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前夫大人请滚开  >  第20章 泄露

第20章 泄露

3181 2016-05-11 10:30:51
“伯母!”白莲薇忽然慌乱的打断了霍母的话,干干道:“莲薇只是吃坏了肚子……”别的人白莲薇可以糊弄,可在霍司南面前不行,思及此,白莲薇眼底越发难堪,都是因为康乔!霍母的话语也顿在那儿,眼神有些不可置信,看着白莲薇,见她艰涩的点头,顿时大喜大落让霍母眼前一晃,看向白莲薇的目光带了丝失望。白莲薇隐忍的咬着唇瓣,上前要搀扶康乔:“霍先生,我来扶着少夫人去房里吧。”然而霍司南直接抱着康乔上楼去了,徒留白莲薇尴尬的伸着手,还要面对霍母那伤心的质问。一进房里,康乔整个人就紧张起来,抱着康乔的霍司南怎会察觉不到,偏生他放缓了脚步,一步一步似乎都在考验康乔的耐心。那一晚的印象突兀的浮现在康乔的脑海中,安静的卧室,两道呼吸声,康乔的耳朵有些发红:“我困了。”霍司南低眸看了眼康乔,故意收紧了力道:“现在才六点。”康乔动了动唇,耳朵上的红晕似乎要蔓延到脸颊,无意的一瞥,瞬间整个人都凉透了清醒非常。霍司南拥有一张极具魅力的皮子,可那眼底的不屑和讽刺还是深刻的印在了康乔的眼里。顿时康乔的脸色恢复正常,目光清澈的看着霍司南:“白小姐肚子只怕还不舒服,你不去看看么。”气氛忽然变得凝滞,康乔毫不退缩的和霍司南对视。半晌,霍司南放开一只手,康乔立马利落的跳了下来,离开两步开外,如此的疏离和防备,霍司南皱了皱眉头。而此时的客厅里也是笼罩着一片尴尬和凝滞之中。第二日,康乔到了康氏,来到办公室,喝了杯书吃了药,面对王特助的疑惑康乔模糊的糊弄了过去。“和华阳的策划案你们继续弄着,我这儿有份秘密文件,有关这回投标会的事……”康乔皱着眉,翻开包细细的找着。王特助正做着笔记,见此问道:“董事长您在找什么?”“这回投标会几家公司的相关资料,只要咱们分析了逐个攻破,康氏肯定能中标,我记得放在这儿了。”康乔将包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女人的包里应该都是化妆品香水,偏偏康乔的包里多的是文件和U盘之类的东西。王特助的目光忽然变得有些奇怪:“董事长,今天早上咱们康氏……已经中标成功了。”康乔一楞,笑道:“真的么?那太好了,是谁谈下的合同?”“何经理谈下的,昨天何经理拿出一份各家公司的资料分析图,昨晚上其实就已经中标了,今天早上公布的。”康乔怔讼的坐在椅子上,面前一大片的文件:“那份文件还在么?”“在的。”康乔心里泛起股不安来,看着王特助将那文件整理好递了过来,第一个页面是那样的熟悉,康乔抿着唇,手指尖捏着纸张发青发白。这分明是她的文件……怎么会在何景手里!而此时内线电话忽然想起,王特助接了下来,脸色变得微妙许多,放下电话,王特助轻声道:“何经理召开会议,和招标方商谈合同的事已经成了,董事长,他居然我行我素连你都不告诉!”康乔攥紧了手,盯着那文件,半晌,蓦地起身。总经理办公室距离董事长办公室不过两个楼层的差距。康乔在前往这两个楼层的途中,心中心思过了个遍,她在想何景为什么会得到这份秘密文件,这东西是当初自己一个公司一个公司的分析才得出的资料。从打印出来开始就一直在包里,而且前天刚刚打印出来。除非是昨天在医院丢的文件,除了这个没别的可能了,霍司南和自己是合作者,没道理会坑自己。难道是赵清泽?康乔立马给否决了,赵先生不是那样的人。那么,那个人是谁?是谁悄无声息的偷走了包里的文件?这些问题都在康乔的脑海里转来转去,直到来到何景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待着不少人,康乔一一看过去,居然都是康氏的股东,这时候在何景的办公室里,他们在说什么简直显而易见,康乔似乎可以预见,何景这么突然的一手,将自己先前的努力推翻了大半。这些赶着上来表示衷心的股东就是证据。或是是康乔的眼神太过清冷了然,那些股东尴尬非常,连忙说还有工作就离开了这里,康老爷子不在,公司里如今最大的就是康乔和何景,他们该怎么都,这些股东们不管暗地里如何算计,明面上还是不敢插手的。何景喝了口咖啡,这才面带笑意的起身讲康乔迎着坐下来:“难得你来我这办公室一趟,你觉得这办公室比起你那董事长办公室如何?”康乔目不斜视,漆黑的眼睛盯着何景,何景笑着笑着就觉得嘴角僵硬笑不下去了。“阿乔……”“何景,那份文件你是从哪儿得来的?”何景敛下了笑意:“你在说什么呢,什么文件?”康乔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你何必再假装了,难道我做的东西我认不出来么?”从没有现在这一刻,康乔对何景彻底失望了。“是小瑶对么。”何景眼里一丝惊讶闪过。康乔见此,眼眶一酸,盛满了悲伤和失望,她这辈子最好的两个朋友终究还是彻底的背叛了她,她不明白,权利就那么的诱人么?让何景不惜利用小瑶伤自己个透底。“何景!爷爷对你不薄,你为何要趁人之危在这时候要夺走康氏!”康乔站起身,眼眶发红:“就算你想要康氏,等爷爷老了,难道他会不给你股份分红么?爷爷当初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何景的脸色难看,康乔那失望质问的眼神将他心里刺破了好几个洞,冷声狠道:“只是分红怎么能够?你知道康氏有多大么?康氏每年的收益,各个子公司的利润,股票赚的来的利润,只是分红怎么能够!”“阿乔,这件事我没错,小瑶也没错,错的是你!”康乔脸色煞白,怔怔的看着何景。“是因为你没有能力,所以守不住文件,因为你没有能力所以在老爷子住院之后守不住公司,你以为董事长这个位子那么好坐的么?你太容易相信别人,很容易自食恶果!”没有能力,康乔明白,自己能力不够没有何景那样优秀没有爷爷那样威严,可是她难道就因为这个就不去努力了么?康乔咬着唇,呼吸都觉得难过:“何景……我没有!”何景怜惜的看着康乔:“其实,只要你答应离婚然后嫁给我,你什么都不做,就能得到一切!珠宝首饰我什么都给你!”他疯了他疯了!康乔拍开何景的手,不住的后退。何景眸光一闪,抓住康乔的手腕,将她推在沙发上死死的压住,怜爱的靠近再靠近:“我很喜欢你,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为什么要和我抢康氏?”“你放开我!”康乔脸色发白,眼神涣散,然而何景并没有发现这个不妥,他亲吻康乔的脖子,那馨香让他的神智着迷发疯。“阿乔阿乔……”何景呼唤康乔的名字,身下的人似乎乖巧的很,小小的挣扎根本无法撼动他。“和霍司南离婚吧,这样等我得到了康氏,我们一起养着康老爷子,怎么样?”然而回应何景的是一片安静,何景疑惑的起身,那张苍白的脸上双眸紧闭,嘴唇毫无血色,何景神色一变,连忙把康乔抱起来,踢开了办公室的门。康乔有轻微的贫血,这本来不算什么,奈何这几日康乔受的太大的刺激,起伏过大,加上劳累饮食不规律。医院里的护士讶异的看着康乔,喃喃:“才出院的怎么又进来了。”陆小瑶接到何景的电话匆匆赶来,刚说一个字就迎面来了一巴掌扇的陆小瑶大脑空白。“让你悄无声息把文件偷出来!阿乔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何景狰狞着脸,死死瞪着陆小瑶。陆小瑶颤抖着手,结巴道:“我,我也不知道。”何景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来已经恢复平静:“算了,你回去吧。”“回去?”陆小瑶干干的扯出个笑意,恳求的看着何景:“小景,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好,对不起。”何景点点头,淡淡道:“我知道。”陆小瑶应了一声,眼里是一片的委屈和嫉妒,何景眼里从来只有康乔,什么时候能真正看我一眼?康乔醒过来的时候何景已经离开了,或许他清楚康乔这时候不太愿意看到自己,打了电话给王特助告诉他自己没事,康乔在病床上歇了一会儿,直接和护士说下午出院。康乔身子还没好全就要出院,护士劝了几句康乔不听也就无奈的随着她去了。上次有赵清泽帮自己,这一回康乔还是要靠自己,坐在床边,捏了捏眉心,嘴唇苍白的一点血色也没有,头还是很晕。“不听医生话可是要挨揍的。”门旁忽然传来一道含笑的声音,康乔心思一动,抬头看过去,他已经脱去了蓝白条纹的病服,一身样式简单的西装,但细心的人会发现这是HWONIGAIN的定制款,举手投足都是浓浓的绅士风格。康乔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赵清泽,不由的愣了一下,见他走了过来,才笑道:“为什么每次见你总是在我很狼狈的时候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