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贴身保镖  >  第六十三章:惹上大祸

第六十三章:惹上大祸

2447 2016-12-22 09:14:37
“他娘的,你这样做,不跟王斯鸣那禽兽没什么两样了吗?”王阳重重地甩了自己一巴掌,他冲出浴室,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怎么办?应该怎么办才好?突然王阳脑海里灵光一闪,他似乎想起了自己曾在白老头的医书上看到过,烈性迷药会刺激肾上腺素,导致肾上腺上升,人体欲望增强,而降低肾上腺素的穴位是……“娘的!降低肾上腺素的穴位是哪一个啊!”王阳都快抓狂了,怎么到了关键时刻,最关键的点反而被他给忘了,不行!冷静下来再想想,再想想!王阳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一点一点地回忆着自己当初在医书上看到的内容。他也是因为觉得这一段关于春•药的解说有兴趣,才会多看了一眼,所以这穴位是……“对了!会阴穴!”王阳重重地一拍掌,他赶紧回到了自己房间,翻出了他的双肩包,他向来有习惯随身带着银针,将银针急急找出来之后,他又回到了秦若云和穆婉清的房间。走到浴室里一看,浴室里的空气异常的沉闷,穆婉清和秦若云两人脸颊通红,再加上一阵阵魅惑的喘息声和呻吟声,让王阳觉得自己的喉咙发干。“稳住!稳住!”王阳上前先把穆婉清给提出来,没想到他才把穆婉清给抱出来,她的身体竟然像软弱无骨一般,不停地靠拢过来,那种耳鬓摩斯的感觉让王阳有种把持不住的感觉。“该死!”低喝一声,王阳心一狠,直接一个手刀落在了穆婉清与秦若云的身上,二女当场就昏迷了过去,不过身体始终烫得吓人,脸也是异常绯红,必须尽快想办法让她们体内的肾上腺素降低才是!王阳将穆婉清与秦若云抱出来,这里是标准间,正好一人一张床,王阳手里拿着银针,将穆婉清的两腿打开,当她那片粉红色的地带就这样没有遮挡的露在王阳面前的时候,向来冷静如他,脸色也是微微一红……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这个地方呢!甩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努力让自己清醒下来,王阳再次凝神,再也不去想其他,拿着银针慢慢地刺入了穆婉清大腿根处两寸左右的会阴穴的位置,他低着头,认真地看着银针慢慢地刺了下去。突然……噗哧一声!还没有等王阳反应过来,穆婉清竟然直接就尿了,哗啦啦地一大片,把床单完全打湿了,同时也喷了王阳一脸。“我尼玛!”王阳赶紧站起来,急急跑到浴室里洗了一把脸,心里暗想,自己也太倒霉了吧!直到他洗完脸出来的时候,这才想到,医书里面也提过,如果插准穴位,确实是会尿尿的,银针不拔出就会一直尿,不过毒素也会跟着一起排出来。还有秦若云……有了穆婉清的前车之鉴,王阳在给秦若云下针的时候,始终保持着距离,眼看着银针插入得差不多了,飞身就撤,看到秦若云也尿出来之后,他这才松了口气,只要等她们排尿二十分钟之后,毒素就已经排除得差不多了。当然也会有一些余毒影响,不过到时候也就只是身体发热而已,经过一晚的时间之后,自然也就好过来了,也不会对身体产生什么副作用。“呼……”等到二十分钟之后,王阳把二女身上的银针给取出来,忙完了这一切之后,他硬是出了满头大汗,这活还真不是人干的!不过……看着已经完全被浸满尿夜的床单还有床,王阳尴尬地想道,把酒店的房间弄成了这样,她们要怎么解释啊?在王阳忙着照顾秦若云穆婉清的时候,尚海军区总医院的急诊室外也早就已经炸开锅了,这里围着一群身着华丽的贵妇人,其中一名打扮奢华的中年妇人正在低声痛哭,其他的女人都围在她身边小声安慰着。龚诚也在现场,他也是接到消息后急急赶来的,他可不是王家的核心人物,自然是站在最外围,不过对于这里面的事情,他可比谁都要清楚。秦若云的小保镖,下手是不是也太狠了?听说王斯鸣来的时候,命根子都快断了,这保镖难道不知道王斯鸣的身份吗?竟然敢下这么重的狠手,老爷子现在不在尚海在西京,不过想必也已经接到消息了,这王家可是不好惹啊,说不定连秦家,都会因为这个小保镖的冲动而受到牵连!西京•王家私宅。宅院偌大的放映室里,一个头发花白,神情阴冷的中年男子,眼神锐利地看着前方的屏幕,四周的摆设都是红木家具,处处都透着一股正统的冰冷风派。这穿着一身唐装的男子,正是尚海的风云人物,四大家族王家的绝对主宰,也是王斯鸣的生父,王千鹤!他是王家二代家主,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一手掌控之中,包括政商军三界,都有着广阔的人脉,任谁都要卖他几分薄面。按理说有着这样的身份,他自然不会对那些小打小闹感兴趣,然而现在电视屏幕里放着的内容,与他向来肃穆的氛围,完全不搭调,偏偏王千鹤还看得极为专注。“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这首歌……给你快乐……”看着电视上那浮夸的表演,王千鹤阴冷的目光微微有缓解的迹象,那孩子的眉目实在是像极了她,他四处派人去搜查,都没有查到他们母女的下落,直到他不经意看到这段电视节目的时候……他完全可以确定,这肯定是他的孩子!他和她的孩子!只不过现在,他现在还没有查到他的消息,但是他相信,不需要多久,他一定能将他给找出来!叮铃铃……正当王千鹤若有所思的时候,突然身边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沉着脸一接,冰冷地问道,“喂。”而在电话那头说了一连串的讯息之后,王千鹤突然一把站了起来,眼神里带着阴冷的杀气,“你说什么?竟然有人对斯鸣下此重手?查出是谁做的没有?”“好!马上跟市委市政府联系,掘地三尺都要把人给我找出来,还有,控制新闻媒体,这件事情我不想看到出在新闻报纸上。”“是!”王千鹤的眼神冷了又冷,他只是一段时间没有在尚海而已,斯鸣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人他是一定要揪出来的,而且这事绝对不能被媒体曝光出去,现在社会上仇富的心理极重,要是传了出去,对于风行集团的影响,必然会很大。“王董,人找到之后,怎么处理?”那边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对于王家而言,找到人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至于之后要怎么处理,那才是重中之中,他当然得问董事长的意见。“死!”王千鹤冷冷地说了一句,把他的儿子害成了这样,如果不拿命来填,那这就不是他王千鹤的行事作风了,他还真想要看看,是谁竟然敢拈他们王家的胡须,还有秦家,又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动他王家的人!看样子,他是不能在西京待太久,还是得回尚海去坐坐阵了,要不然……别人还真以为他们王家,就这么低调惯了,可以任人宰割!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