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灵魂使徒  >  第十七章:谁是目标

第十七章:谁是目标

2292 2016-09-11 00:00:01
“真的,没有骗你!昨天晚上有个长得跟狼似的怪物,嗖地一声从天而降,想要把我吃掉!然后我的意中人突然出现,打败了那个怪物,救下了我,还接受了我的表白。是不是很浪漫?是不是很浪漫?”楚格与纱织两人喝着牛奶,优哉游哉地走入公司准备打卡的时候,两人就清楚无比地听到了休息室里花依朵兴奋的声音。纱织能听到自然是不出奇,楚格也没有多想,他并没有意识到,随着与魔力越来越融合,他的听力、视力还有感知力越来越强,甚至于昨天战斗留下的伤口,胸口和腹部留了两个大洞,也都只剩下了伤疤而已。“哦……好浪漫的故事呢,你说是不是啊,楚格?”纱织抬手戳了戳楚格,笑得一脸暧昧,不过眉头却隐隐有几分微蹙,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是是是,是很浪漫。”花依朵的好友杜蔓倒了杯水,敷衍地说道,“你是想说,你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昨天晚上他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打败了怪物,救下了你这个美人,而且还会要娶你,是不是啊?”“是啊是啊!你怎么知道的?”花依朵双眼放着光亮地说道,杜蔓叹了口气说道,“那是因为我看过大话西游!”杜蔓伸手摸了摸花依朵的额头,嘟囔了一句,“没发烧啊,怎么大白天的竟然会做白日梦呢?”“我才没有做白日梦呢?”“是啊,你只是分不清梦境与现实而已。”杜蔓白了花依朵一眼,拉着她往外走,这一拉却看到了她手上细碎的伤口,“咦?你这伤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又在哪摔跤了?还是在哪儿撞着了?”“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昨天晚上起夜的时候,不小心撞到哪里了。”花依朵也没有太过在意,摆摆手说道,“蔓蔓,你都不知道昨晚我觉得有多幸福,不管他是不是梦,我都会一辈子记得的!”“哦?是吗?那你的意中人是谁啊?”“才不告诉……”花依朵一抬头,正好看到楚格跟纱织一起走了进来,看到楚格的一瞬间,花依朵的脸瞬间就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一扭头,害羞无比地跑开了,倒是留下了杜蔓,一脸颇有深意地看了楚格和纱织一眼,点点头跟着离开了。“纱织,你昨天给花依朵灌输的什么记忆啊?”昨天战斗之后,纱织同样给花依朵“洗了脑”,她所谓的记忆替换,在楚格眼里,就是“洗脑”,不过想必以他那匮乏无比的想像力,也不可能洗出什么丰富的故事情节来就是了。“我干嘛要告诉你?”纱织瞪了楚格一眼,奇怪地看着花依朵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假装忙碌的样子,却不时瞟眼盯着楚格,她眉头微微一皱,她当然不会告诉楚格,在给花依朵替换记忆的时候,她“无心”把楚格给洗掉了,让她以为不过是一场英雄救美的虚幻梦境而已。可是刚刚看花依朵看楚格的表情,她越发肯定,她口中的那个“意中人”很有可能就是楚格!这怎么可能呢?以前她替换记忆的时候,对方都是按照她的脚本来走,从来没有出过错,但是这个花依朵,怎么会有记忆偏差呢?“你想什么呢?”看着纱织恍神的样子,楚格戳了戳她,纱织摇摇头说道,“没……没什么。”“你在洗脑的时候,有没有把花依朵哥哥的事情给换掉?”楚格担心地看着花依朵,如果不是因为花依朵对她哥哥的思念,那阴魔又怎么可能趁虚而入,侵占她的思想呢,包括袭击杨华成,也是为了扩大她心里的恶念,这些魔物,行事风格还真是有够卑鄙的!“顺手帮她清除了,所以她不会记得自己的哥哥被冒充的事情,不过……”纱织又看了花依朵一眼,在替换她记忆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得到花依朵对于哥哥的留念,大概是因为内心的孤独吧,毕竟人类就是群居动物,像花依朵这样,在世界上没有一个亲人,单独生活的人,心里对于亲情的渴望,会放大她对哥哥的哀思。这一点……倒是她没有办法清除的事情。“不过什么?”“没……也没什么,你看她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也许只是表面上表现得乐观而已,亲人离去的伤痛,不是那么容易散去的。”难道楚格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纱织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她突然想到,似乎这个家伙也从来没有提到过他的家人,他的家人呢?又在哪里呢?“纱织,你觉不觉得有些奇怪?”楚格突然神情肃穆地这么一问,纱织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问道,“怎么了?哪里奇怪了?”“不管怎么说,依朵也只是普通人而已,就算能从她身上吸取邪恶的能量,终究比不上白魔来得多,再说那么多人类,怎么那阴魔就偏偏选中了依朵了呢?”这也是楚格奇怪的问题之一,他这么一问,纱织也皱眉深思了起来,她看了楚格一眼,问道,“怎么?你有什么想法?”“我觉得……这事情,会不会与我有关。”“与你有关?”纱织上上下下扫了楚格一眼,一拍他胸口说道,“你这家伙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是不是觉得有美女喜欢你,就有点洋洋得意了,所以觉得别人身上发生的什么事情,都与你有关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楚格摇了摇头,“以前我只是普通人而已,现在突然成了灵魂使徒,你说那些阴魔,会不会感受到我的存在,所以想要吞噬我呢?只是不能从我身上下手,所以就从我身边的人身上下手?”“这……”纱织真的愣住了,她还真没有想到这一点,这个家伙难得的一次会用脑子思考,如果按照他的分析,似乎真的有这份可能性,只是……“我们在与阴魔对斗的时候,他并没有明显表现出以你为目标啊,是不是你多想了?”“不!肯定不是我多想了!”楚格一摆手,无比认真地说道,“我觉得我得为我身边的人安全负责,不能因为我而拖累别人。所以……你说我邀请花依朵来跟我一起住怎么样?把前因后果都告诉她,让我成为她的二十四小时保镖,生活在一起,是不是很酷很美好?”看到这家伙之前还正经万分,突然就变得猥琐好色起来,纱织想也不想,直接把手上喝完的牛奶盒,啪地一声直接贴在了楚格的脸上。“别多想了,好好做你的工作吧!”“唉……说服失败!”楚格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突然扭头望了一眼公司门外的绿林里,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