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心罪  >  第17章 又死人了

第17章 又死人了

3357 2016-08-07 22:35:08
自方歌和高玲在人工湖不欢而散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N大平静无波。Q市还是在进行大规模的《禁黄赌毒专项行动》老百姓拍手称快,相关行业的人却都是愁眉苦脸。因为雷赤的话,方歌也没有再刻意的去了解这个案子,对他来说,了解了也许能弥补自己查案的经验,但也仅仅只是经验而已,说破大天,如今的他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新生。这种案子,他想插手还有点儿够不着的感觉。 “方歌,怎么这一个星期都没看到蟑螂那小子啊?”五零一寝室里,胡胖子一边吃着自己的加餐,一边有句没句的问着问题。摇了摇头,方歌说:“谁知道呢?”说实话,方歌也是有些差异,就是上个星期他和高玲不欢而散的那天,章子静吵吵着去找高玲,然后一个星期没回来。要不是他们班上的指导员在上课的时候说这小子刚开学就跟自己请了一个星期假,他们连报警的心思都有了。“你说是不是这小子不想给我洗袜子,故意躲灾去了?”胡胖子笑了笑,又说道:“要是这样的话,这孙子可是倒大霉了,老子这袜子可到现在还没换。”方歌瞅了眼这死胖子穿的鞋子,发现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伸出了大拇指,万分服气的说道:“你牛逼,这大热天,你也受得了!” “你们居然还有闲工夫在寝室里待着?”就在这两个家伙在为章子静的事儿死脑细胞的时候,陈峰捧着一堆书紧张兮兮的跑了进来。“怎么了?”别人是舍命不舍财,胡胖子却是典型的舍命不是吃。嘴里鼓囔囔的塞满了一腮帮子面条,问了句。陈峰将书往桌子上一放,说道:“学校又死人了!”又死人了?方歌和胡胖子都是愣了一下,胡胖子甚至连嘴里的面条都忘了咽下去,直接一股脑的吐在了碗里。“呸呸呸。”胡胖子将嘴里的面条吐干净后,说道:“陈峰,你没跟我们开玩笑吧?”开玩笑?陈峰恨不得一本书砸死这家伙,谁没事儿拿这种事儿开玩笑啊?“滚,我总觉得我们这学校邪性的很,你是不知道,这次死的人,恰恰我们又都认识。”又认识?胡胖子下意识的说道:“你该不会是说章子静那小子吧?”“我怎么了?”正在这时,一直消失了一个星期的章子静终于出现了。只见他提着一个黑袋子,径直朝着自己的床走了过去。 “蟑螂,你这个星期到底干嘛去了啊?”方歌三人看到章子静,吓了一大跳,这小子现在连点儿精气神儿都没,脸色苍白的吓人。而且,明显能看出他泛着倦意。胡胖子跟着说道:“我说你小子,该不会是受了打击,自暴自弃找了个妞放了七天炮吧?” 他说完,方歌和陈峰两人都煞有介事的打量了一番章子静,还别说,这小子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滚蛋,老子睡觉。”说着,章子静就趴在自己床上准备休息,临了之际,又问道:“对了,你们几个刚说我什么?”“没说你,是说学校又死人了,你这一消失就是七天,老子还以为是你嗝屁了,不过一看到你回来,就知道我想多了。”胡胖子虽然喜欢作弄章子静,但其实人不坏。担心章子静倒也是出自内心。“爱死不死的。”出乎意料的是,曾经的八卦小王子对这事儿没发表任何意见,倒头就睡。三人见他如此,倒也没再继续烦他,看他那副样子,确实是累得慌。“对了,陈峰,你说死的那人我们认识,究竟是谁啊?这学校我倒是认识几个人,但我们三人都认识的,除了你们几个,我还真想不出几个来。”胡胖子明显对这事儿感兴趣的多,章子静刚躺下,就问了出来。陈峰说:“就是大二的薛云。”薛云?这个名字耳生的很啊,方歌和胡胖子都是愣愣的看着陈峰,心说,我们不认识啊?“你说是薛云死了?”他们两人没反应,躺在床上的章子静却是立马坐了起来。胡胖子下意识的问道:“你认识?”章子静没说话,方歌也在回忆自己认识的人里面是不是有这么个人,陈峰却是说道:“不光他认识,你也认识,而且我们寝室里,你应该是最先知道这个人的。”听陈峰这么说,方歌倒是想到了一个人来,说道:“你该不会说是那个曝光了高玲在学校做皮肉生意的大二学长吧?”点了点头,陈峰说道:“没错,就是他。而且更恐怖的是,他也是死在杜天上吊的那个小树林里。”“活该,乱嚼舌根子,死的好!”坐在床上的章子静一听是这个人,立马发表了自己的感慨。唉,陈峰叹息了一声,道:“算了吧,怎么说都是死者为大。”“就他?”章子静又说道:“这种人早死就是为社会解决了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摇了摇头,方歌三人不再说话,章子静对高玲的那点儿心思,已经让他失去了对事物的判断力。“我去看看,你们去么?”学校再一次发生命案,方歌还是忍不住想去看个究竟。章子静要睡觉,而且对那个什么薛云的恨透了,自然不愿意凑热闹。而陈峰和胡胖子对这事儿讳莫如深,接连摇了摇头,不想去那种布满了晦气的地方。无奈之下,方歌只能独自一个人朝着小树林走去。其实,虽然薛云也是在小树林死的,但和杜天所在的地方还是有点儿距离的。走到小树林,警方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方歌正准备超前面走,就被一个警察给拦了下来。“这位同学,这里发生了命案,你不能进去。”方歌正准备说自己认识雷赤的时候,雷赤却是看到了方歌,主动走了出来。“让他进来。”雷赤很干脆的说了句。小警察看到这一个学生样子的方歌居然认识他们刑警队的队长,虽然诧异,但也没再阻止方歌。“雷哥,怎么回事儿?”一进来,方歌就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顺便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小树林这一带,要比杜天出事的地方植被茂密一些,四周都是密集的灌木。“刚刚王法医初步检查了一下,应该是被蛇咬了。”雷赤一边说,一边朝着尸体的方向走了过去。方歌跟在后面,看到死者整个人是趴在地上的,嘴吐白沫,两只手似乎在地上下意识的抓着什么。在死者旁边,一身白大褂的王法医认真的做着检查。这个王法医方歌认识,就是当时他们在公安局里,这个王法医提出了离魂香的原材料是出自南美的变异鼠尾草。听说,这个王法医还是公安局的警花,叫王欣悦。雷赤在等着王欣悦做初步检查的时候,方歌四处看了看,有些时候,环境证据也是破案的关键。不多时,王欣悦站起身,摘下口罩说道:“初步检查,死者是死于中毒,小腿上有明显被蛇咬的痕迹,应该是被毒蛇咬后,中毒身亡。根据死者的肝温显示,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是在三至五个小时之前。也就是今天中午一至三点的样子。具体在什么时候被蛇咬,为什么没有求医,还要进行具体化验之后才能得出结论。”“麻烦了。”王欣悦说完,雷赤主动道了声谢。原本四处乱看的方歌听他们说完,却是说道:“我们学校以前有出现过学生被蛇咬的先例么?”说实话,他总觉得这事儿透着邪性,杜天才死几天啊,就又死了一个人,而且,这两个人表面看上去,一个是自杀,一个是意外,这也太巧了点儿吧?“你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们,应该问你们学校。”对于方歌这个问题,王欣悦有些爱搭不理的,她是法医,又不是案件统计员。而且,他总觉得这小家伙不务正业,不好好读书,成天的跟着他们破案,算哪门子事儿?瞅了一眼王欣悦,发现她不耐的看着自己,方歌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说着,又转向雷赤说道:“雷哥,你说我们学校今年开学,半个月不到的时间死了两个人,一个表面死于自杀,一个表面死于意外,这种巧合的概率高么?”高么?当然不高。雷赤做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刑警,自然知道方歌想表达的是什么,总结起来就一句话,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么多年了,N大也没说死几个学生,就这么十天半个月的却是接连死了两个学生,这还得了?“你是想说,这是一宗谋杀案,只不过是披着意外的皮而已?”雷赤接着又说道:“按照你这么说,杜天案和这个案子应该是同一人的做法,毕竟两起案件有太多共通点。第一,两个受害者都是N大的学生。第二,两个案件从表面上看都没有直接嫌疑人。但是这又说不通啊,杜天案我们怀疑的是饭店老板,因为饭店老板的老婆跟杜天有特殊关系,老板暴怒杀人,但这个死者跟饭店老板有关系?”越说,雷赤越糊涂,办了十年案,除了当年方歌家的灭门案,他还是第一次如此不知所措,连方向都找不到。另一边,王欣悦也是一脸戏谑的看着方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直觉告诉我,这不应该是件意外这么简单。要知道,当一个正常人被蛇咬了以后,即便他分不清这蛇有毒没有毒,他的第一反应都是去医院,一般来说,只要他去了医院,注射了血清,即便毒性再大,保住一条命还是没问题的。但你们看看这个死者,趴在地上等着毒液流遍全身然后毒发身亡,这人是傻子么?”说着,方歌蹲下身子,在薛云的身上看了看。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就是,他知道薛云和杜天其实不止两个共通点,其实,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有三个共通点, 但他没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