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心罪  >  第5章 神秘警察

第5章 神秘警察

3071 2016-07-28 12:04:07
外面大雨倾盆,方歌突然在这时候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号码是本市的,但是却是一个陌生号码。方歌接起来:“喂。”“喂!方歌学弟吗?”对方的语气着急而且绝望。“秦怡学姐?”他楞了一下:“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出事了!”秦怡在电话那头开始轻轻地哭起来,接着越来越激动,断断续续的说话根本听不清楚。方歌只好安慰她道:“秦怡学姐,你慢慢说,别着急,到底怎么了啊?”电话那边一片嘈杂声之后,换了一个是声音:“方歌,你赶紧到楼下来,高玲被抓走了。”“什么?”方歌的心里立马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收起手机,拎起窗边的一把伞就往下跑。身后传来胖子的声音:“方歌,这么大雨,你去哪儿啊?”楼下黑漆漆的,大雨哗哗的让人心慌。方歌一眼就看到楼前昏黄的路灯下面一把白色的伞下面两个瑟缩的身影,旁边的人来来往往各自奔命,哪有人看一眼。他撑起伞跑过去:“学姐,怎么了?”“高玲,高玲被警察带走了,说什么协助调查。”袁璐的沙宣短发此时已经被雨打湿,紧紧地贴在脸上,旁边的秦怡正在轻轻地啜泣着抹眼泪呢。“跟我走。”方歌在前面带路,两个人跟在后面到了校门口还在营业的一个咖啡店,很多人特别喜欢这种调调,所以这个咖啡店一般到很晚才关门。方歌今天回来的时候看到,无意的看了一眼。他点了三杯热咖啡,两个小姑娘已经冻得浑身发抖。“你们不要怕,这种协助调查高玲她是不会有事的,你们详细的给我说说,好吗?”方歌把两杯咖啡推到她们面前。袁璐看看还在哭哭啼啼的秦怡,只好说道:“今天学校出大事了,你知道吗?”“你是说有人自杀?”方歌喝了一口热咖啡,觉得整个人都暖起来。“对,就是这个事,你知道,是谁吗......”袁璐说到这里,偷眼看了一眼秦怡。秦怡往她身边缩了缩。袁璐这才说道:“杜天。”“谁?”方歌吃了一惊,眼前浮现出那个狂傲不羁的富家子弟,这才几个小时。“什么时候的事?”方歌问道。“就在他从小店里回来,然后学校的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候,这时候我们的保洁员要做下班之前的最后一次卫生检查,一个阿姨在假山后面发现了他......”袁璐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全是恐惧,仿佛她亲眼所见。“之后呢?”“之后,学校报了警,警察来了封锁了现场。”袁璐两只手抱着杯子,怯生生的说:“在之后,下雨了,警车冒着雨,跑到我们的宿舍楼下,楼管把我们三个叫出去,听说是谁提供了线索,说今天高玲跟杜天有过争执,所以她也成为了嫌疑人之一。”“方歌,求求你,你有没有办法救玲姐姐回来?你不要看她平常很凶,其实她很胆小的,她可不能在那种地方住一晚上啊......”秦怡这时候也不哭了。方歌喝了杯子里的咖啡,点点头:“你们两个先回去,我去所里看看吧。”“不,我们两个要一起去,高玲看不到我们两个会着急的。”袁璐拉着秦怡道。“那好,你们跟我来吧。”方歌正愁没人领路。这时候虽然是大学校园里夜生活刚开始的时候,但是这场大雨把路边树林里的小情侣早就冲散了,所以路上基本上没什么人,有也是匆匆的赶去宿舍的身影。他们三个人撑着两把伞,一路往校外的警局里走去。要到学校的正门门口,有两条路,其中一条短的要经过假山,另一条虽然不经过,但是却要绕远路,很显然,他们必须要走短的。方歌是第一次来这边,假山不高,大约能有个四五米,接着后面是一个土坡,一直延伸很远,上面的树在这种暴风雨的晚上显得十分狰狞,不停地传来哗哗啦啦的声音。现场已经被处理完了,警察的警戒线也撤了,估计因为警察也没有什么线索,再赶上这种鬼天气,谁愿意在现场守着?两个女孩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跑过去,方歌却在原地停下来。“学弟,你要干什么?”袁璐看着他在雨伞下面模糊的面孔,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憷。“学姐,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到案发现场看看,或者会发现什么呢。”方歌说着就要往那儿走。“哎哎哎,方歌,我们走吧,这里怪吓人的!”秦怡喊道。方歌掏出手机,自顾自的往前走着:“没关系,你们两个先走,到公安局等我,我一会儿就来。”“你不怕吗?”袁璐颤巍巍的说道。“快走吧,先去找高玲学姐,让她定心,我一会儿肯定去,放心。”方歌说着,身影已经消失在假山后面。两个女生来不及拉他,又不敢过去,只好急匆匆的往公安局走去。高玲被警察带到审讯室的时候,情绪几近崩溃,她的两眼无神的望着审讯她的女警察:“姐姐,我,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同学,你别这样,我们只是让你来协助调查,没说是你啊。”女警察安慰她。“那,那你想知道什么......”高玲战战兢兢的问道。“那你说一下,死者杜天跟你的关系还有你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女警试探着问她,显然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溃了。“杜天,他就是个不务正业的富二代,见一个爱一个,我们两个没什么关系,之前有一段时间他追过我,我没有同意,然后他又去追秦怡,秦怡也没有答应,昨天中午的时候,我们因为不小心在他身上洒了关东煮还冲突过。”高玲说道:“可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自杀啊。”“哦,不,小姑娘,死者是不是自杀还不一定。”女警察淡然说道。“什么?”高玲吃了一惊:“不一定?你是说,还有可能,他是......”“好了,剩下的就是我们的工作了,下面你能给我详细的说一下你们昨天的冲突吗?”女警突然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高玲。高玲心一紧:“昨天,我们就因为这件小事吵了一架,闹得挺凶,然后一个学弟帮我们解了围,所以我们就请学弟去吃饭,但是杜天之后还追到店里找事,把店都砸了,不信你可以去问店老板!”“恩,好的,谢谢你提供的信息,但是今晚恐怕你要在这里配合一下了,有问题吗?另外你说的那个学弟,方便把他的电话给我们吗?”女警合上记录本。高玲的思绪已经完全被打乱了,她颤抖着双手,把号码递给女警,女警拨了一遍,无人接听。女警打电话的空当,门突然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高玲抬头去看,那人一米八左右的个头,穿着一件黑色的雨衣,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他脱下雨衣,随手扔到旁边的衣架上,露出里面的警服。这个男警察留着短短的胡子,看起来很有男人味,成熟而稳重,眼神透出一种坚定和深沉。“队长。”女警察朝他敬了个礼。他往这边看了一眼,目光停留在高玲身上,突然笑了:“哟,这是谁家的大姑娘?怎么?犯了什么事?”在这么严肃的场合下,这大叔居然露出这么一个极不严肃的表情,这让高玲顿时放松下来,她瞥了一眼男警察,笑道:“大叔,你不是我的菜哎......”“是吗?菜可以试吃啊,你不吃怎么知道我不是你的菜呢?”男警察走过来,接过女警察手里的记录本,翻看了几秒钟,他抬头道:“哟,原来是协助调查的,我还以为我们刑警队什么时候开始管扫黄打非了。”“你!”高玲猛地站起来,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这个油嘴滑舌的警察。“坐下!”男警察突然变严肃起来:“干嘛的?说!”“我,我就是个学生......”高玲被他的气势吓到了。“学生?”那警官的表情又放松起来,打着哈哈道:“哦,这样啊,你说这么狂风暴雨的,你穿的这么少,连我这老警察都没看出来你是个学生。”一旁的女警察掩着嘴笑起来。“笑什么笑你,该干嘛干嘛去,这个交给我了。”那警察坐下,问道:“高玲,你是 N大的学生是吧?”“是。”“怎么现在的学生都穿的这么开放吗?”“警官,请你注意你的言辞,我也是可以告你侮辱人格的!”“那叫诽谤,回去多读点书。”男警察笑道。高玲坐在一边不说话了。“这个杜天,我在这十年了,也是略有耳闻,好像是杜氏集团的大公子,也有点仗势欺人的臭毛病,但是就这么死了,杜氏集团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这位小姐,你觉得呢?”男警察笑笑,意味深长的望着高玲。“那我怎么办?”高玲泪眼汪汪的望着他。“下午和杜天有交集的几个人,你能联系到他们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