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心罪  >  第18章 为什么要跑

第18章 为什么要跑

3058 2016-08-08 19:40:33
虽然方歌和高玲那天不欢而散,但是在内心深处,他还是不愿意将她和这个案子联系到一起。说到底,高玲也只是一个可怜的人而已,虽有可恨之处,但相对她的童年,方歌可以理解,但不能认同。“死者我不认识,但我听过他的名字。”看了一会儿,方歌还是开口说道。“叫薛云是吧,刚才你没来之前,你们那些同学已经说了。”做为法医,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没王欣悦什么事儿了,但她就是没走,静静的听这两人讲些有的没的。和王欣悦不一样,听方歌这么一说,雷赤到时动了心思,他知道方歌的一些事情,也了解他的能力,既然方歌这个时候说了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肯定有其原因。“你认识他?”摇了摇头,方歌道:“我不认识他,但我知道他,这段时间,我们N大的学生不知道他的估计还真不多。”“怎么了?”雷赤下意识的问道。方歌本来不想说,但此事有可能涉及到了两起刑事案,方歌还是说道:“我们学校高玲你知道吧?”“知道。”雷赤点了点头,从杜天被杀开始,高玲就一直出现在案子中,而且,对那个女孩子,他的印象还很深,原因无他,就是那天晚上第一次看到她时,觉得她的打扮不像个学生。“高玲这段时间被人传在学校做皮肉生意,而放出这个传言的,正是躺在这里的薛云,而且,据说薛云就是高玲的客人。”听方歌说完,雷赤愣了一下,做为杜天案的重要证人,高玲的资料他是知道的,N大的校花。他也如方歌刚开始知道这个事情一样,不敢相信,一个校花去做皮肉生意,这真是一个笑话。“你的意思是?”雷赤摇了摇头,心说,当初我还真没看走眼。方歌正准备说话,一旁的王欣悦却是抢着说道:“他的意思是这个薛云和前段时间死的那个杜天有第三个共通点——都认识高玲。”高玲?雷赤不敢相信的默读了一遍这个名字,说实话,他虽然对这个女孩子没什么好感,但如果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真的和两起杀人案有关,那可就真是好玩了。真应了那句老话,漂亮的女人都有毒!“其实这也没什么,以高玲的情况来说,杀人她应该不会,但难免那些喜欢她或者追求她的人。”一旁的王欣悦也是煞有介事的分析道:“你们没发现么?两个死者其实都是先和高玲闹了点儿矛盾之后,然后就死了。如果要我说的话,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些喜欢高玲或者追求高玲的人,而且,还应该是那种病态的喜欢。”王欣悦的分析让雷赤点了点头,但却让方歌愣了一下。喜欢高玲的人?而且病态的喜欢高玲的人? 他还真认识这么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室友章子静!该不会真是这小子吧?现在没有证据,虽然不能说一定是章子静干的,但章子静还真有嫌疑,毕竟他这七天一点儿踪迹都没有,更值得人怀疑的是,薛云一死,这家伙就回来了,要不要这么巧啊?“方歌,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雷赤见方歌的表情不对,一脸很纠结的样子,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没,我就是在琢磨,是不是真的有那种为了女人而杀人的男人?”方歌不愿意说出章子静的事儿,毕竟这种事儿没有任何依据,不说还好,一说出去的话,不管这事儿是不是章子静干的,肯定要先被喊到公安局问话。虽然他相信雷赤他们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儿,但他却不知道章子静自己能不能接受这种被人怀疑的事儿。毕竟,如今的章子静怎么看都是一副衰败的样子,整个人跟失了魂一样。“那我回去就重点排查一下高玲的那些追求者,看看有没有符合要求的人。”雷赤见方歌不愿意多说,倒也不再多问,但同时,他也知道方歌肯定有话没跟他说。不过,他也不在意,像这种事儿,方歌说与不说,他都能猜到,毕竟大家都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没什么能瞒得住人的。一瞅他那表情,就知道这事儿肯定和他朋友有关系。“不对啊!”正这么琢磨着,雷赤却是突然说到。方歌回头瞅了他一眼,“什么不对?”本来,方歌是打算在现场多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切实的证据,一听雷赤的话,脑子里下意识的转了起来。“如果说,薛云是被人谋杀的,而且杀他的人就是杀杜天的人,那么如今我们已经锁定了饭店老板,但问题出现了,饭店老板为什么要杀薛云?难道饭店老板就是那个病态的暗恋高玲的人?”雷赤百思不得其解,他发现这个案子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混乱。王欣悦的专职是法医,但这妞从小就想当刑警,可惜父母觉得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当刑警太危险,没让她遂愿,退而求其次,她就当了法医,这会儿看方歌和雷赤在分析案情,她也是来了劲儿。一只手托着腮帮子,偏着头说道:“饭店老板张大民不应该是那种会病态的暗恋高玲的人。从他的行事作风上来看,他如果喜欢高玲,肯定是故技重施,高玲绝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而且,一个病态的痴情狂,不可能性格一定是极端的,你们回想一下,当时你们那么多人陷在了张大民的地窖里,他居然没对你们做什么,你们不觉得奇怪?如果是一个性格极端的人,搞不好就会杀人抢枪然后才是逃跑,但他不,他很理智的在第一时间就跑了,而且一跑了之后,立马寻了个地方躲起来,然后再也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从这种种,都说明张大民是一个小心理智的人,这样的人会因为喜欢一个女人去杀人?我觉得不可能。”王欣悦说完,雷赤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他认识王欣悦不是一天两天了,但还是第一次见她一本正经的给人分析案情,而且,这妮子向来高冷的很,对男人都是爱搭不理的,今天难得的当着他两个男人说了这么多话。不过,方歌不知道这些,说道:“她说的有道理,其实,有可能这根本就是两个案子,张大民因为自己老婆的事儿泄愤杀了杜天。而又有人因为高玲杀了薛云,然后想……”方歌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说道:“不对!”“你又什么不对?”王欣悦见雷赤和方歌接二连三的说不对,有些闹不明白。雷赤问道:“你想到了什么?”方歌点了点头,说道:“我在想张大民为什么要杀杜天!”王欣悦不屑的说道:“你自己不都说了么,他是因为杜天和他媳妇有不正常的关系,他泄愤而杀人。"没有管王欣悦的不屑,方歌说道:“问题就在这里。”“嗯?”雷赤问道:“什么问题?”方歌晃了晃头,尽量让自己的脑子清明一些,这才说道:“你们还记得么?张大民的老婆和杜天是什么时候有瓜葛的。”“两年前。”雷赤下意识的说了句后,整个人也愣了一下。是啊,张大民的媳妇和杜天有瓜葛是在两年前,为什么到了两年后的今天张大民却要杀杜天泄愤?这两年时间干嘛去了?“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王欣悦喜欢分析案情不错,但是分析能力却是不怎么样。“时间上不对!如果我是张大民,我不会等到今天才杀人,我早在两年前知道那件事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杀人泄愤了。”方歌说完,看了眼雷赤,显然,他两人此时想到一起去了。一个男人被人戴了绿帽子,什么时候最愤怒?肯定是当时!但张大民既然当时都没有因为愤怒而暴起杀人,时隔两年后,他连自己老婆都撵跑了,哪还有理由暴起杀人?两年时间,他的愤怒,仇恨,都已经被时间冲洗了一大半,连两年前他最愤怒的时候,都能克制住自己,两年后,仇恨与愤怒已经丧失一大半的他难道还克制不住?不要忘记了,从张大民的种种表现来看,他是一个沉着,冷静,而且谨慎的人,他会干出那种直接让人怀疑的事儿?不应该,方歌摇了摇头,实在想不出来。“那为什么张大民要跑?”既然张大民可能不是杀杜天的凶手,为什么他要跑?雷赤再一次问出了一个他想不明白的问题。王欣悦琢磨了下,说道:“等下,我也想知道,张大民为什么要跑,如果按照你们的说法,张大民没杀杜天,但他为什么要跑?而且为什么他跑了后还要回来,更是让你们发现了那个地窖!如果他不跑的话,岂不是一点儿事儿都没,只要在公安局说清楚,大不了在案子没破之前被你们关几天,但至少他地窖里的事儿不会曝光,更不会如今天一样,东躲西藏的。”王欣悦的问题,其实雷赤也想知道,只是他还没来得急说完,就被王欣悦给抢了过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