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冠军老公  >  第25章:你是不是非要把我心里的刺都拔出来?

第25章:你是不是非要把我心里的刺都拔出来?

3020 2016-08-11 12:39:57
苏晚晚一愣,仔细看了下梁子俊,他身着品牌服装,价格不菲,况且能来参加韩运动员生日宴会的人,都是社会名流,即便第一次认识梁子俊,苏晚晚知道还是不能失了礼节!这才正式介绍自己,说道:“梁先生,初次见面请多关照!”苏晚晚自己都吓一跳,她什么时候变如此温柔乖巧了?平时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苏晚晚跑没影了!远处灯光的暗影下,她余光瞥见一个身姿挺拔健壮,成熟稳重的老者。老人目光矍铄柔和,自带光晕,朝苏晚晚的方向举了举杯,杯中上好的红酒滑入他口中!苏晚晚忙远离梁子俊,向后面转去,找其他朋友碰杯寒暄,互道问候,再与梁子俊无交集!她躲闪徘徊的眸子,逃不过梁子俊的双眸,他回过头去看,却发现韩见荆的父亲韩凌山就站在他身后。韩凌山拍了拍他肩膀,笑呵呵问道:“子俊,你爸爸的葡萄酒生意最近怎么样?”“托您的福,勉强混口饭吃!”“他那可不是混的随便饭,贤侄太谦虚!”韩凌山与梁子俊一直站在一起,谈着生意场上的风云变幻,韩见荆却一直处在入口的位置,与相熟的人闲聊,一杯接一杯喝着红酒,勉强支撑自己的意志,不喝醉。聪明的侍者将他酒杯中的酒换成饮料,今晚的主角怎么能在开宴席前醉倒?时间差不多,韩见荆找了个理由,避开人群,躲到后厅,给林姜驰打电话!许久,她手机一直提示无人接听,韩见荆心算,自从上次在医院门口不欢而散,他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林姜驰!他没法请假去找她,只能等她来找她,她如果想来,肯定有足够的理由,她是记者啊!只能说明,林姜驰不想来见他!包括今天,林姜驰明明接到请帖,依然不接他电话!背后是冰冷的墙壁,眼前熙熙攘攘,灯红酒绿的人群里,却没有一个是可以和他推心置腹的人!哪怕林姜驰继续骂他,王八蛋,负心汉,都比不理他要强百倍千倍!他讨厌被林姜驰忽视的感觉,扎在心上的刺又忍不住生疼,韩见荆缓缓气,想着大厅里宾客都在等他,不便在此处多做停留,便狠狠关上手机,迈开大步向大厅走去!梁子俊找不到韩见荆的人,仔细一寻,发现林姜驰也没来,自然心中了然!“哎,见荆,你跑哪儿去了?”这会儿看到韩见荆回到大厅,一颗悬着的心才落回原位!“我出去喘口气,放心吧!”说完,韩见荆接过主持人的话筒,推开众人,兀自上前致辞感谢。他讲的言辞恳切真诚,礼貌周到,引得在场宾客不住点头,还有人夸韩凌山养了个出息的儿子。韩凌山表面上不住点头称赞,内心实则波涛汹涌,看到韩见荆如此成功,但这样的成功在他眼中却比不上环亚集团继承人来得风光无限!晚宴开始后,梁子俊想请苏晚晚跳支舞,他一直等着音乐响起,灯光变暗,才踱步到苏晚晚身旁,绅士地伸出右手,低头弯腰,诚恳道:“苏小姐,肯赏光和我跳支舞吗?”她提了提裙摆,略让一下,羞涩地望着梁子俊:“梁先生,初次见面便邀请漂亮的小姐跳舞,这样是不是诚意不足?”苏晚晚也不过想梁子俊知难而退,并无当场让他出丑的意思,怎耐情场高手梁子俊可是非苏晚晚不跳!他不知从哪儿找来只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忽然从背后拿出来,叼在口中,单膝下跪,再次邀请。苏晚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梁子俊还真是令人忘记烦恼的开心果。这样,她也就不便推辞,只得握住梁子俊的手,将他拉起来,两人缓缓滑入舞池,羡煞旁人!一曲结束的时候,梁子俊谢幕,回头便发觉韩见荆消失在大厅。大家玩得正开心,主人即使离开,也不会有人关注。……林姜驰一个人正在家煮泡面,黄妈带着糖糖去游乐场玩,苏晚晚去参加宴会,房间里安静得可怕!手机屏幕上,23个韩见荆的未接来电不停闪烁,像一颗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令林姜驰望而生畏!她端着煮好的面,朝餐厅走去,面很烫,她也很热,心却很凉。走到厨房和餐厅的通道处,一阵紧急的门铃响起……“一定是晚晚忘记带东西了?丢三落四!”她自言自语,手边的碗忽然不听话,被她打翻,滚烫的面汤全数洒在她雪白莹润的大腿上,裸露在外的肌肤瞬间通红火烫。林姜驰忍着痛将面碗放下,双手扯着裙子欲将它脱下来!门铃更盛,门外的人似乎裹挟着一阵怒气!“来了来了!”林姜驰顾不上形象,奔到门口便将门打开,抬头,一愣,下意识发现自己衣衫不整,下体被热面烫得火热的痛感,令她扭曲着脸。她连忙向外推门,欲关紧大门,双手又不住地羞挡着大腿。“林姜驰,你别关门。”微醺的韩见荆力气极大,单手足够抵挡林姜驰的力量,目光向下流连,却发现林姜驰裙子不整,雪白透亮的腿部竟有几块红色印子。他”砰”的一声推开门,林姜驰脸色微凉,后退几步,咬着下唇,略显羞涩。这种狼狈的情况被韩见荆撞见,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目光扫视一周,发现地上是刚撒的泡面,冷怒着质问:“难道泡面比我生日宴会的餐还好吃?”她躲闪徘徊的眸子不敢去看他,只语气含糊,断断续续接不上话:“你……你怎么来了?你是晚会的主人,怎么会到我家?”他眸中怒火中烧,冷漠地瞥她,大掌抚在她烫伤的地方,心有怜惜又冷眸怒扫道:“我给你打了很多个电话,你都没接!准备躲我躲到什么时候?”“我没躲你!”彼此之间距离很近,近到他只要眨眼睛,她都能清晰地感知,近到他睫毛的根数都看得一清二楚,近到……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她都数得出来!后退一步,林姜驰刻意拉开彼此距离,蹙着眉头,垂头拂开他置于她腿上的大掌!韩见荆手掌猛地一扣,刚要起身的林姜驰被他拉回,一个踉跄跌到他怀中。磁性暗哑的声音在静谧的空间中响起,又带着点冷怒和不安:“还说没躲我?腿烫成这样,往哪儿跑?”“不碍事,明天就好了!”林姜驰扫他一眼,悻悻答着,心中默默作声:还不是被你害的!若不是她端着煮熟的面出来,他恰好按门铃,她哪会忽然打翻面碗,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不堪!他的视线久久凝在她面上,手心抚弄着她红通通的腿部,心中怒火更旺,“林姜驰,今晚你如果去我的生日宴会,就不会烫到腿了!你家里有烫伤药吗?”韩见荆看烫得不严重,涂点药,再加上静养一两天,便很快痊愈!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是一个红十字标志的白色盒子,里面是一堆儿童感冒药,消化药,他愣了一下,从里面抽出烫伤药,蹲坐到林姜驰身旁。“不用你来,我自己可以!你怎么从生日宴会上跑出来了?”林姜驰拂开他的手,兀自抢过烫伤药,擦在受伤的腿上,这才认真和他说话。“霍”的一下,韩见荆猛然站起来,冷漠幽暗的眸子凝着林姜驰的发顶!这女人到底什么本事,每次都能成功激起他的怒火!他一步踱到沙发旁的桌子上,举起林姜驰闪烁不停的手机,灵巧的手指迅速滑开她手机触屏,讳莫如深的黑眸沉下来,眉头紧锁:“我给你打了23个电话,你一个都不接?什么意思?”“我……刚刚在厨房煮面,没听到?”林姜驰慌忙躲开他质问的眸子,轻揉腿部烫伤,试图蒙混过关。“煮方便面?呵呵……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收到请帖,还不如约参加。你知道多少人想去不能去!!”他骤然站起来,提高嗓音,抓着林姜驰的肩膀直接将她拎起来:“林姜驰,你看着我的眼睛,诚心诚意的告诉我,为什么不去参加生日Party!”晚上,韩见荆本来有礼物要送给林姜驰,就藏在上衣口袋里,现在那根项链硌得他心脏的位置生疼!“今天这样的场合,我去恐怕不合适!”林姜驰瞪着双眸,凝视着他的眼眸,终于从唇齿间挤出这样一句。他生气愤怒的样子,依然很英俊,俊眉一蹙,黑色幽深的瞳眸闪着诱人的光,可能来时太匆忙,西装和衬衫的领口处都被他扯松,有种异样的风情和韵味!林姜驰不由自主拍了下自己脸颊,你到底在想什么,现在他正生着气!“那谁去合适?”他晃着她肩膀,猩红的眸子里尽显悲哀,抬起头盯着林姜驰的眼睛,“你是不是又要提那个名字?你是不是非要把我心里的刺都拔出来,才善罢甘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