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心罪  >  第21章 平静的一天

第21章 平静的一天

3609 2016-08-12 14:13:13
“那个,我先走了,你们要是有了化验结果,如果方便的话,跟我说一声,我想看看我的推测是不是对的。”方歌不再愿意待在这个地儿,虽然他不信鬼神,但同一个地儿接二连三的死了人,他还是有些反感的。雷赤没说什么,化验结果到底能不能告诉方歌,对他来说,没什么,但王欣悦在这里,他也不敢承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王欣悦却是主动说道:“好的,结果出来了我通知你。你把电话留给我,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雷赤诧异的看了一眼王欣悦,没想到这妮子今天这么好说话,方歌同样的看了一眼王欣悦,说道:“谢谢。”跟着,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王欣悦后,扬长而去。“你今天怎么改性子了?”方歌走后,雷赤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了一句。王欣悦瞬间再次恢复了她对男人的高冷,看了他一眼后,话都没说,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就离开了。留下最后的雷赤自言自语的嘀咕。“女人泡帅哥都这么简单?”亏得王欣悦这个时候已经走远,不然,她非得让雷赤见识见识女人不光泡仔简单,收拾他雷赤一样简单。出了小树林,方歌意外的看到了一个熟人,高玲!说真的,对这个女人,方歌已经绝望了。倒不是说她做皮肉生意怎么怎么样,只是这个女人无下限的极端思维,让方歌选择了敬而远之。不过,他虽然决定和这个女人敬而远之,但今天也没将她跟他说的那些幼时经历给说出来。那是一个人的隐私,高玲告诉他的时候,估计是把他当朋友,这种背后捅朋友一刀的事儿,方歌干不出来,即便是曾经的朋友,他依然干不出来。方歌看见了高玲,高玲自然也看见了方歌。仅仅一个星期而已,曾经那和颜悦色的笑容,在高玲脸上早已消失,看到方歌后,她甚至有些厌恶。没理会高玲的厌恶,方歌自顾自地朝着寝室走去。当方歌走后,高玲的脸色更加难看。如果说,喜欢高玲的男人是一个极端,那么高玲同样也是一个极端。寝室里,胡胖子和陈峰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学校最近发生的事儿,而章子静这家伙却依然埋头苦睡,似乎和床给杠上了。“怎么样?”方歌一回来,胡胖子熊熊的八卦之火顿时就燃了起来。方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章子静,发现这家伙还真睡着了,说道:“薛云在小树林被毒蛇咬了,估计是还没到医院就毒发身亡了。”对于他们首先在小树林里分析的,方歌没说,他知道,如果他说出来,不管求证没求证,这两家伙绝对会添油加醋的满校园宣扬,估计要不了多久,整个N大就会传出校园连环杀人案的演义版。不论是真是假,绝对会闹得人心惶惶的。方歌不希望这样的事儿发生,毕竟,这个时代,讲究的是稳定。“哎呀妈啊,要是这么说的话,以后谁还敢去小树林偷腥啊?这要是正要大杀四方的时候,屁股上给来一口,那还不得见阎王?”胡胖子听闻薛云是被蛇咬死的,倒也轻松了许多,这个意外和谋杀差别实在是太大了。人们能接受十次意外,但未必愿意接受两次的故意谋杀。“怎么样?章子静一直就睡着没起来?”见两人不再纠缠薛云的事儿,方歌又关心起章子静来。一说起这小子,胡胖子一肚子的气,立马不满的抱怨道:“这小子不是个东西,说了帮我洗一个星期的袜子的,一回来倒头就睡,我跟他说,他让我等他起来再说,老子袜子都馊的快闻不下去了!”听他这么说,方歌和陈峰两人都乐了。这孙子也不是啥好鸟啊,为了整人家章子静一回,愣是憋着一个星期没换袜子,陈峰更是忍不住说道:“你可拉到吧你,你那袜子是快闻不下去了么?老子跟你坐近一点儿,都能闻到那一股子味儿!”方歌耸了耸鼻子,赶忙用手捂着,说道:“胡胖子,要我说你小子也不厚道,先不说章子静这累得跟个孙子一样,就说你熏了我和陈峰一个星期,这事儿你就干的不地道。”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胡胖子憨笑着说道:“我这不是觉得这小子给我洗不了几次袜子么?不整他一下,实在是对不住我这一双又臭又肥的脚啊。”方歌无语,这孙子还真是无耻无下限。“你整他是你的事儿,但你整我们可就不对了,要不,你帮我和陈峰也洗一个星期的袜子试试?你放心,我保证两天换双袜子,最多四双给你洗。”“这个我同意,而且,我还没方歌那么坏,我保证四天之内换双袜子,最多就让你洗两双。”胡胖子还没发表啥意见,陈峰就抢在了他前面发表了。眼瞅着不对,胡胖子一起身说道:“那个,我好像约了我们系里的几个妹妹吃饭,先不和你们聊了,闪了啊。”美女遁?方歌可不愿意,急忙喊道:“等一下先,我们先把正事说好了你再去和你的几个妹妹吃饭!”“别介啊,我可是咱寝室的后勤部长,为了你们的个人问题,我不能怠慢,你们先聊着,我去给你们把把关。”说着,胡胖子就跑了,一跑出门,还一副一脸后怕的神情。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他自己的袜子都能臭出三里开外了,可不想再闻别人的袜子。说起来,胡胖子喜欢整人不错,但绝对不喜欢被人整。他走了没多久,陈峰也走了,据说,他也是约了个妹妹去图书馆看书。眼瞅着寝室里就自己和章子静了,方歌的脑子活跃了起来。他想知道,章子静这一个星期究竟去那里了。虽然他相信,章子静不是杀人凶手,但证据呢?没多久,章子静自己醒了。醒来见寝室里就方歌一个人,问道:“他们人呢?”“泡妞去了。”对这个,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这两孙子,有妞就忘了兄弟。”抱怨了一声,章子静起身朝厕所去了。估计这家伙是一泡尿给憋醒了。“蟑螂,这一个星期你都干嘛去了啊?”章子静一回来,方歌就问到。章子静伸了个懒腰,有气无力的说道:“没去哪儿,心情不好去HB省转了一圈。”额滴个神,方歌也是无语了,一句心情不好,这小子居然还跑出省了。这要是心情崩溃了,还不得跑出国散散心?“对了方歌,首先听你们说薛云死了,是怎么回事儿。”没在乎方歌诧异,章子静倒了一杯水,又问了一句。“应该是被毒蛇咬了一口,结果不知道那家伙是不是没意识到,居然在小树林里就毒发身亡了。”说话的时候,方歌的眼神从没从章子静身上离开过。不过,章子静的表现完全合乎情理,首先略微惊讶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嘴里不停的高呼着:“哈哈,报应啊,报应。但凡敢亵渎我女神的,全部阵亡,无一例外,哈哈,爽!”方歌无语,要说到底有多少人暗恋或者追求高玲,方歌不知道,但要说有没有人病态的将高玲当成自己的女神,方歌还真知道一个,这个人就是章子静!这家伙为了高玲都快魔障了。“你找到你要的答案了?”看章子静的表情,似乎已经不再在乎高玲做过皮肉生意的样子,估摸着是从高玲那里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但让方歌意外的是,这家伙居然摇了摇头,说道:“有些时候,答案真的重要么?说起来,我是把高玲当成自己的女神没错,也许我还有那么一点点儿的喜欢她,那又怎样?说一千道一万,我也许只是她众多追求者或者爱慕者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我有什么资格去管她做什么。正如你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方式,别人无权过问。既然当初我瞎了这双钛合金的狗眼将她当成了心中的女神,那就是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也无需理会别人是不是会在意我的女神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说实话,方歌懵了。感觉这家伙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啊!但他又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至于具体地方,他不知道。想了一会儿没想出个所以然,方歌问道:“那你现在彻底放下了?再也不会为了高玲失魂落魄了?” “放下?我为什么要放下?”章子静一脸不解的说到。方歌像看二逼一样的看着章子静,说:“难道你还把高玲当成你的女神?”点了点头,章子静很自然的说道:“当然!”额滴个神啊,方歌再一次被打击了,不,应该是被电击了。他实在是想问问这家伙这段时间去散心到底散出个什么鬼来?居然越散心越鬼迷心窍。方歌不死心,还是继续问道:“你不在乎她做过皮肉生意?”呵呵,章子静像个二逼一样的笑了两声,说道:“有什么好在乎的,不就是卖过么?这很正常啊。全国上下,多的不说,数以十万计的小姐绝对有吧。但难道因为她们卖过,就不应该有个幸福的家庭?不应该被男人疼,被男人保护?难道就因为他们卖过,她们就失去了爱与被爱的权利?这是新时代了,老思想是要不得的。”方歌再一次被打击了,而且打击的体无完肤。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家伙明明只是出去了一个星期而已,在哪里学会了这么一套一套的东西回来忽悠他啊?而且,最让他无语的是,他还感觉这家伙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连反驳都找不到一个反驳的理由!“其实,方歌,有些事情,我们透过现实看本质,都一个德行。高玲的所作所为是对是错,不需要别人说,做为一个成年人,一个大学生,我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但那又怎样?有些时候,有些人,你明知道她错了,你还得帮她?为什么,因为当所有人都不帮她的时候,她的世界就天黑了。而我选择帮她,与对错无关,与是非无关,与道德法律无关,只是站在一个朋友,或者说是一个爱慕者的立场上,去给她关心和温暖。让她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善意,让她接受这个世界的善意,让她不会太绝望。而且,当所有人都不再帮她的时候,她即便错了,也需要别人支持,不是支持她犯错,而是支持她去面对,去承担,去坚强!”章子静说了半天,沉默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方歌沉默了,他知道,章子静说的道理都在,但他总是觉得今天的章子静不对劲,至于那里不对劲,他又不知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