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前夫大人请滚开  >  第22章 惩罚

第22章 惩罚

3487 2016-05-11 10:31:02
打电话给康乔的人是赵清泽,康乔出餐厅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街角旁的一辆玛莎拉蒂。康乔走了过去,上了车,对着驾驶座的赵清泽笑道:“谢谢你为我解围。”赵清泽的耳朵上带着耳麦,听了这话侧了侧头:“没什么,只是那个男人真的是你丈夫么?”不像吧……那么疏离。康乔抿着唇,似乎不愿意谈这些话题,赵清泽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他将康乔送到了医院就回华阳集团去了。康乔回到病房,没有事情逼着她必须要出院处理,于是就换了病服,吃了药,直接窝在床上睡去了,下午的时候护士来查房,给康乔抽了管血,说是要检测。康乔迷迷糊糊的,有时候睡的很沉有时候又似乎半醒不睡的,似乎有谁开了门,然后脚步声渐渐靠近,走到床边就停下了,一双大手触摸康乔的额头,脸颊,带着温热,和细微的茧子,有些莫名熟悉的烟草香让康乔微微皱眉。来人似乎顿住了,然后用手轻轻抚摸康乔眉目间的皱,似乎要把它弄平。嘴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细细碎碎,很温柔。很熟悉,好像是……霍司南?醒来时已经是傍晚,康乔眨了眨眼睛,下意识摸了摸嘴唇,却什么感觉也没有,全身上下没有丝毫被侵犯的感觉。难道是梦?可……为什么自己会做这种……春梦?康乔忽然有点脸烧,干干的咳嗽两声,下意识起身要去倒水,却发现桌子旁边放好了药丸和半杯水。康乔呆坐在床边,看着那药丸和水,脑海里那模模糊糊的感觉又忽然清晰起来,弄的康乔有些疑惑。霍司南到底来没来过?第二日,康氏有不少人来看望康乔,表面上笑容满面也不知内里在打什么算计,但每个人话里话外都在试探康乔到底什么时候回康氏,原本以为这不过是康乔应对何景的一时之策,可看见康乔果真面色苍白,他们来的时候康乔还在吃药,也都心里拿不准这到底如何。康乔本以为经过那天在办公室的事,何景为了脸面和避嫌真么着也不会来见自己,可谁知他不仅来见了,而且还温柔的带着一束百合花来见了。“阿乔,好好养身体,痊愈了再出院了。”众所周知,康乔如今是代理董事长,她尽早出院,和建设方那边的合同就能尽早的签订,整个康氏最着急的人应该是何景才对,可如今他偏偏面色温柔的来让康乔可劲儿的住院,不痊愈不出院,这一行为就让人思量了,不少人的目光开始在康乔和何景身上转悠,公司里近几日有传言总经理和代理董事长有那么一腿,难道是真的?康乔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看见那几个目光怎会不知他们在想什么,顿时目光一冷,看着何景淡淡道:“我不在公司,何经理可要认真做事,有什么问题就去问王特助,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何景点点头,笑的一点也看不出瑕疵来。康乔心里憋闷,闭上眼睛说累了就让他们离开了,躺在那儿看似休息,可却纠结于这次何景的事,他这次若是成功了,只怕公司里大部分权利都将会落到他的手里,到时候爷爷出院,孤身一人,那怎么行?康乔问了医生确认不会动不动就昏倒之后,就收拾东西回了霍家。康乔没有惊动任何人,张妈在厨房准备今晚的晚饭,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康乔上了二楼进了房间。从柜子里拿出套衣服,扔在床上,直接进了浴室。一辆路虎V8缓缓停在车库里,霍司南拿着个黑色的公文包,面色淡漠的进了屋子。张妈刚从客厅出来就看见霍司南,连忙问好,霍司南顿住了步子,淡淡道:“少夫人今天回来了么?”“没有啊。”“嗯。”霍司南上了楼,将公文包放在书房,路过康乔的房间,那扇门或许是在主人粗心并没有关好,漏了条缝,细细的流水声从缝里泄露出来。霍司南眉头微动,直接推开了门,水声从卫生间里窜出来,一套乳白色的家居服放在床上。“康乔。”没有人回应,霍司南知道康乔有贫血,担心她就这么在浴室里昏倒了,也来不及深思这担忧从何而来,直接推开浴室的门,却被眼前的美景冲击的,从小腹升起一股燥热来。康乔被霍司南忽然推门而入吓了一跳,然而身上的泡沫都还没洗干净,就和霍司南那么面对面,想抽个浴巾把自己包裹一下,然而手刚伸出去就被握住了。“霍,霍司南!”康乔脸色发红,浴室里的水汽很热,霍司南呼吸微重,大手游离在那娇嫩的后背上,似乎还不够,屈膝上前分开那双修长的腿,整个人将康乔贴在那光洁的墙上,旁边是花洒流下的水,在地上溅起水花。“喂!”康乔被霍司南一系列的动作弄的脑子有点蒙,待反应过来,那湿热的唇已经贴合在嘴角,熟悉的烟草气息让康乔脑海里忽然一炸。整个人天旋地转,康乔只能紧紧的抱住霍司南的胳膊:“放我下来!你在干什么!”“你说呢?”霍司南将她放在柔软的大床上。,半撑着身子,黑眸微眯:“你是我妻子,这些事很正常不是么。”微微俯身,舌头舔了舔那如玉的耳朵:“上一次你意识不清,这一次可要看清楚了。”上一次?康乔的脸色瞬间苍白,嘴唇颤抖,清冷的脸因为刚洗过澡很是粉色,一双湿润的眼睛带了一丝恐惧。“那个,我,我,不行……”霍司南大手四处点火,靠近康乔,低沉的声音不清楚喜怒:“康乔,你最近和华阳的总经理走的很近啊!”“什,什么?”康乔还没来得及的疑惑就完全被霍司南吞吃入腹,霍司南的唇很薄,有人说薄唇的人最薄情,可一旦真正爱上一个人了,便只对那一个人好。康乔迷迷糊糊想到这句话,却觉得简直太对了,他只爱沈晴涵,所以对自己何等冷漠,所幸……哪怕身体早就没了,自己的心还在。康乔的身体很青涩,动作僵硬,完全被霍司南牵着走,浓烈的男性气息带着强烈的压迫感和占有欲,那双冷漠的黑眸被染上一层情欲,紧紧的盯着身下格外妖娆的女人,眼眸深处是他自己也不懂的情感。大床上,两具完美的躯体互相纠缠着,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声响。门外,一双白皙的手尴尬的停在门前,白莲薇一张脸宛若被锤子锤过的玻璃,狰狞碎裂。那隐约的暧昧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差一点忍不住尖叫出声。第二日清晨,康乔看着那和窗外的天有些愣神,她还没反应过来,她真的在清醒的时候和霍司南上床了,而且一做就是一晚上,全身酸痛,动一动手抖觉得疲累。康乔默默的把头缩进被子里,满是羞恼,他到底哪儿的力气!居然一晚上都……二楼走廊的转角,白莲薇一身粉色的围裙,面容乖巧,端着一碗骨头汤,看见康乔卧室前的霍司南,微笑迎了上去。“听说少夫人昨儿出院了,莲薇也不知如何做,就炖了一锅骨头汤,熬了好半天。”白莲薇低着头,手指捏着托盘似乎很紧张:“不过少夫人似乎对我不太有好感,霍先生,这个汤还是你去给少夫人喝吧,我端去的话,少夫人不一定会喝下去……”说到最后,白莲薇面容哀切,及其委屈。霍司南的视线落在那冒着热气的骨头汤上,颜色纯正,闻起来香味四溢,霍司南点点头,接过托盘,面容柔和了些:“辛苦你了。”白莲薇眼眶发红:“不辛苦,只要为了霍先生……和少夫人好,莲薇不辛苦。”“嗯。”霍司南顿了顿,没有回应白莲薇,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白莲薇站在门前,面容温柔乖巧,手指甲却戳进了手心里。“呵呵……康乔,你很快就知道得罪我是什么下场……”康乔刚准备倒水,胃里忽然翻腾,康乔拧着眉,捂着嘴就往卫生间里冲,张妈去菜场买菜去了,白莲薇不在,康乔刚转身就撞到了霍司南。霍司那件康乔面色苍白,捂着嘴,立马察觉到什么,猛地抱起康乔,直接奔向卫生间,迅速的打开马桶盖,拍着康乔的后背。康乔吐的昏天黑地,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仿佛所有的精气神都随着这呕吐全没了。一旁的霍司南也不嫌弃康乔呕吐的味道,静静的看着康乔的侧脸,半晌,忽然道:“你是不是怀孕了?”怀孕?康乔的动作立马顿住,嗤笑道:“才几天啊就……”霍司南也没说话,他看康乔的神情就知道她想起来了,不久之前康乔被人算计下了春药,若说从那时候就中了的话,已经有一个月了,想起这一个月康乔受的苦,康氏的事情让她一连进了两次医院。霍司南不清楚自己忽然的酸酸涩涩的感觉是什么,也不准备去想,直接抱起康乔,来到客厅的沙发上,随即又去拿了干净的毛巾和水,给她漱口和擦嘴。“康氏的事我会帮你解决。”康乔嘴里塞着水,两颊鼓鼓的就这样看着霍司南,眼睛瞪的老大。霍司南眼里浮现一丝笑意,可下一秒就不屑的打量康乔,冷哼:“你又不是金融系毕业,何必打肿脸充胖子!与其自己败坏了康氏,还不如拱手让人!”康乔连忙吐出嘴里的水,怒瞪霍司南,然而对方下一句的话让康乔心里密密麻麻的生出甜意来:“那个项目,两天之内就会是你的,所以你别给我乱跑!”霍司南让康乔不乱跑,康乔就真的不乱跑了,虽然还没去医院检查,但康乔也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肚子,难道这里头真的有一个小生命么?可是……康乔走进卫生间,从杯子底部拿出一个小瓶子,拇指大小,康乔看着里面的药丸,目光复杂,自己不可能会怀孕的……可即便有怀疑是否怀孕,康乔还是下意识的护着肚子,仿佛里头真的有个小孩子一样。而霍司南,他说两天之内,果真,第二天下午,康乔就接到了王特助的电话,建设方的合同要求康乔为总负责人,希望能和康氏签订合同,而不是何景。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