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心罪  >  第4章 命案

第4章 命案

3175 2016-07-28 12:03:59
白色的纸巾在杜天的运动服上一擦,不仅仅纸巾上沾染了蓝色的颜色,运动服白色的地方也被染了一片。“哇,富二代也穿这种衣服!”旁白的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接着就炸开了锅。杜天有些尴尬,一把推开方歌:“干什么你!”“哎?”方歌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看了一眼手上蓝蓝的纸巾笑道:“刚刚你说这衣服多少钱来着?”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高玲从方歌身后窜出来,手里攥着一张二十面额的人民币,甩在杜天脸上,笑道:“哼,穷屌丝学人家扮高富帅?省省吧你!我们走!”她一把拉住方歌,分开人群走出去。剩下一脸尴尬的杜天和哈哈大笑的人群在后面。高玲拉着方歌一直走出去很远,这才舒口气,站住回过头来。“你很怕他吗?”方歌淡然的问道。“怕?我什么时候怕过别人?”高玲扬了扬头。“对,我们的小公举多么高贵。”袁璐在旁边做了一个仰视的动作。“只不过......”秦怡要说什么,高玲瞪了她一眼,她就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方歌看了一眼委屈的秦怡,笑道:“学姐,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是想说,只不过那个杜天确实很有钱是吗?”“你......”此话一出,三个女生愣愣的看着他,表情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高玲两只媚眼望着方歌:“你怎么知道的?”“很简单。”方歌笑道:“虽然他的运动服不是什么名牌,但是他的短裤和球鞋绝对都是真品,而且,你看他的双手,细皮嫩肉,一定是家里从小娇生惯养。刚刚我无意中看到了他衣服下摆用圆珠笔写的JXZ三个字母,应该是人名,都要褪色了,所以肯定不是他的衣服啊......”“啊!”方歌话还没说完,高玲已经一个熊抱搂住了他的脖子喊道:“神仙啊!我爱上你了!”方歌赶忙把她从脖子上摘下来,局促的说道:“学.......学姐.......”袁璐一把拉过高玲:“傻妮子你疯了,有没有点学姐的矜持?”“璐璐,遇到这种小鲜肉你还跟我谈矜持?”高玲又要扑上来,方歌转身就要走。“等等。”秦怡越过正在纠缠的两个女人,拉住方歌道:“小学弟,嘿嘿,鉴于你刚刚帮了我一把,学姐请你吃饭怎么样?”“对对对,这是个好建议,走吧走吧。”方歌也不顾袁璐,一把拽住方歌的另一个胳膊。“学姐,我要去买东西......”“买什么买,学姐一会儿跟你一起去买,我们路熟。”高玲和秦怡一边一个拉着他往校门外走去。袁璐看着两个姐妹拉着方歌越过她,不由得摇了摇头。学校外面一个地位偏僻的餐厅里,四个人坐在一起。“小学弟,你是哪儿的啊?”高玲一边把一勺沙拉咽下去一边问道。“我?我就是本市的。”方歌的表情犹豫了一下。“哎,玲姐姐,你查户口呢。”秦怡笑道:“小学弟,使劲吃,这顿学姐请客。”“哦,好的。”方歌拿起筷子,也不推让。啪。方歌刚拿起筷子,旁边不知道从哪儿伸出一只手来,啪的一下把他的手按到了桌子上。“小子,装了X还想跑啊?”方歌一抬头,杜天领着一帮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杜天在方歌对面把两个女孩往里挤了挤坐下,拿起一根筷子指着方歌:“小子,叫什么啊?”“杜天!你别欺人太甚啊!”袁璐蹭的从椅子上坐起来。杜天显然对刚刚袁璐那一脚心有余悸,吓得往后缩了缩。方歌拉着袁璐坐下:“杜大公子,你到底想要怎样?”杜天瞬间恢复笑脸道:“我也不是坏人其实。”他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一张已经用过的纸巾,揉了揉,轻轻一扔,不偏不倚,正好扔进方歌的饭碗里。“吃了它。”杜天指了指道:“你吃了它,我们就算完。”“放屁!”高玲站起来,端起碗朝杜天脸上泼过去。一碗饭不多不少的洒了杜天一脸,杜天的衣服上,脸上一瞬间全都是粘粘的白米饭。“我靠!臭娘们你要造反是不是?”杜天一拍桌子,周围的几个人呼啦一下围了上来。杜天一伸手,扳住桌子,一用力,哗啦掀翻了。方歌拉着袁璐躲开,杜天见没有奏效,一挥手,喊道:“兄弟们,今天给我把他打废咯,晚上我请客出去嗨去!”话音刚落,旁边的几个人一股脑儿的全冲了上来,围住方歌开始拳脚并用。三个女孩被推到一边,眼见也帮不上什么忙,店老板跑过来一看是杜天,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也不敢发作,只好眼睁睁的把几个不知内情的伙计拉回去。高玲掏出手机,朝杜天喊道:“杜天!我告诉你!你再不让你的人住手我就报警了!”警察还是有一定的威慑力的,那群人一听警察两个字,没等杜天喊,自己先停了手。方歌从地上爬起来,高玲几个人过去扶住他。杜天咧嘴笑了笑:“小子,今天就这样吧,下次走路自己长眼睛,不然,在学校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方歌,你没事吧?”袁璐瞪着杜天一行人离开的方向问道。“我没事,我们走吧。”方歌此时已经佝偻着身子有些难受了,这时候店老板和伙计才走出来。店老板一脸晦气的喊道:“快走吧快走吧,你们几个大爷,不知道你们怎么惹上了那位瘟神啊,我这小店也跟着遭殃!”四个人从小店里出来,天阴沉沉的要下雨,四个人面面相觑,这顿饭吃的,不禁没有一点温馨的感觉,反而让杜天搅了局。“学姐,你们快回去吧,天要下雨了,我要去买点东西,也回去了。”方歌摸了摸自己流血的嘴角。秦怡赶紧拿纸巾帮他擦。他自己接过来,转身朝寝室里走去,刚刚出来的时候,他就看到回去的路上路过一个超市,正好自己买点东西,接着回去,估计现在室友们也已经回去了。方歌拎着自己买的东西,一个人洗了把脸,慢慢地走回寝室去,一开门,里面的谈话声戛然而止。四人间的其他三个人已经都到了,看来还聊了挺久了。“你好,兄弟,我叫陈锋。”其中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站起来,绅士的伸出手来。方歌不习惯,只好尴尬的伸出手来握了握,小声道:“方歌。”旁边两个人,一个胖子伸手打招呼,又指着旁边一个看起来很有文艺范儿的男生道:“胡晨,这个叫章小镇。”方歌点点头,把自己的东西放到柜子里。“方同学,你听说了没?”陈锋扶了扶鼻梁上的高度眼镜,神秘兮兮的说道:“学校出大事了!”方歌摇摇头,刚来第一天,他的消息还没有那么灵通,但是遇到那三个学姐倒算是不小的一件事。“我们刚才就在说这个事呢。”胖子胡晨抓了一把零食塞进嘴里:“学校死人了。”“这种事不要胡说!”方歌看看外面阴沉沉的天气,这种事遇到这种氛围显得更加诡异和恐怖。“胖子没胡说。”章小镇低了低头,说道:“死亡,只是开始......”方歌这一下没话说了,他觉得外面的一片阴霾像是一块死亡的恐怖,笼罩在N大的上空,正在慢慢地吞噬着自己。他的思绪回到十年前,那个夜晚,狂风暴雨,豆大的雨点狠命的敲打着玻璃窗,他从半夜中惊醒,他做噩梦了,他觉得口渴难耐,下床去开门,却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门被被人从外面锁上了。他拼命的拍门,他感到害怕,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仿佛被囚禁一样,一道道闪电在窗外划过,幻化成一张张恐怖的脸庞,朝屋里诡异的笑着。“妈妈,妈妈开门,我渴,我要喝水!”回应他的却只有一声声的雷鸣。“方歌同学,方歌同学?”方歌回过神来,看到宿舍里三个人都愣愣的看着他。“哦,怎么了?”方歌放下手里的东西到他们中间坐下。“哎,听说,学校一个学长自杀了。”陈锋故作神秘的眼神从镜框后面透出来。“听说,好像是因为要追一个校花学姐,但是被学姐拒绝了。”章小镇摸摸头发:“自古红颜多祸水,所以,女人啊......”“什么时候的事啊?”方歌拿了胖子的一块零食。“就在刚才啊!”眼镜像是怕被别人看到似的:“听说还挺有钱,不知道因为是什么,就自杀了,就在学校假山里的那片小树林里。”“听说是找了一棵树吊死了,那死相可真是难看,舌头都伸出来了,听说警察冒雨把尸体放下来的时候,眼睛都盖不上,死不瞑目啊。”胖子一边嚼一边说。“这些有钱人,唉,我都不知道用一句什么样的拙劣语言来形容他们了,死有余辜啊。”章小镇叹气道。“哦。”方歌抬头望着窗外的大雨,仿佛时间停滞了一般,今夜的气氛格外的不寻常。四个人很快熟络了,于是三个人又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方歌自己走到阳台上,伸手接了一把雨水,外面的雨很大。突然,方歌兜里的手机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是Q市的号码,但是他却不认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