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前夫大人请滚开  >  第10章 求婚

第10章 求婚

3447 2016-05-11 10:27:59
咖啡厅,空气里散着苦涩的咖啡香。康乔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向对面的何景,目光带着隐隐的质问:“何景,你我不是一天两天的朋友,你应该知道我今日来找你是为了什么。”何景今日穿着黑色的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听了康乔的话,面上闪过一丝慌乱可迅速的掩盖了下去:“阿乔,听说你刚从医院过来,老爷子怎么样了,身体可还好?”康乔面色一凝,最后一丝希望也灭了,她本想着如果何景能坦白,康乔或许还会相信他有苦衷,可现在却转移话题,康乔再自欺欺人也不行了。“王特助已经全部和我说了,爷爷昏迷之前小瑶曾和爷爷说了关于我的事。”说到这里,康乔的脸色很是难看,显然是想到那一晚的事,被何景下药算计,虽然和霍司南上床仍然有点别扭,可怎么说也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康乔无法想象,万一那天霍司南没有来,她的下场会是什么?一想到那可能,康乔就全身发寒。何景见康乔脸色不对,连忙问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康乔冷淡的摇头,直接开口:“何景,你我之间也不必说那些虚话,我的事暂时搁浅,爷爷的公司……”康乔端起咖啡浅浅的抿了一口,语气里带了一丝复杂:“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揽权的?”当看到那些资料康乔心里的惊讶绝对不小,咖啡的苦涩加上心里的苦涩,康乔心中微重。何景知晓此事已然无法挽回,笑意微敛:“阿乔,你是什么意思?”康乔垂下眸子:“小瑶她很爱你,你为什么要利用她。”陆小瑶的性子康乔自然清楚不过,这个小女孩本质不坏,可却做出差点气死老爷子的举动,除却何景的利用康乔想不出第二个人。“阿乔你在说什么呢!”何景温柔的笑着,伸手握住康乔的手,神色很是诚恳:“阿乔,我以为你明白,我喜欢的始终只有你啊!最想娶的人也只有你!阿乔!那霍司南根本就不配不上你,阿乔你嫁给我好不好!”何景越说声音越激动,身子更是微微前倾,略微痴迷的看着康乔那张有些冷淡的脸,就是这张精致的脸,那一晚露出绝美的带着诱惑的神色,多让人着迷,可最后却被霍司南带走了!何景眼底闪过一丝阴郁,手握着康乔的更紧了。被忽然攥住手,康乔惊了一下,下意识放开,然而何景握的紧紧的。“何景!你放开!”咖啡厅不远处转角,一辆兰博基尼停靠在路边,车窗摇下,霍司南略带嘲讽的看着咖啡厅里只隔着一块玻璃的那两人。从霍司南的角度,就是何景和康乔温情蜜意,还接触暧昧。康乔口口声声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来竟是和何景早就勾搭上了么!身为人妻,真是败坏家风。霍司南厌恶的撇开脸,摇上了车窗。咖啡厅里,康乔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情急之下,另一只手直接端起咖啡泼在了何景的脸色,深色的咖啡撒了何景一脸,弄脏了干净的西装。何景愣了一下,低头看着在西装上滑落的咖啡,满身的咖啡香显得何景十分狼狈。康乔眼底一丝慌乱闪过,直接起身:“我还要回医院照顾爷爷,先走了,关于公司的事我希望你还顾念爷爷对你的栽培之恩,不要贪心过足伤了身边的人。”“阿乔……”康乔没有回应何景的呼喊,直接出了咖啡厅,在路上疾步走了好一会儿,闭上眼睛平息了一下内心的翻腾。手机忽然想起,看提示是何景,康乔没有丝毫直接按断了通话,她不想和何景再说什么。一顾的逃避质问,最后居然说那样的话,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了么?这样的场景若是被霍司南看到了,他本就厌恶自己,若是看到了只怕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当然,康乔自然不知晓,她担心的还是发生了,霍司南看见了,而且如康乔说预料的那般,认为何景和康乔关系暧昧。“……霍总?霍总?”霍司南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来报道最新企划的助理已经喊了他好几遍了。“霍总,这个企划怎么样?”霍司南看了眼助理手里的文件,方才出神他根本没听清楚助理说的是什么,直接从助理手里接过文件,三分钟浏览完,准确清晰的指出企划案中的漏洞,末了,霍司南看了眼面露衰败之色的助理,淡淡道:“已经进步不少,继续努力。”助理顿时精神抖擞:“是!霍总!”看着助理离开办公室,霍司南盯着手里的文件却怎么也看不下去,目光阴沉的看向窗外,手里拿着的文件,纸张被捏的几欲变形。霍司南在想什么康乔并不知道,她此时正在医院。康乔起初准备和何景好好谈谈的初衷也不了了之了。如今公司落在何景手里,爷爷暂时还没苏醒,康乔不希望爷爷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半生打下的产业被一头狼给抢夺了去!回到医院,康乔先去询问了医生今日爷爷的情况,得知今天早上爷爷还醒了几分钟,顿时大喜,正准备回病房,却在转角处撞到了一人。迎面一阵香风,有些熟悉,康乔被撞的差点跌在地上,连忙道歉:“对不起!十分抱歉!”然而,当康乔抬头,看见那张同样惊讶却异常厌恶的脸,心里咯噔一声,轻声道:“妈,您怎么来医院了?”霍母穿着相当昂贵的皮草,身上似乎抹了香水,看见康乔那张礼貌冷淡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一天到晚厮混!司南娶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预想过霍母突然造访必然不简单,可这么难听的话,这又是在医院,来往的人不少都目露惊讶,康乔不想给人当猴子一样观看,可眼前的这位长辈似乎一点也不知道面子,指着康乔鼻子就骂:“你要是不想回去,就别鸠占鹊巢纠缠司南!咱们霍家养不起你!”康乔因为要照顾昏迷的爷爷,又担心有不轨的人伤害爷爷,因而都是和保姆轮班照顾的,只是昨晚因为爷爷还没脱离危险期康乔就留在了医院,结果第二天霍母就来兴师问罪。若是其他的事康乔自然退一步海阔天空,可这关乎爷爷,其他的人康乔都不放心。“妈,爷爷重病我作为康家大小姐,不论是明面上或是情理上,都不能不管不顾,若是家里头有什么事,不是还有妈最喜欢的莲薇么,她一定做的比我更好。”莲薇如今自然入住霍家,康乔这两天因为照顾爷爷倒没和她碰面,如此更是落得个清净。可霍母不这么想,或许这样说,康乔总是有法子,明明云淡风轻说的话总是戳中了霍母的心窝子,这康乔果然心机太重!居然把所有责任都退在莲薇身上!这样的女人怎么能留在霍家!霍母昂着头很是不屑:“让你进霍家是你的荣幸,如若没那个本事何必顶着霍家少夫人的名头!”康乔手里拿着药丸,这是爷爷今天吃药的份量,康乔神色淡了淡,有些黯然,爷爷病了,这真心担忧的人竟是没几个,霍母怎么说也是爷爷的亲家,居然连一句问候的话也没有。“离婚协议书我早就准备好,妈您若是真的厌恶我,想我离开霍家,那么您应该现在征求您儿子的同意,毕竟现在,不同意离婚的人可是您的儿子。”康乔莫名的觉得有点心酸,“妈,我还要伺候爷爷吃药,就不招待您了,晚上的时候我会回去的。”说完,康乔向霍母礼貌的点点头,然后就离开了转角。霍母被康乔的话噎的语塞,气的脸色通红,司南那边若是行得通她何必从这女人身上下手?想起自家儿子不同意离婚霍母越发讨厌康乔了,认为是康乔蛊惑了霍司南。康乔回到病房,这一天发生的事儿太多,先是何景,再是霍母,康乔的脸色有些苍白,然而在看到病房门前的人时,康乔才明白,她一定是不久前得罪了上帝,所以现在降临惩罚来了。门前的人时陆小瑶,康乔不愿见她,直接迫害爷爷的人哪怕那个人曾经是康乔最好的朋友,可也无法否认现在的事实,爷爷在床上躺着,和死神擦肩而过。陆小瑶明显看见了康乔,身子颤了颤,有些期待又有些愧疚的看着康乔。康乔叹了口气,却没和陆小瑶说话,直接进了病房,陆小瑶似乎没想到康乔居然真的忽略自己,咬着唇瓣,期期艾艾道:“阿乔,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的不对,不过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老爷子居然对这件事的反应会那么大!”她是吓坏了,毕竟还是女生,一辈子又没经历过什么大事,差点害死一个老人她心里估计也过意不去。然而,此时的两人都没想到,有句话叫做,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康乔放下药丸,坐在床边,沉默半晌,道:“我不想原谅你。”陆小玉终于眼眶发红,忍不住上前:“阿乔……”“你先别这样。”康乔低下头,手指攥紧的指尖没了血色:“如果你的爷爷被人刺激的进了医院,你会原谅那个人么,虽然我不是康家亲生的,可爷爷是除了父母之外对我最好的人了,你让我如何原谅你?”陆小瑶咬紧银牙,脸上有些难堪,她没想到一向很好说话的康乔居然如此坚决,她还不想和康乔断绝友情啊!何景喜欢阿乔,只要自己还是阿乔的朋友,何景一定会多看自己一眼的,而且自己明明认错了她为什么不原谅?“你先回去吧。”康乔望过去,见陆小瑶踌躇满地,犹豫一下还是忠告:“何景野心太大,而且他不爱你,你还是离他远一点吧。”康乔是好心,何景确实不简单,如此伪装得直到爷爷住院才露出爪牙,实在可怕,哪怕康乔对陆小瑶已经心有芥蒂,但也不愿意小瑶被何景全然利用。不过陆小瑶却全然不领情,甚至有些怨怼。看着陆小瑶心思不明的离开,康乔疲累的叹了口气,看了看时间,想起晚上要回去,顿时觉得脑子都开始发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