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心罪  >  第10章 抓捕行动

第10章 抓捕行动

3017 2016-07-28 12:04:49
雷赤转身朝那个伙计挥了挥手:“你最近少出门,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还会找你的,保护好自己,一有风吹草动,记得联系我。”他留给那伙计一个电话,和方歌出门去。坐到车上,方歌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物件,雷赤转头看过去,是一个金黄色的小马。“这是什么?”雷赤接过去,仔细地看了看,在马头的地方还有点蓝色的东西。“标志,野马车的标志。”方歌拿回来,指着上面的蓝色痕迹说道:“记得死者身上的衣服吗?那件劣质的运动服,上面的蓝色染料。”雷赤恍然大悟:“你是说,这些蓝色的东西是沾染了死者身上的染料?这么说来,那死者应该是先被陈亮的野马撞了,然后才死?也就是说陈亮撞死了他,怕被追究,所以伪造了现场吗?”“能让我看看尸体吗?”方歌冷不防的蹦出一句。“能。”雷赤回答。“什么?”方歌反而被雷赤的反应吓了一跳,他没想到他会这么痛快的答应:“你是说你答应了?”“没办法,你已经参与了,我不答应又能怎么样?”雷赤意味深长的朝他笑了笑,发动了汽车。两个人到停尸房,找到杜天的尸体,雷赤按住箱子的把手,笑道:“小子,你可想明白了,这是死人,你见过死人吗?”方歌笑了笑没说话。雷赤一用力,拉出杜天的尸体,整个尸体因为冰冻保存所以并没有什么损伤,从身上也看不出什么伤口,看来是因为颈部挤压而死没错。但是方歌仔细的看了看杜天脖子上的勒痕,看起来和传统的上吊自杀的朝上勒痕有点区别。“你们在当天拍过照吗?”方歌问。雷赤扔过一堆照片:“就知道你一定会看的,没事,现在只有我们两个,我给你当助手,但是别跟别人说。”“行,雷大队长。”方歌拿起照片,比照着看了几眼,笑道:“果然我没有猜错。”方歌指着其中一张照片上的勒痕道:“看这个,如果是自缢而死,那他的脖子上的勒痕应该是很深的,而且,不会有这种红肿,你看到吗?”雷赤看了一眼,点点头:“那也就是说,杜天肯定是被人杀了之后伪造的现场,但是这个人会不会是店老板?”“可能性很大吧。”方歌说道:“杜天的那件衣服,沾了水之后会掉色,所以那个这个标志一定是碰过他,既然高玲能够给陈亮做证人,那就说明,很可能是因为两个人把标志弄下来之后,被不明真相的老板捡到,而事后,他一定碰过尸体。”“这样说起来,老板的嫌疑很大啊。”雷赤认同道。“所以我们现在一定要找到老板。”方歌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板根本就没有离开,因为他墙上的月历上,还画着昨天的标记,他一定是得到了消息。”“那我们去哪儿找他?”雷赤问道。“哪儿都不去,我们就在他的饭店后院等他。”方歌笑道。雷赤点点头,这么看来,这个老板的内容还不少。两个人回局里,商量好计划,带了两个警察去,早早地吃了饭埋伏在饭店后院的墙外。“雷队,这里一定有后门,我们两个去后门等着。”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跑到门口的一个隐蔽处,静静地待着。方歌笑道:“我还有一件事。”“不是你小子能不能别这么吞吞吐吐?有什么事赶紧说。”雷赤早已经按耐不住要施展身手了。“照这个老板的房间布置和用品来看,能用那么传统的月历而每晚的女人都要带回家的人,应该是一个心思缜密而且思想传统的人,要抓他,必须要很小心,而且要很有耐心,雷队不要着急啊。”方歌看着雷赤道。“我是警察你是警察?”雷赤白了他一眼道:“放心,没有看到人我是不会动手的。”“哎,雷队,我们要等他开始办事了,才能抓他,否则不能只是说人家是嫌疑人,所以抓人吧?”一行人从天刚黑的时候蹲守在饭店的门口,一直到了半夜,雷赤都有点吃不消了:“你小子不是在诓我吧?”“哪能啊,我闲的没点别的事干了吗?”方歌道:“那么细心的一个人,做这种事当然不会像陈亮那么简单粗暴。”说起陈亮,雷赤突然八卦起来:“哎,我说,那个学姐不错啊。”“哪个?”方歌望着门口的方向问。“就那个高高的,腿白白的,恨不得把所有男人玩一遍的那个。”雷赤开玩笑道。“哎,雷队,人家还是个学生。”方歌回头说道。“学生?”雷赤冷笑道:“第一次见面我还以为局里又去扫黄打非了呢。”“别说话,看!”方歌突然嘘了一声,捂住了雷赤的嘴。远远地, 黑乎乎的虽然什么都看不清,但是隐隐约约的能听见一男一女的调笑声,看到两个人影摇摇晃晃的走过来。“别说话!”雷赤道。“别动手!”方歌在后面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两个人等着来人一直走进去,大约十分钟之后,雷赤终于忍不住了,一跳而起:“娘的,不抓就跑了,走!行动!”方歌跟在后面冲进去,走进院子的时候,方歌隐隐的觉得不对,房间没有开灯,那刚才的两个人去了哪里?“等等,等等雷队。”方歌喊道,但是雷赤这个急先锋早已经不受控制冲了过去,一脚踹开门。加上外面的两个警察,四个人全都冲进去,屋里干净了很多,但是仍然有一股酸臭味,一进门,方歌准确的按下灯的开关,屋内一下亮了起来,但是根本没人。“靠,怎么回事?”雷赤有点蒙,挠着头道。“我们明明看着他们进来了啊?”两个警察看了一眼,屋子一共就那么大,也没有什么隔间,怎么可能一下就没了。四个人在屋子里愣了半天,雷赤见再待下去也没有什么必要,只好悻悻的说道:“得了,今天又扑空了,收队吧。”四个人转身往后走,雷赤关上灯,点了支烟,苦笑道:“下次就听我的,看到人就抓,等进来了,人都没了。”啪。方歌拍了他一下。“怎么了?”雷赤不耐烦的说一声。方歌做了个噤声的表情,偷偷地掰着他的头往房间的一个角落里看去。在床尾的一处竟然隐隐的透出一丝昏黄色的光来,雷赤一个激灵,把嘴里的烟一下吐出门外,三个警察条件反射的掏出枪,慢慢地摸过去。四周静静地,方歌站在原地,雷赤摸到旁边,示意其他两个人把床拉走。雷赤一脚踏在亮光的旁边,大声喊道:“出来!”下面没有动静,雷赤喊一声:“警察!出来!不出来开枪了!”下面终于有了动静,一个男人的声音喊道:“别开枪,别开枪。”随着一个方形的盖子打开,一个洞口现出来,就在那一瞬间方歌迅速开灯,因为外面的灯和里面的亮度完全不一样,所以那人一露脸,立马被光照了一下,雷赤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硬生生的把他抓了出来。三个人把他按到地上,方歌看了一眼,正是饭店的老板。“罪魁祸首,还挺难抓啊。”雷赤掏出手铐给店老板戴上,店老板好像还有点委屈,大声喊道:“冤枉,冤枉啊!”方歌眼神往下瞟了一眼:“雷队,下面。”“下面是什么?”雷赤推了店老板一把。“是......”店老板支支吾吾说不出来。“我下去看看。”雷赤看店老板有点神魂颠倒,像是磕了药一样,于是决定自己下去。方歌拉住他:“狡兔三窟,小心啊雷队。”“狡兔三窟?”雷赤不屑的笑笑:“今天就是狐狸在里面老子也一窝给他端了!”说着把手枪塞到腰上,自己沿着一道铁梯子爬下去。过了一分钟,下面传来雷赤有些变声的声音:“叫,叫人!”旁边的同事以为出了什么事,一个呼叫同事,另一个一纵身也跳了下去。方歌紧跟着下去,下面有一股奇怪的香味,让人闻了有点头晕目眩,方歌赶紧捂住鼻子,看到前面的雷赤和另一个同事已经有点腿软。方歌看了一下,下面是一个地窖,让人惊讶的是,旁边的墙上绑了四个女子,全都迷迷糊糊,不省人事,另一头一个香炉点了一根香,香炉里面是厚厚的香灰。方歌伸手想去拉前面的雷赤和那个警察,但是突然觉得自己手脚无力,脑袋像是没什么迷住一样,瞬间一片空白,他倒下去的同时,看到出口上跳下一个人,但是模模糊糊的什么人他并没有看清楚。方歌的耳朵中像是海边的风声一样,呼呼直响,他想听听上面的声音,但是什么都听不见,只觉得头重脚轻,一头躺了下去,严重的景物像是扭曲了一样,慢慢的变得模糊起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