱脂牛奶的吧?”“豆浆营养丰富,你喝一次,肯定会喜欢的。”“我说了,我只要脱脂牛奶。”……两道人影,一边疯狂地狂奔着,一边还在认真无比地斗着嘴。楚格无奈地看着身边狂奔之下却还是保持着冰冷面瘫模样的纱织,他甚至都有些想问她,她是怎么在狂奔的状态中,还能保持气息平稳,冷面如瘫的!想来他也是觉得冤枉无比,以前都有柱子叫他起床,但是这家伙现在因为不想跟纱织同一班车,竟然直接自己就先跑了,害得他今天晚上晚起,现在只能狂奔去公司,要不然就迟到了!偏偏身边还有一个不省事的。这位纱织小姐,路上能顺便买个豆浆当早餐已经是不容易了,她现在还非要跟他说什么,她只要脱脂牛奶,矫情也该有个限度好吗?滴!滴!好不容易奔到公司,在8:59分的时候打卡,楚格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纱织却是冷冰冰地对他说。“我要脱脂牛奶!”“小姐,我只有豆浆!”“你是不昨晚上看够奶牛了,所以不给我买牛奶?”“你……”纱织的一句话,让楚格瞬间就想起了昨晚上那香艳的场景,没想到胸围动人的林娜,在纱织的眼里竟然是奶牛,不过这个形容,似乎、貌似、好像……还挺精准的。“我说了,只有豆浆!”“纱织,我这里有脱脂牛奶,给你吧。”一道温柔的女声响起,一盒牛奶递在了两人中间,两人一回头,就看到花依朵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把牛奶递到了纱织的手上。“谢……谢谢你。”“不用。”花依朵微微一笑,看了楚格一眼道,“楚格,你也要牛奶吗?我这里还有。”“他昨晚上喝够了,应该不需要了。”纱织冷冷的一句话,差点让楚格给呛出声来,看着花依朵疑惑的眼神,他赶紧说道,“不不不,不用了,我这里还有豆浆呢。咦?依朵,你胳膊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又摔倒了吗?”楚格看着花依朵右臂上绑着的绷带,关心地问道,花依朵是公司里出了名的大马虎,经常摔倒受伤,偏偏业绩能力又是第一,大概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工作上去了吧,以至于生活里经常会受伤。“这次不是摔倒呢。”花依朵微微一笑,“昨天晚上出了点小车祸。”“车祸?”一听到花依朵这么说,公司里的同事全都关心地涌上来,杨华成也是一脸心痛地说道,“小花朵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怎么会出车祸的?严重不要严重啊?会不会影响到工作啊?”楚格默默地给杨华成一个鄙视眼,这个家伙,看起来对花依朵极为关切,动不动就是“小花朵”、“小花朵”的叫着,他最在意的,还不就是部门的业绩吗?“没事的。”花依朵甜甜一笑,“只是一些擦伤而已,包扎好了就没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依朵,你以后可一定得小心啊,多低头看看路总是没错的。”“你最近这两三个月老是受伤,不会是触了什么霉头吧?要不要去庙里拜拜?我知道一个庙很灵的。”“你知道的庙,你不是一向都是求姻缘的吗?还能保平安吗?”“去你的!”……一众同事看花依朵没什么事,笑笑闹闹的也就闹开了,只有始终站在人群外的纱织,一直皱着眉头看着花依朵,不只是她胳膊上的伤,还有她右腿上的青色带黑的淤青,一片片地夹杂在她的右腿小腿上,不像是撞出来的痕迹,倒像是被什么紧紧抓在手上一般。“花依朵经常受伤吗?”纱织沉着一张脸,走到楚格身边低声问道,楚格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她可不像是会热情关心同事的人啊,不过他还是点点头说道,“是的,反正自从我认识她没多久之后,她就经常会受伤,不过也只是一些小伤而已。”纱织点点头,越过人群走到花依朵面前,“我能看看你脚上的淤伤吗?”“脚上的?”花依朵看了眼自己的右腿,点点头说道,“可以啊。”纱织一蹲身,认真地观察着花依朵的小腿,她的小腿形状极为漂亮,只是散布在那上面的淤青却增加了几分恐怖之感,越是近距离观察,她越是觉得,这淤青不像是撞出来的,更像是抓出来的。“是不是很疼?”纱织指了指花依朵的小腿,花依朵点点头,一脸惊讶地说道,“纱织,你是不是懂医术啊?小腿上的淤青真的比我胳膊上的伤还要疼呢!”“疼?”楚格立马紧张地说,“那你还不去医院看看啊?胳膊上的伤都包扎了,怎么腿上的淤青,一点处理的痕迹都没有呢?”“那个……”花依朵脸微微一红,突然说话就变得结巴起来,“那个……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伤呢,都没有刮破皮。这个,先不说了,得工作了!大家,今天一起加油工作吧!”“加油!”众人齐声一吼,全都四下散开,只留下纱织一人站在原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怎么了?还不快工作去?”楚格走到纱织身边问了一句,纱织扭头问他,“花依朵的情况,你知道多少?”“花依朵?”楚格看了一眼四周正在忙碌的同事,将纱织拉到办公室外的走廊上,低声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你只管说就是了。”“这个嘛……”楚格抬头想了一想,“我听柱子说起过,花依朵无父无母,从小跟哥哥一起长大,不过呢,听说他哥哥三年前死于车祸了呢!”“死了……吗?”花依朵目光微微一闪,扭头看向办公室里正在看着资料忙碌地打着电话的花依朵,如果只是看她的外表,真的想不到她会有这么坎坷的身世呢,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不是戴着面具活的呢?包括站在她面前的楚格,他的身世背景,又有多少是她了解的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