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心罪  >  第6章 重逢

第6章 重逢

3073 2016-07-28 12:04:18
“不用了!”男警察话音刚落,门被打开,从外面进来两个淋成落汤鸡的姑娘。“袁璐?秦怡?你们两个怎么来了?”高玲站起来。那警察看着两个人道:“恩,这两个看起来倒是有点像学生,你说的就是她们两个吧?”高玲白了他一眼:“这是我宿舍的两个姐妹,当时就是她们还有那个小学弟......”高玲望着两个女孩。袁璐摸了摸湿漉漉的头发,说道:“我们本来是和方歌一起过来的,但是半路他在假山停下了,说要去找什么证据,这么复杂的天气状况,你说......”“证据?”男警察对这件事来了兴趣:“你们学校有法系吗?”“没有啊,方歌是我们英语系的学弟,大叔你不要神经质啊......”高玲不以为然的说道。“什么?你说他叫什么名字?”男警察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方,方歌啊......”高玲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男警察愣了愣神,拿起雨衣道:“你们别乱跑,我去看看。”他打开门,外面的雨更大了,大的让人有些心生畏惧,黑色的夜幕笼罩着,夜幕下,一个少年慢慢走来,像个幽灵一样,撑着伞。少年走到面前,抬头望了望男警察,两个人四目相对。“雷叔叔,好久不见。”少年抬起眸子,一如当年。冷清的大房间里,一张桌子上的一个小小的身影,回过头,两只清澈的眼睛望着他。“你小子!”男警察突然哽咽起来,一把把浑身湿漉漉的少年揽进怀里。几个人到里面坐下,方歌从怀里掏出一张证件递给男警察:“雷叔叔,知道我怎么发现是你的吗,你的警官证,我推算的没错的话,你刚刚一定去过那里找你的证件吧?”证件上的照片正是男警察,旁边写着一个名字:雷赤。雷赤的模样跟十年前已经大不相同,职位也从一个见习警察到了当年师父陈东的刑侦队长。当年那个沉默寡言,被默默地送走的孩子,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落落大方的少年,两个人像是多年不见的好友。高玲见方歌和雷赤这么熟,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照这样看来,他们今晚应该不用在警察局过夜了。“方歌,叫叔叔不至于,我比你大不了十岁,叫哥哥还差不多。”雷赤没脸没皮的说道。“那好,雷哥,其实我在现场发现了一些东西,我想,可能杜天真的不是自杀的。”方歌开门见山的说道。“恩?”雷赤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小方啊,你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话说十年前......”他突然发觉自己说错话,硬生生的把话咽下去。方歌笑了笑:“十年前那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对人生的怀疑,对自己的怀疑,对周围人的怀疑让我几近崩溃,我的养母,是一个和蔼的老人,一直到她临死之前,我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叫了她一声妈妈,并不是因为她对我不好,而是因为.......这个词在我心里,一直在最阴暗的角落里放着......”方歌苦笑一声,接着说道:“等她去世后,我才发现,我失去了好多。”“其实那个案子......”雷赤不由得有些愧疚,对这个孩子。“好了,雷哥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事情过去了十年,当年的事和人可能也已经都不再,但是这么多年困扰我的,就是一个答案,我只想知道这件事的答案,也许找到了杀人凶手,我也没有当年那么的恨之入骨,因为,我已经不知道谁更可恨了......”三个女孩看两个人跟打哑谜似的在这里提及陈年往事,不由得一头雾水。高玲道:“雷警官,我们能回去了吗?”“哦,对了,雷队长。”方歌从回忆中走出来,正色道:“这件事我觉得有些蹊跷,再说,如果说嫌疑人的话,我觉得我才是第一嫌疑人。”“哎哎哎。”袁璐道:“话不能这么说,当时杜天闹事的时候我们都在啊。”雷赤挥挥手,笑道:“行了行了,你们也差不多了,剩下的我跟方歌好好聊聊,你们回去吧。”三个女孩还要说什么,方歌笑笑道:“三位学姐快回去吧,天不好,一会儿雷队长会送我回去的。”雷赤对刚刚的那个女警察招了招手:“麻烦你把她们三个小姑娘送回去吧,务必送到楼下。”女警察点点头,领着三个女孩走出去。“说说吧,方少爷,发现什么了?”没了外人,雷赤更加没规没据起来,他躺在椅子上问道。“我刚刚到现场去了,但我觉得现场已经被破坏的差不多了,所以我需要看一下尸体。”方歌盯着雷赤略显沧桑的脸庞。“小方,你知道吗,你只是个N大的新生。”雷赤压低声音:“听我的,把你们的情况和你发现的告诉我,这件事你别管。”“然后等它成为悬案吗?像十年前那样?”“你说什么?”雷赤楞了一下。“难道不是吗?那你们为什么要对外说他是自杀。”“我们还是暂定,不是正在找你们协助调查吗?”“协助调查是因为他的背景吧?”“你!”“雷队,我只是不想这件事像十年前那样,不了了之,如果真的定性为自杀,我们几个什么都说不清了,所以......”雷赤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那好,小方,你给我一个让你参与的理由。”方歌顿了顿,说道:“死者杜天,英语系12级学生,身高180-185之间,爱运动,家境富庶,注重面子,性格狂傲,曾在学校及周围多次惹是生非,估计在学校周围树敌众多,警察局应该他是常客吧?”方歌笑了笑。“没错,你说的都对,但是就算你说的对,我们也不会让你参与的。”雷赤摊摊手:“好了,说说你发现了什么,我送你回去吧。”他站起身,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车钥匙晃了晃:“坐回警车?”“好。”方歌笑道。雷赤发动汽车,朝大路开去。一路上,繁忙的大路变得冷冷清清,只有雨点敲击在警车的玻璃和车顶的声音,哗哗啦啦。雷赤打破这种寂静,开腔道:“不过,你有什么线索,可以及时的告诉我,我给你留个手机号码,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哥罩着你。”“好,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方歌一边记下雷赤的号码一边说道。N大的路灯变得更加的昏暗,警车的灯刺破黑夜,开进学校里,经过假山的时候两个人不自觉的往那边看了一眼。“说实话,方歌,你到底发现了什么?”“没什么,雷队,你可是说过不让我参与的。”雷赤挠了挠头:“小方,你知不知道这可以算你知情不报啊!”“雷队别闹了,和犯罪行为没有关系的知情不报是不犯法的好吗?”方歌鄙视的看了雷赤一眼。雷赤苦笑道:“真不知道你这十年都学了些什么,嘴巴倒是变厉害了。”方歌冷冷的笑道:“其实,就算犯罪,十年我都过来了,你们再判我几年又能怎样?”车窗外面的雨越发的大了,倾盆大雨仿佛是在宣泄心中的不满,方歌站在宿舍楼门口,隔着玻璃窗看着雷赤的车走远,渐渐的消失在夜色里,大雨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现实。回到寝室的时候,宿舍已经要熄灯了,方歌推开门,三个室友还没有上床,看到方歌,胖子紧张的说道:“方歌,你,你坐警车回来的?”“是啊。”方歌把雨伞放到阳台。“是不是那个事情?”陈锋扶了扶眼镜,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是啊,就是去协助调查,下午的时候跟杜天有点冲突而已。”方歌拿起自己的东西去洗漱,三个人又在宿舍里炸开了锅。这个时候,洗手间里也寂静的很,只有方歌自己一个人的身影,四周静悄悄的,他拧开水龙头,水龙头里的水哗哗的流出来,在水槽里的下水口打着转。水,又是水。十年前那个夜晚,方歌努力的想要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好像有一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是谁,他看不清楚。妈妈让他快跑,快跑,他是谁?是方歌自己吗?冰冷的水扑在脸上,一丝凉意直通心头。回到宿舍里的时候,楼层已经断电熄灯,几个舍友的床上亮着手机的光,绿莹莹的,像坟头上突然窜出来一道鬼火。“方歌,给我们说说。”听见方歌回来的声音,章小镇放下手机。“有什么好说的,好像,好像就是一个普通的自杀案,警方只不过是找我去做点记录而已。”方歌爬上床,盖好被子。一阵巨大的空虚感袭来,方歌在假山的时候,发现了一条通过去的隐秘通道,通道里有一串很明显的脚印,运动鞋的印花,看起来应该是个男人。方歌突然想到一件恐怖的事情,如果他的推理没有错,那他们离真相其实曾经很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