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冠军老公  >  第7章:韩家出大事儿了!

第7章:韩家出大事儿了!

2036 2016-07-23 13:03:52
原来是借位的吻,韩见荆吻在自己拇指上,林姜驰感激地望着他!下一刻,他忽然移开双手拇指,林姜驰稍不注意,便主动将唇凑过去,重心失控,韩见荆伸出双手扶住她腰肢,笑得意犹未尽!四唇相接间,如电光石火瞬间点燃她的心,激起众人的一片哄笑。韩见荆这招欲擒故纵玩儿得大家好开心,却气得林姜驰面部肌肉扭曲。因为他刚刚凑在她耳畔,用轻而小的声音对她说:“林姜驰,你不知道我今天有多开心!”有多开心,像拾回失而复得的心爱之物那般开心!……下周,有一场友谊赛在加拿大举办,这周的集训异常密集。韩见荆站在短道速滑训练场外,等待替换下一轮队员。他刚要上场,手机提示有信息,他转头盯着信息看得出神,队友过来拍拍他肩膀:“见荆,该你滑了!哎,小子,什么事儿笑得那么开心?”韩见荆的父亲是杉城环亚国际的董事长,他拜托集团私人侦探帮他去打探林姜驰这几年的生活,对方给他回信,林姜驰这六年不但没结婚,连男朋友都没有!关于糖糖的来历,却无从查询,没有任何信息能查到孩子!他略一思忖,糖糖的身世十分可疑,如果连韩家的私人侦探都查不到蛛丝马迹,只能说孩子的父亲只手遮天,将信息隐瞒得天衣无缝!糖糖既然出现在林姜驰家中,那必然和林姜驰有关系,又不是亲生孩子,难道是领养的?作为一个专业运动员,韩见荆不得不承认,他并不具备强大的逻辑思维能力,他现在只要确定林姜驰在他离开的六年间一直单身,民政系统里没有她登记结婚的记录。另一边,心神不定的林姜驰思考再三,决定和编导大人推心置腹地谈谈心。“编导,我想申请去采访其他体育新闻,不跟短道速滑的新闻?”“是不是我上次话说的重了点?其实没有花边新闻,也没妨碍杉城电视报的销量!我们本来主业是做电视台的,报纸那边可有可无,你别太放在心上!” “我……韩见荆比较难对付,我经验不足,不如换个工作经验丰富的同事?” “年轻人工作上稍微遇上困难就轻言放弃。你只要经常和他们打交道,混个脸熟,成为朋友,他们会愿意向你敞开心扉的!哦,对了,你尽快预定去加拿大机票吧,下周有短道速滑友谊赛,你和摄像组还得去采新闻,直播组的同事们提前会到!” 林姜驰垂头丧气地从编导办公室出来,同事杨晓橙见她无精打采的样子,还以为她被领导批评,走过来笼住她肩膀,“姜驰别灰心,我们都是从自信心被打击开始的,其实编导平时挺好的,就是最近家庭变故,她格外敏感。” “我只是……不想再跟短道速滑的新闻了!”林姜驰微微一笑,“没事儿。” 杨晓橙一双桃花眼简直要咪成一条缝了,“真的吗?如果你想好了,我可以去和编导说,我们俩调换!” 谁不知道体育界就那么几个屈指可数的帅哥,韩见荆算一个,跟他的新闻心情不好也养眼! “恩,我再想想!”林姜驰坐回电脑前,调出订票网站,迅速刷出几个飞去加拿大的航班。 加拿大友谊赛近在眼前,就算她心胸再狭窄,再想躲开韩见荆,也要等报道完这件赛事,再和杨晓橙商量调换工作的事儿。这几日,韩见荆准备加拿大短道速滑友谊赛,已和队员们先赶赴加拿大集训,适应环境,而中国男篮有场一场轰轰烈烈的赛事在杉城体育馆举办。林姜驰被派去支援杨晓橙。这场比赛台里派遣体育频道最漂亮的女主播顾颖直播,她并没采访任务,就在旁边观赛,写篇实时报道,以备晚新闻时间用。 就在男篮打到最激烈的第三场时,双方比分几乎逼平,林姜驰紧攥拳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篮球在队员间流转,像个十足小粉丝站在外场呐喊助威,编导的电话响了。 “林姜驰,你快回台里,有紧急任务交给你!” “编导,我马上从赛场出来。”姜驰擎着手机,穿过脸上画满各式图案的粉丝,踮着脚挤出来,以仅游离的一口气问:“什么事儿这么急?” “小林啊,韩见荆的母亲昨晚心脏病突发病逝!” 林姜驰举着手机的手骤然松开,手机滑落在地,发出“啪嗒”一声脆响!一阵又一阵的寒意自头至脚渐渐蔓延…… 编导还在那边滔滔不绝,以平静叙述的口吻说道:“他应该在从加拿大飞往国内的航班上。韩家会等韩见荆回来再举办葬礼,我们必须组织报道。虽然是体育明星的家事,相信最近他正在风头,必然引起很多人关注!小林,你怎么不说话,在听吗……” 林姜驰魂不守舍拾回手机,手心几乎要渗出丝丝冷汗:“我在听,我会去报道!” 距离加拿大友谊赛不足几天,韩见荆的母亲忽然病逝,他该以怎样的心情出现在短道速滑的赛场上! 国人视他为为国争光的冠军,对他寄予厚望,却忽视他毕竟是个普通人,一个有血有肉,充盈着七情六欲的人!韩见荆的母亲陆琪,是韩家唯一支持韩见荆发展体育事业的人,他父亲从小就对他寄予厚望,期望他成为环亚国际继承人。陆琪曾在韩父对韩见荆经济封锁期间,一直暗暗给儿子零花钱,她懂生长在一个企业世家的痛苦与无奈,希望韩见荆勇敢追求理想,活出自己价值,而不是桎梏在父亲的安排下。葬礼安排在次日黄昏,考虑到这次突发事件是韩家家事,到场的记者均着深色衣服,以表尊敬。走入灵堂,林姜驰远远就看见韩见荆站在一侧,向前来祭拜的人鞠躬答谢。墨黑色的西装,衬托得他身材修长,有种禁欲的威严与庄重,深黑色的领带整齐挂在胸前,他的目光锐利、沉重而悲凉,令人不忍直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