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心罪  >  第13章 神秘的黑衣人

第13章 神秘的黑衣人

3367 2016-08-02 22:23:17
虽然他们断定了饭店老板应该是一个身家丰厚的隐形富豪,但这个老板到底叫什么名字,是什么地方的人,是靠什么发家的,都一无所知。别看这个饭店老板开了一个饭店摆在这里,但谁知道,这饭店的营业执照居然是所租房的房东老板的。而且,只要但凡是需要登记的证件,都是房东老板帮他办的,这家伙,除了在当初签订租赁合同的时候,留下了张大民三个大字以外,没留下任何有用的信息。至于张大民这个名字,警察连调查的心思都没了,几乎傻子都看出来了这个家伙做事儿小心到了极点,怎么可能给你留一个能查出什么的名字?等于说,公安局能查到的东西,基本上不费工夫就能查到,但是查不到的东西,估计费再多功夫也不一定能查到。案情发展到了这一步,说是被这个化名叫张大民的饭店老板牵着鼻子走也不为过。“对了雷哥,你们局里取证的时候怎么没把这张照片取走?”方歌不解的问了一句,就在摔烂了的镜框前乱翻着。虽然一张照片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对于刑警来说,但凡是有能证明嫌疑人身份,相貌的东西,都值得带回去调查一下,更何况,这张照片里还出现了老板娘,以及隐含的大量信息。雷赤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些天Q市整个公安系统都没有消停过,几乎都是高强度做业,有些时候难免会出现一点点儿的纰漏。“这相框放这么高,再加上这里是饭店,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取证工作难做的很。”不管怎么说,雷赤还是为自己同事找了个借口,毕竟这几天确实是把他的那些同事给累坏了。别看只是抓一个人而已,但有些时候抓一个对社会有严重威胁的人,比和小型的武装分子枪战还熬人。毕竟一个人目标小,更容易隐藏在繁华的城市里。这些种种,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敌人很狡猾!“唉”叹了口气,雷赤说:“走吧。”对于那些警察最近的遭遇,方歌也是一清二楚,对此,他只能略表同情。别看那些人五人六的警察,没事儿见天儿的欺负人玩儿,也别觉得有些警察中饱私囊什么的,那都只是少数。但是,不管是怎样的警察,真要遇到重要案件或者重大事件的时候,一工作就是个没完没了,而且,在亡命之徒眼中,可不清楚哪些警察中饱私囊,哪些警察兢兢业业。正准备起身的时候,方歌的手掂量了一下摔烂了的镜框。不对啊,这镜框怎么感觉怪怪的?方歌正准备将镜框捡起来的时候,突然,一只黑色的手从他后面直接抄了过来,抢在方歌前面,一把就抄走了镜框,跟着就把蹲在地上的方歌和已经站起来的雷赤给撞了个满怀。等方歌反应过来的时候,小饭店里哪儿还有人……说起来,方歌确实是被吓了个够呛,如果这抢东西的人是从大门进来倒也没什么,但这人明显是从他们背后出来的。要知道,两人自进了这小饭店后,连后院每个人都转了至少两圈,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个人躲在他们身后,这不是想吓死人么?不过话说回来,方歌倒也是个胆大的家伙,除了最开始被吓的那一瞬间以外,缓了口气就跟着雷赤追了出去。他只是觉得相框怪怪的,本能的想捡起来,那个黑影就冲了出来抢夺,说明相框对他很重要,但这是张大民的饭店,什么人对张大民饭店里一个框着他们两口子相片的相框有兴趣?张大民?不对,单就身材而言,这人显然不是张大民,张大民长得肥头大耳的,而抢相框的人明显是一个身材和自己差不多,动作敏捷的人,此人绝对不是张大民。“雷哥,看清楚是什么人没有?”因为方歌被吓着而且还在地上摔了一下,速度上自然是没雷赤快,而且,雷赤终究是干了十年的老刑警,反应能力比方歌强了不止一点半点,虽然被黑衣人撞了趔趄,但很快就爬起来追了出去。而此时,方歌只见雷赤也是站在饭店外不到十米的地方,很明显,他也没追到人。摇了摇头,雷赤道:“没有,这人速度太快,而且一身都是黑的,等我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说话的时候,雷赤的语气有些黯然,在这个案子里面,这是他第二次栽跟头了。接连两次的失利,让雷赤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从警以来,最强大的对手,也是最嚣张的对头。“你到底发现了什么?”人没追着,雷赤转身问方歌。同样的,方歌也是摇了摇头,说:“我还没来得及发现什么,就被那个黑衣人给抢了先,我估计,那个相框里面,肯定有什么秘密,而且是对他们至关重要的秘密。”对于这点,雷赤没有反驳,他显然也想到了。一个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躲在背后的人,如果不是遇到什么紧急的情况,不可能轻易的把自己暴露出来。更何况,在之前,雷赤还喊方歌走了,这种情况下,他还要冒着不惜暴露自己的风险跳出来,说明他要抢夺的东西对他很重要,不容有失。两人在一起分析了一下案情,按照两人的分析和推测,那个黑衣人应该在他们之前就来到了小饭店,估计是在寻找什么,而从事后的事态发展上来看,黑衣人寻找的就是那个被抢走的相框。至于为什么黑衣人躲在并不大的小饭店里并没有被两人发现,方歌认为,如果不是饭店里还有什么隐蔽如地窖的地方外,就是这个黑衣人有着很强的环境意识,知道如何利用环境把自己给藏起来。至于这个黑衣人是谁,是怎么进入这饭店的,又为什么要抢那个相框,那个相框里究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两人不得而知。这个案件是越来越复杂了。方歌和雷赤都有这样的感觉。从最开始一个简单的自杀案,到后来有可能成为建国以来最恶劣的一起迷奸案,再到现在犯罪嫌疑人的神秘身份背景。可以说,只要是参与此案的警察都是一个头两个大。“对了,雷哥,首先在那个黑衣人抢东西的时候,你注意到什么没?”方歌皱着眉,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什么?”雷赤问。方歌说:“回想一下,我们当时的位置是饭店靠近厨房的冰柜前,相框就是从冰柜上面掉下来的。而我们又都是背对着厨房的,我靠近左边,你靠右边,相隔的距离最多十公分。但是他抢东西的时候,是从我们两个人后面的正中间插进来的,一只手要推你一把,一只手又要抢东西,而按照他当时的位置,最顺手的就是用右手推你,左手抢相框。正常人来说,右手绝对比左手灵活,但是他左手同样能准确无误的抢走我已经拿在手上的相框。要知道,当时我虽然被他那只带着手套的黑手给吓了一跳,但手上同样是条件反射的做了闪避的动作,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依然能从我手中把相框抢走。说明他的左手和我的右手同样灵活。”“你是说他是左撇子?”雷赤听了半天,倒也听明白了些。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方歌说道:“不……唉,准确的来说,他不单单是个左撇子。”没听明白,雷赤越来越迷糊,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换句话说,一个能在我们背后潜伏而不被我们发现的家伙,这说明他的心理素质绝对很好。同样的,他明明可以不被我们发现,但是在我突然对相框表现出兴趣的时候,他又能当机立断的动手抢夺,这又说明他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同时,也表现出这个人的极度自信。综上所述,这个人很难对付。”说到这里,方歌摇了摇头,叹了叹气,很无奈的说:“我不怕文化人,也不怕莽夫,但我就怕一个文化人变成了莽夫。现在看来,这个黑衣人就是这样的。”唉,同样的,雷赤听方歌说完,也是叹了口气,敌人还不知道是谁,在哪里,就一个比一个强大了,干了十年刑警,雷赤是终于体会到了刑警难干了。“说了这么多,就没有一点儿好消息,不知道你说来干什么,纯属是想打击我是吧?”“不!”方歌正色道:“首先那些,只是对他心理上的分析而已。但是我在他抢相框的时候,发现他左手手腕的地方,有一个数字7一样的伤疤。”可以说,这是他们两人目前对这个黑衣人唯一的了解了,虽然这种细节微乎其微,但好歹也有了个方向。“左撇子,左手手腕有7字形伤疤,身高178左右,身材中等,短发,动作敏捷,头脑冷静而又果断自信,有可能喜欢身着一身黑色服装。”雷赤总结了一下黑衣人目前所留下来的所有有用信息。“唉,不说别的,就拿身高这最明显的特征来说,身高178左右的中等身材男人,在我们Q市没有十万也有八万!说是大海捞针也不为过。”刚总结完黑衣人的各个特征,雷赤就懵了,前面一个连照片都有的张大民还没找到,这会儿又要找一个别说名字,连样子都不知道的人出来。看样子,最近这段时间,Q市的公安局可以不用休息了。“雷哥,你急什么?”方歌倒并不觉得这事儿有什么为难的,毕竟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自顾自的说着风凉话。“你一个大队长,还怕你们局长把你派出去站街啊?不管忙成什么样?你还不都是坐在办公室里吹空调,操个什么心?”雷赤听这话,没好气的骂道:“滚!”嘴上虽然是骂,但心里却是舒服多了,这小子能想到让自己骂几句发泄一下的办法,说明在他心里,还是很看重自己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