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冠军老公  >  第16章:你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念你吗?

第16章:你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念你吗?

2080 2016-08-01 19:49:57
调酒师心领神会地拿起韩见荆的电话,隔着摇滚乐的声音,接通了林姜驰的电话:“你好,女士!你的朋友在酒吧喝多了,我从他电话里找到你的号码,你能来接他吗?”林姜驰刚洗过头发,湿漉漉的水滴淋到手机屏幕上,发出“啪嗒”声音,微微侧头问:“朋友?你知道他名字吗?”“好像,好像是运动员……韩见荆!”林姜驰愣了一下,脊背一僵,等回过神来,调酒师已报出酒吧名。林姜驰连头发都没擦,便迅速套了件宽松外套冲出去,她开车开得很快,隔着浓浓的夜色,她满脑子里都是调酒师描述的画面!韩见荆去酒吧喝酒,还喝得酩酊大醉,吐得到处都是!这副样子,万一被跑新闻的记者拍到,他国民冠军的形象该受到多大影响。现在的地位是他多年努力换来的,她得赶快找到他!果不其然,林姜驰赶到唐朝的时候,韩见荆面前摆着十个空杯子,留漾着不同颜色的浓厚液体,林姜驰拽了下他胳膊,愠色道:“你怎么在这儿?和我出去,你是公众人物,怎么能这副样子出现在酒吧!”韩见荆眸光迷离,眯缝着黑瞳,修长好看的手指熟练地挑起她耳边的发丝,微笑而礼貌道:“呵呵……又认错了,你不是她!”“她是谁?”“给她一杯酒,算我赔罪!认错人了,我请!”韩见荆笑得很灿烂,推了推林姜驰,指了指眼前调酒师刚递过来的酒,“喝吧!”天呐!真是火大!林姜驰掐了下韩见荆,说道“我是林姜驰啊!韩见荆!你睁开眼睛看看好不好!”同时朝调酒师摆摆手,说道:“我要开车送他回家,给我一杯纯净水!”韩见荆从座位上站起,摇摇头,凑近林姜驰,一阵清香的洗发水味道飘入鼻端,十分诱人!“恩!你不是姜驰,她上次说不让我再碰她,我好难受!我舍不得忘记她,整整六年啊!我洁身自好,为她守身如玉,结果却换来这样的结果!”林姜驰勾起手指,在韩见荆额头上猛敲几下,弯下身,视线与他平齐,缓声道:“韩见荆,你再仔细看看,我就是林姜驰!你喝多了,我带你回家!”一阵温热的酒气,裹挟着男人身上独有的气息冲进林姜驰鼻端“呵呵……我看仔细了。”瞬时,林姜驰纤细的手腕蓦然被他死死扣住,不得动弹一分,韩见荆拽近她,握着她的手收紧,像握着一件稀世珍宝。他瞳眸里那亟待燎原的希望之火,瞬间被林姜驰点燃,彼此的呼吸几乎都胶着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她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像要从胸腔里窜出来,心念一惊,“你……你要干嘛?”此刻韩见荆不甚清晰的面孔,与这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酒吧灯光重叠在一起。他似醉如痴,凝视着她闪亮的眸子,道着这些年所有的告白:“你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念你吗?你知道无数个没有你的夜晚,我是怎么睡的吗?我想你想得孤枕难眠!你不是爱我吗?别不要我,好吗?”她扬起头,眸子里似有水雾萦绕在眼眶,强迫着不让它们被韩见荆看到,身体却不由自主靠近韩见荆……“见荆……你……”她如鲠在喉,嗓音沙哑难受,发不出任何音节,“何必呢?”如果爱着,就该深爱,当初何必变心,现在又想挽回!他危险地眯缝着诱人蛊惑的双眸,他步步为营接近她,她却退避三舍!林姜驰怔愣一瞬,唇上传来火热的温度,她心尖一颤,好似自己被裹如一阵深渊,深陷到底却无可奈何,林姜驰睁大眼眸,韩见荆的面孔如此清晰明了。“我带你离开,送你回家!”她退开,垂头深吸口气,整理下头发。转头,林姜驰端起调酒师递过来的纯净水,仰起脖子一饮而尽,便扶起韩见荆,向酒吧外面走去。顾尘从酒吧角落里出来,以手肘推了推梁子俊,心下一沉,疑惑道:“我见过那姑娘,虽然只一面,但她极容易被人记住!”梁子俊冲着韩见荆离开的方向坏笑一声,单手打了个响指动作,盯着顾尘道:“你在哪儿见过?”“实不相瞒,和她相过亲!”顾尘毫不避讳,眸光正直心底无尘地看着梁子俊。“你丫!原来见荆说的那个人是你?!你敢和林姜驰相亲?!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要不是你是见荆哥们儿,他非让你倒着走!”“啊?他们俩什么关系?”“别问,也别想知道!她是见荆的劫!度过此劫他必能重生!”梁子俊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像模像样,“阿弥陀佛!耶稣!真主!救救见荆吧!”他转身朝刚刚给韩见荆调酒的人塞了一掌红火的人民币,诡异笑道:“干的不错,她喝了那杯水?”调酒师目不斜视,双手举着杯子拼命摇着酒,说得:“喝了!我亲眼目睹她喝了一杯!梁哥,你擅作主张,韩运动员今晚春宵一刻后,定会感激你的!不过,看那女的身材也一般,长相……除了清纯点儿,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梁子俊狠狠拍了下摇酒师脑袋,说到:“你懂个屁!她是韩见荆的劫!劫!你明白吗?”“中国结?蝴蝶结?还是端午节?”.......韩见荆的独立公寓在杉城半山上,四周绿树葱茏,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气候宜人,是块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这里地价极贵,周围都是社会名流,穿梭着低调奢华的豪车,里面却都是戴着墨镜认不出容貌的人!几乎少有人知道韩见荆这处公寓,林姜驰六年前经常和他在此约会。她搀扶着喝醉酒的韩见荆,周身只觉热气腾腾,可喝醉酒的韩见荆几乎将全部重量压在林姜驰肩膀处,令她不得动弹,举步维艰向公寓别墅走去。行至门口,林姜驰大汗淋漓,从随身小香包里取出纸巾,擦拭额头上的汗,见韩运动员如一滩软泥倒坐在地上,忽而有种异样的感觉,身体里不知不觉有热潮涌动,令她浑身干燥,热气蒸腾……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