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冠军老公  >  第2章:相爱过,接过吻,这种情况,算什么关系都没有?

第2章:相爱过,接过吻,这种情况,算什么关系都没有?

2017 2016-07-20 11:14:46
就在她想推开休息室大门探个究竟时,门被韩见荆从外面拉开,金碧辉煌的灯影下,他的五官愈发立体,墨黑的瞳眸聚焦在她面色潮红肌肤上:“你这是要去哪儿?不痛了?扭伤不要乱动,一会儿我送你回去。”林姜驰唇瓣微动,俊俏的小脸涨得通红,迅速拂开他的手,说道:“要你管我?我和你没关系!”他身子僵住,显然被激怒,墨黑色的瞳眸里闪过危险的信号,他凑近她的脸,强迫她盯着他的眸子,道:“林姜驰,你认为和一个男人相爱过,接过吻,甚至上过床,这种情况,算什么关系都没有?”呵呵……几年不见,林姜驰果然思想进步很大!“你……”她微怔,深邃的眸子闪着晶莹的雾气,委屈地望着他。这样可怜巴巴的样子,简直将韩见荆心中对她的征服欲成功激起!没想到隔了六年光阴,他重遇她的那一刻,还是败在她手里!“现在外面都是记者,一会儿他们离开,我送你回家。”他强压制住内心的涌动,凑近她的额头低声道:“乖……好吗?听话!”她几乎能看清他脸上每一个毛孔,每一寸肌肤,隔绝了六年的陌生感如今又熟悉起来,这种熟悉刺得她生疼,比刚扭伤的脚还要痛彻心扉,还要锥心刺骨,还要……刻骨铭心!这世上,有为所欲为的人,就有无法无天的人,而她,似乎是无能为力的人!下一刻,他轻而短的胡渣刺在她唇边,刺得她生疼,他轻轻试探着吻在她薄软性感的唇上,眸底溢满无限柔情和温存,她后退,他便逼近,直到将她逼至角落,背后是冰凉的墙壁避无可避,躲无可躲!抬起讳莫如深的黑瞳,韩见荆将指尖擦在她唇上:“别躲了,林姜驰!你注定是我的!”他火热的唇瓣紧紧贴在她唇上,而她却像青涩的少女,不知所措,这样的举动令韩见荆欣慰,他离开的这六年里,她似乎很老实!这样温热的唇,令人陶醉向往,也快把韩见荆逼疯了,他几乎快控制不住情绪,双手从后面绕过林姜驰纤细的腰肢,将他圈入怀抱中!“我,我不行……”林姜驰伸手推搓他,猛然将他推至安全距离之外,刚刚他挑逗地将唇齿逼近她口中,令她喘不过气。她笼笼凌乱的发丝,望着自己狼狈的样子,尴尬而窘迫地朝门外一指:“我,我该走了。外面记者走差不多了,这时候不会被发现,你晚我十分钟再出来吧!”韩见荆看着她一瘸一拐,失魂落魄的样子,站在门边擦了擦嘴唇,深呼吸下,最终走过去再次从地上抱起她,单手推开门向停车场走去。“哎!韩见荆,你干嘛?”“别出声,信不信你再喊我堵住你的嘴?!”……一片静默,林姜驰死死闭着嘴!墨黑色的天空,此刻挂着无数的星星,林姜驰这才意识到韩见荆的记者招待会开了有几小时。他口干舌燥地拧开车上仅存的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畅快地喝起来,性感的喉结攒动,林姜驰看得入了神,任凭窗外呼呼的风声将她的发丝吹乱。瓶子被递到她面前,“只有这一瓶水了。”她难受地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推开瓶子,“我不渴。”刚才零零碎碎的画面忽如其来涌入她的头脑,他隔绝六年的吻,唇,水瓶……“你在休息室待了几小时,怎么可能不渴?”他脸色渐暗,“要我喂你?”“韩见荆,你今天已经很过分了!”林姜驰一把夺过瓶子,朝着天咕咚咕咚喝起来。这样闷热的天气,有如此清凉爽快的水,真是件快事!侧头便看到韩见荆嘴角一丝坏笑,她心里一片混乱,剪不断理还乱!回去的路上,韩见荆特意经过药店,为林姜驰买了几种扭伤药,他训练时受伤早已如家常便饭,哪种药治疗什么伤他也轻车熟路!“韩见荆,你别以为对我好,我就能原谅你六年前的过错!”林姜驰眸光清冷,将视线投射到窗外。“林姜驰,我想我们该找个机会好好谈谈,六年前的事……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好好开车吧,我家就在前面路口左转,谢谢!”车子“咔嚓”一声愤怒地停靠在小区楼下,林姜驰拖着受伤的脚踝一瘸一拐从车上弯腰下来。韩见荆赶忙过来扶住她,他略一低头,她柔软的发丝便缓缓擦过他侧脸,擦得他心里痒痒的,楼道昏黄的灯光下,她纤瘦的身影更显娇小!这几年,她都是怎么过的! “我到了,你回去吧!”林姜驰见韩见荆原地不动,愣了下,随后从包中抽出钥匙,便要开门。门忽然被从里面打开,林姜驰蓦地转身,一个满脸奶气的小孩儿肤红皮嫩,举着脏兮兮的小手,迅速冲到林姜驰身边,将一手的泥擦到她雪白的大腿上,“姜驰妈妈,你回来了?”刚刚乌云密布的脸顿时转为欢天喜地,林姜驰笑着问:“你这么晚怎么不睡觉?”韩见荆完全被晒在一侧,不得动弹,转过身斜瞥小奶孩儿一眼,又盯着林姜驰看!他大脑短路!当机!完全搞不懂突如其来的小孩儿与林姜驰的关系!不!不不!不不不……他来不及参与的这六年里,到底是风云诡辩,凭空冒出个小孩儿叫林姜驰妈妈,她似乎……结婚了!下一刻,或许她高大威猛的丈夫就从房里出来,对着他的鼻子骂得他体无完肤!确实有人出来,却不是韩见荆胡思乱想的男人,是个中年穿着朴素的女性:“糖糖,到这儿来洗手!”难道和婆婆一块儿住?中年妇女见门口站着韩见荆,眼前一愣,便起身一让,随意道:“有客人啊,到里面坐吧!”“不,不了,很晚,我把她送回来就走!”韩见荆客气一笑,俊逸的容颜剧烈扭曲,不敢再随意发挥想象,迈开大步向楼下走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