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心罪  >  第16章 过往

第16章 过往

2841 2016-08-06 22:01:52
为什么?原因真的很重要么?说实话,她虽然这么问了,但她真心的希望方歌不问这个为什么。“还记得小时候,我最喜欢做的就是在我家后山上发呆,看着山的那边,虽然我知道,我什么都看不到,但我就是想看,我很想走出那一堆堆的大山,很想看看山的那边究竟是怎样的世界。十五岁吧,我记得那一年我十五岁。当时我刚好读初二。因为从小我爸爸妈妈就过世了,读书的花销都是唯一的奶奶辛辛苦苦的攒起来的,可就是在那一年,就连奶奶都离开了我。我记得奶奶最后跟我说的一句话是,一定要多读书,然后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当时为了读书,我去找我们中学的班主任,我们班主任说刚好有一个补助名额可以帮我申请一下。我当时开心啊,真的很开心啊。”说话的时候,高玲估计是回忆到了当初的情景,一会儿皱眉,一会儿轻笑。“但你知道么?我问了我们班主任好几次,但我们班主任却说要有人给写申请材料还得送乡里让乡里签字。当时的我哪懂这些,就跟我们班主任说让他帮我写。当时,我们班主任还是一脸皱眉,好像很为难的样子,最后还是在我的百般请求下,他才答应了。让我晚上去他宿舍,他帮我写。你知道么?当时的我是有多激动,晚自习一下,我就朝着他宿舍跑去了。结果,你能猜到么?”方歌叹了口气,虽然他猜测过每个人做一件事儿都有他充分的理由,就比如他如此沉迷于破案是因为想找到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外表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学姐,居然有着如此的经历。说实话,他虽然不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童年最悲惨的人,但也认为童年能比他悲惨的也不那么多了。不过谁知道,刚来大学没几天,就遇到了一个。 高玲不知道从那里掏出来了一包烟,自顾自地点燃,继续说道:“当时我去了班主任宿舍,班主任正在看影碟机。你知道电视里放的啥么?就是你们男生宿舍最喜欢的小电影。我当时愣了,不过我们班主任却是一点儿尴尬的感觉都没,眼见我用手遮着眼,还一本正经的说道,男欢女爱是人之常情,害羞个什么劲。说着,他还用手摸我的脸,我顿时就想走,但谁知道,我们班主任却说,我要是走了,他再也不会帮我写那个什么申请材料。你知道我多想读书么?你知道我奶奶又有多希望我读书么?你不懂,因为你根本就不明白一个农村的孩子,将读书当作人生出路的那种想法。 无奈之下,我又坐了下来,但我们班主任却是更加得寸进尺,竟然……后面的想必你也能猜到了,就是在那样极度的不甘下,我咬着牙,流着泪,只当是被他给睡了。”说到这里,高玲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就如绵绵细雨止不住的往下流。方歌没有说话,正如高玲所说,他不懂,他不懂一个将读书当作人生唯一出路的家庭,将读书看的有多重。他不懂一个从小就没有父母,在十五岁又失去了唯一奶奶的女孩子是怎样在那种环境下坚强的成长。但是他明白,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有些事儿能做,有些事儿能做么?“你是不是再想我为什么要选择妥协而不是拒绝。”高玲见方歌没有说话,主动的问了一句。点了点头,没有隐瞒,方歌很直接的说道:“是的。”呵呵,擦了擦眼泪,高玲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我愿意么?当时的我别无选择。有些原因,说了你也不明白。” 至此,高玲没再说她为什么如今还要做这皮肉生意。她相信,以方歌的聪明,早晚能猜出来。事实上,方歌也的确猜出来了。 在他看来,高玲应该是因为她们班主任诱奸她的事儿,对这个世上的男人失去了信心,所以自暴自弃下,就选择这么一个勾当。“其实,人生有很多种活法,最操蛋的就是自暴自弃。换个心态想想,你如今也依靠读书,走出了你最想走出的大山,而且,你长得这么漂亮,换个活法,不也一样。为什么要如此糟蹋自己?”如果不知道原因,方歌不愿意去搭理高玲的事儿,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要走,他也一样。但既然知道了原因,方歌还是劝解了一句。呵呵,高玲又是一阵冷笑,说道:“糟蹋自己?我觉得不是糟蹋,那些男人不就是想和我上床么?既然他们愿意掏钱,我又不损失什么,一拍即合,又有何不可?再说了,难道我不自己糟蹋自己,让你们男人来糟蹋我?”方歌愣住了,他没想到高玲的心思这么偏激。“方歌。”说着,高玲朝着方歌靠近了一些,小声说道:“你老实说,你有没有想过和我上床?你要是想,我可以满足你,对你,我可以打对半折哦。”额滴个神,方歌差点儿被高玲的一番话给呛到了,急忙退了两步说道:“你侮辱我可以,但能不能不侮辱你自己?”说实话,方歌在这一瞬间对高玲居然有了厌恶感,不是她做皮肉生意,而是她不懂的自重。常言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放在此时的高玲身上,完全适用。“别说侮辱不侮辱的话,你就说你想过没?”高玲不管那些,一根筋的追着方歌在这个问题上不放。摇了摇头,方歌说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高玲很干脆的回道:“有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开房,这个愿望,姐姐满足你。没有的话,那就算了,就当你没这个福气好了,虽然你知道我做什么,但我还是可以告诉你,想和我开房,价钱可不低。我虽然贱,但我贱的不廉价!”听完高玲的话,方歌甚是无语,平静了一下自己烦躁的内心,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高玲,你想做什么,我管不了,真的,我一直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活着的方式方法,别人无权干涉。同样的,我也有我活着的方式方法,别人同样无权干涉。你的过往,确实让人心疼,但那不应该是你放纵自己的理由。这个世界上,比你惨的人不说一万,八千总有吧?如果每个人都像你如此自暴自弃的生活,那这个世界还谈个屁?至于你问我想没想过和你做点儿什么,说实话,如果是刚认识你那会儿,我还会有那么个念头,男人嘛,在你眼中就是依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但是现在,我真不想和你再有半分的瓜葛,不说嫌弃你做过什么,而是不明白你还要做什么。再见!”说完,方歌转身就走了。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看上去如此光鲜亮丽的一个女孩子,想法如此偏激。不就是经历幼时的一次打击么?这年头什么都缺,还真他妈不缺打击。本来,他是不想将话说的这么重的,但他也实在是气的不行了?他方歌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还是拎得清的。看着方歌远去的背影,高玲的脸色一瞬间就变了。她很想问为什么?我做错了么?那些臭男人那个看自己不是色迷迷的?为什么男人连找小姐都可以美其名曰泡妞?难道女人生来就是给男人玩的?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她玩男人,就是犯贱,男人玩女人就是有本事?不,她不觉得自己犯贱,她玩男人还有钱拿,比那些男人玩女人倒花钱强多了。不过,方歌最后说的那番话,着实的刺激了她那并不坚强的内心。紧紧的握着拳头,恨不得将整个指甲都插进手心里。原本舒展开的眉头,在这一瞬间又一次紧绷了起来。“方歌,你凭什么也看不起我?”默默的,高玲咬着牙问。但是此时,已经没人会回答她什么问题。在人工湖烟雨亭的另一边,一棵万年青的背后,一双充满了愤恨的眸子溜了出来。静静的看着方歌远去的背影。方歌不知道,高玲更不知道,在他们两人在烟雨亭的时候,一双神秘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们两人的一举一动。 当方歌的身影消失在人工湖的时候,高玲离开了。那个躲在万年青后面的神秘眸子也消失了。仿佛,一切又归于了平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