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心罪  >  第20章 手法一如既往的糙

第20章 手法一如既往的糙

2821 2016-08-10 23:04:10
“你知道了什么?”对于方歌的分析能力和观察能力,不论是雷赤还是王欣悦,都很信服。眼见方歌可能又有了发现,两人不约而同的问了一句。没有直接回答他们,方歌拿着瓶子说道:“你们认为这个瓶子在这里多久了?”“看生产日期,这个瓶子在这里少说也有好多年了。”雷赤简单的推算了一下日期,如今都二零一六年了,零几年的生产日期,过期都至少三年了。对此,王欣悦也点了点头,她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方歌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这个瓶子在这里好些年了,先不说别的,第一,至少没有这么干净,你们可别忘了,就在杜天死的那天还下了大雨,但你们看这个药瓶,可有沾染一丝泥土?而且,你们还得想一想,如果这个瓶子在这里风吹雨打的待了几年了,别说日期,外面这层纸早就脱落了,但你们再看看这个瓶子?它除了有些字迹不清楚以外,还有什么问题?能一眼就让你认出它是芬必得的药瓶,你们还觉得它在这里待了多少年么?”听方歌这么说,两人倒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但认同归认同,他们还是没搞明白方歌说这些是什么用意。方歌只好继续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瓶子应该是凶手的,而且,这个瓶子上,应该还有死者薛云的指纹。”“你是说死者被蛇咬的时候,凶手就在他旁边?”雷赤真是被方歌大胆的猜测给吓到了。按照他的猜想,这凶手是不是太凶残了一些?“对!”方歌可不管这些,继续分析道:“当时死者被蛇咬以后,估计剧烈的疼痛让他受不了。我猜想,他当时肯定很想报警或者打120来着,但是凶手却对他说,要不你先吃两颗止疼药,说着,就把早就准备好的止疼药递给了他。死者当时因为剧烈的疼痛,没有多想,接过止疼药就吃了下去。但他怎么都没想到,止疼药是过期了几年的东西,药物的保质期一旦过去了,那你说他是毒药也差不多,等死者一吃完止疼药,估计没多大功夫,整个人就不好了,这会儿别说去医院,怕是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最终,他只能在这种无奈的境况下,慢慢的迎接死亡的来临。”“还有这种杀人的方法?”王欣悦也是被方歌的推测给惊到了,虽然她自己没经历过多少大案,但是电视龙8官网都看的不少,从没见过如此杀人的。方歌琢磨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我估计,当时凶手的瓶子里,止疼药并不多,最多不超过两颗。”“为什么?”这下,雷赤也没猜到,当下就问了出来。不过,让方歌意外的是,刚刚还有所质疑的王欣悦却是说道:“因为药太多,凶手怕死者怀疑,有两颗刚好,第一,两颗过期超过三年的止疼药,只要吃下去不说让死者怎么样,但就是肚子疼的抽筋这一条,就能要了死者的命,毕竟他当时已经被毒蛇给咬伤了。第二,多了也没用,死者肯定吃不了那么多止疼药,同样的,如果药多了,死者肯定会琢磨,什么人没事儿兜里揣一盒吃不完的止疼药?而两颗就不一样了,两颗这个数字,能让死者潜意识的认为凶手肯定是经常吃,这不,这一盒都要吃完了。这样,死者的警惕心就降到了最低。”点了点头,方歌没再解释,因为王欣悦说的,就是他想说的。不过,雷赤想不到居然还有这么个说法,一拍脑门说道:“乖乖,杀你妈个人,至于么?”当了十年的刑警,他还是第一次见杀个人还杀的这么曲折的,而且,从他们两人的分析上来看,死者只怕是在要死之前,都没想到凶手要杀他。你妈,至于么……看这样子,凶手杀人之前,还和死者伪装成了朋友!“至于,如果所有推理都成立,那么凶手一定是一个病态的痴情狂,他心理不健康,就喜欢看到别人在绝望的时候,还对他报以感谢。也许,死者在死之前,还跟凶手说了句谢谢。”想到这里,方歌自己都感觉有些怪怪的,浑身凉飕飕的,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如果薛云这个时候能睁开眼,他真想站起来跟他说句:“兄弟,你真是太了解我了!” “唉,我都有些搞不明白了,你们说凶手费这么大劲儿将两个案发现场,一个布置成自杀,一个布置成意外,为什么每次都留下这么一大堆证据让我们识破他?”对于这次的凶手,雷赤实在是想不明白。要按照正常人来说,既然想逃避责任,肯定是要销毁或者带走一切对自己有威胁的东西。但这个凶手倒是怪的很,两次都尽力的去撇清自己的关系,却每次都撇不干净。“对此,我只能说,凶手虽然有了明显的进步,但是手法,一如既往的糙!”虽然搞不明凶手到底怎么想的,但是一想到这家伙十有八九是一个变态痴情狂,方歌倒是能理解了。而且,他有种古怪的感觉,感觉凶手每次杀人的手法,都像是一种学习,并且你还能从里面感觉到他明显的进步!他相信,如果凶手再次犯案的话,他估计想再找出他的破绽,怕是不容易了,如果他再多学几次,也许他真能做到完美杀人。等等,方歌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忍不住的问两人:“你们觉不觉得凶手两次杀人有什么区别?”“区别?”两人都没闹明白,摇头示意自己没发现。方歌接着说:“难道你们不觉得凶手两次杀人,一次比一次娴熟么?” 好像是的!第一次杀杜天的时候,凶手虽然布置了一个自杀的假象,但雷赤打眼一看就发现了不对劲儿。但第二次杀薛云,凶手再次布置了一个意外的假象,虽然手法一如既往的糙,但再也没有了当初一眼就能识破的感觉。 他好像在进步,而且是明显的进步!“不会吧,杀人还能从屡次的杀人中吸取经验,进步成杀人大师?”王欣悦觉得这两人疯了,杀个人而已。要不要搞得这么夸张。雷赤摇了摇头,说道:“不,他是真的在进步,如果这次不是他不小心把药瓶落在现场,他几乎可以完成完美杀人案。不得不说,他在杀人方面,天赋很高!” “也不对,他这次不可能呈现出完美杀人,因为那个药瓶他必须留在现场。”方歌不认同雷赤的话。雷赤问:“为什么?”“因为如果没有这个药瓶,到时候你们尸检的时候,死者胃里的止痛药没有一个合理的出处。他是在赌,赌我们如何去分析这个药瓶的出处。如果,我们的分析和他的预测的一样,这次也可以趋于完美了。”对这个凶手,方歌第一次表现出了服气,因为他真心的牛,居然可以在每一次的杀人中,吸取对自己有利的经验。不过,这也正好说明了,他是一个变态的凶手。一个正常人杀人之后,绝对会惶惶不安,但这家伙倒好,杀人之后不仅没什么不适,甚至还在总结经验。这样的人要是正常,那才是有他妈的鬼了!“雷哥,你们说他要是再杀人的话,会不会呈现出完美杀人?”虽然这只是方歌的怀疑,但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毕竟如果是真的话,那这个杀人疯子估计不会就此罢休,也许第三起命案并不会太遥远。雷赤出奇的保持了沉默,他也在怀疑这个疯子是不是会整出完美杀人案来。毕竟,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凶手,确实是在进步,而且是明显的进步。“我说你两个有完没完,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完美杀人案,只要杀人,总是会露出破绽的,只看你们发现这个破绽没有。再说了,如今的一切,也都只是你们的推测罢了,即便再合理,在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下,始终还是推测。”王欣悦受不了这两个人了,她虽然也有次怀疑,但她不敢相信,毕竟完美杀人离她,还太遥远。方歌和雷赤相视一笑,没有回答。从内心深处来说,没人愿意碰触那种近乎完美的杀人,就像十年前,方歌父母被杀案一样,那种案件,只能是存在与传说之中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