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前夫大人请滚开  >  第03章 答应他

第03章 答应他

2562 2016-05-11 10:23:47
几个人正互相对峙的时候,手术室的大门走开,身穿蓝色装束的医生走出来,扯掉了脸上的口罩,“霍总裁,病人并没有什么大碍,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康乔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她无法漠视到一个鲜活的生命从她眼前悄然消失。“太好了,真是菩萨保佑。”霍母双手合十,一脸劫后余生之色,喃喃自语了几句,然后手指指着康乔的鼻头叫嚣道,“是你害的小薇受伤住院的,等小薇康复后,你负责好好照顾她,如果她再出现一点差池,我不会放过你的!”“呵,好啊。”康乔浑不在意的耸了耸肩,眼角闪过一抹轻蔑的光芒,她脊背靠在墙上,整个人一放松下来,脸蛋上鲜红的五指印赫然明显,疼的她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冷汗。她的大度和爽快让霍司南忍不住的回头看她,这个女人就是个谜,身上藏了太多的秘密,让人捉摸不透,看着她淡雅的表情,眼眸深处更多了一丝厌烦。“你又想耍什么花样?”“我能耍什么花样?只不过是想让你对我从轻发落,弥补一下我的过失!”这半年他和她的误会早已多的数不清,她不想解释,也不屑于解释。“司南,你还是回家去住吧,顺便盯着康乔,她这个女人不择手段,善良的小薇还不知道会受到她什么样的折磨呢。”霍母连忙开口。康乔看了她一眼,她和白莲薇费尽心思的安排了这一场戏,为的不就是白莲薇能早日爬上霍司南的床,从而给她生一个孙子么?她和霍司南结婚半年,两人连睡在同一张床上的时候都没有,霍母想孙子想疯了,又看霍司南还对晴涵念念不忘,才会急迫的给他塞女人。“……好。”霍司南沉默良久,然后点点头。“还有其他的事儿吗?如果没有,我先走了。”康乔提出告辞,可还没迈动步子,霍母就扑过来抓住她的手腕,“你这女人把小薇害的那么惨,连句道歉都不打算说吗?”“我想他们单独在一起,白小姐会好的更快。”任凭她抓着自己的手,康乔不挣扎也不动,漠然的看着她,“妈,不是希望给她腾位置吗?怎么如今还不舍得我走了?”“对了,霍总裁,忘了跟您说了,白小姐的额头可能会留下一道不浅的疤痕。”正在翻看病例的医生突然插话打断了霍母和康乔的针尖对麦芒,他的语气甚是遗憾。“会留疤?”霍母尖叫一声,忍不住又一个巴掌甩到康乔的脸上,面容恐怖的像个女鬼,“康乔!你真的太不是人了!小薇那么好看的一个姑娘就被你给毁了。”被接二连三的挨耳光,即使是泥人也会有火气,康乔伸手拦住她还想打过来的手,毫不手软的甩开,“妈,事情孰是孰非你我心知肚明,我愿意给你背半年的黑锅,不代表我愿意一辈子都保守着秘密。”霍母愤怒的表情一滞,康乔嘴角勾起的弧度有倨傲也有嘲讽,还有一些明晃晃的威胁,她讪讪的收回手,跑到医生面前关切的询问白莲薇的病情。“什么秘密?是不是关于晴涵的?”霍司南猛地转身,双眼深处凝聚着风暴漩涡,他扣住康乔的肩头,冷冽逼人的吐出一个字,“说!”“你的晴涵正躺在病床上等你去看望呢,有时间去缅怀一个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人,不如好好珍惜为你不惜毁容自杀的女人!”双肩的骨头撕裂般的疼,康乔的身体在他的禁锢下动弹不得,但她的神色依然清冷。“用不着你对我说教!”霍司南把她狠狠一对,后背撞到冰冷的墙壁上,她只觉得骨头快断了,他阴鸷的视线在她绝色的脸上来回的游移,“你逼死了晴涵,现在还想再害死莲薇,康乔,你这样恶毒的手段真让我恶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康乔没多少血色的唇缓缓的蹦出一句话,唇角溢出来的笑容含着苦涩和嘲讽。“司南,别理这个疯女人,小薇已经醒了,你快去看看她,她现在一定很难过。”霍母走过来,不屑的目光掠过康乔苍白的脸,扯了扯霍司南的袖口。霍司南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而后兀自转身进了手术室。霍母却没有跟着进去,她抱着胳膊,以一种高姿态站在康乔面前,“我跟你说,晴涵的死你也脱不了干系,如果不是你那死鬼老爸非要死皮赖脸的把你嫁给司南,晴涵也不会大受刺激,所以,你别妄想去我儿子那告状,他相不相信暂且不提,就算他相信了你的说辞,你觉得你会有好果子吃吗?”张妈扶住康乔摇摇欲坠的身体,心疼的说道,“老夫人您太过分了,小姐嫁到霍家吃了不少的苦,当年的事儿跟小姐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您怎么能把责任推到小姐身上呢?”“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霍母斜睨了她一眼,直言不讳的坦言道,“康乔,想必你也猜出来了,小薇是我千方百计找回来的,只怪你自己没有本事,不能俘获我儿子的心,如果你真的聪明,就该识趣的退避三舍,不要打扰司南和小薇的两情相悦。”两情相悦?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康乔突然有些意兴阑珊,懒洋洋的抬眼,醒目的巴掌印不损她半点傲然,“行,妈你去说服你儿子,我不是说过了吗,离婚协议书早就备好了,霍家少夫人这个位置我随时可以退位让贤!”霍母丢下一个拭目以待的眼神,然后扭着腰进了手术室。“扶我出去吧。”康乔收回目光,对张妈道。张妈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她慢慢的走过医院长长的走廊,在她刚转身没多久,霍司南就从手术室走了出来,目光深邃的凝视着她清瘦的背影,不发一语。“司南,你看康乔都准备和你离婚了,不如你……”霍母试探着问道。霍司南单手插在裤袋中,斜飞的剑眉下,黑眸仿若正深思着什么,过了片刻,对上霍母的眼,低沉的声音自有一股震慑人心的力量,“我不会和她离婚的!”病床上的白莲薇身躯微微一颤,抬手抚上了缠绕了厚厚纱布的额头,柔和的水眸渐渐变得阴狠起来。出医院的途中,这家医院是霍式集团资助的,因此不少医生护士都上来对康乔打声招呼,“总裁夫人好。”言语动作毕恭毕敬,但眼里的打量和嘲讽呼之欲出,她当做没看见,淡定如初的离开了医院,康乔打发张妈一个人回了别墅,然后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掏出包包里的手机,给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陆小瑶打了个电话,约她去‘怡然小筑’一聚。怡然小筑是一座古典风格的建筑,风景美轮美奂,她当初第一次去就看中了,随后买了下来,并不接待客人,她偶尔心情不好就会住那里住哪天,霍司南从来不会过问她的私生活,如果没有霍母的捣乱和她无休止的给霍司南送女人,还把脏水泼到康乔的头上,康乔想也许她会平平静静的和霍司南度过一生。可是她却忽略了,这段婚姻本来就不纯粹,掺杂了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就好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爆炸的可能。霍司南心口刻上了一颗朱砂痣,晴涵是他可望不可即的白月光,而自己充其量就是墙上的蚊子血,康乔漫无边际的沉思着,她不习惯一个人默默的舔舐伤口,心情糟糕的时候和陆小瑶聊一会儿就舒畅了许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