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  第三章 现实

第三章 现实

2520 2016-04-25 09:53:13
天大亮时,雨已停。太阳迫不及待地出来散发它的热度。“本以为下了雨会稍微凉快些,没想到天气更热了。”滕狩云叹气。“毕竟是夏天嘛。”夏侯净打着哈欠说,窗外是经过雨水浸透,绿得发亮的爬山虎的叶子在摇晃。上个星期夏侯净的经纪人端木美小姐打电话说,有部电视剧的剧本挺适合他的,似乎是部侦探悬疑剧,邀请他今天去公司看剧本。滕狩云将计程车的车窗打开,之前端木美小姐配给夏侯净的名车被他一个月前用去飙车,导致名车变破废铁,现在仍呆在修理厂里。一个道士和那群不良少年玩什么飙车,想到这她忍不住按住青筋直跳的眉心。——虽然那群不良少年的确太嚣张欠教训。上班时间的车流量还是挺恐怖的,冗长的等待中,终于到了演艺公司。得知端木美小姐正在开员工会议,滕狩云和夏侯净呆在长长的走廊上无聊地看照片。走廊两边的墙壁上贴满了明星的签名照,金童玉女,炫目逼人,令人眼花缭乱。迎面走来了一个人,一开始滕狩云并没有在意来人是谁。原因是夏侯净正在接电话,而她在竖着耳朵听着。“端木美小姐开完会了,请我们到她办公室。”挂上电话,夏侯净对滕狩云道。两个人去找端木美小姐,与对面的那个人擦肩而过,滕狩云漫不经心地扫了那个人一眼,四目相对,当看到那个人的容貌时,滕狩云浑身轻颤,如一道雷从她的脑中穿过。太、太恐怖了!滕狩云惊愕不已,吃惊地看着那个人的脸。为什么梦中的人会跑到现实的世界中?难不成我还在做梦?滕狩云咬了咬手腕,一点儿都不痛……她偏过头问着身旁的夏侯净:“我现在在做梦吗?”美型道士夏侯净不明所以地望着她。“据说做梦的人不怕痛,要不然你咬我一下,我看会不会痛?好烦恼,我分辨不出,现在我是在做梦还是在清醒着?”这一切太过虚幻,让她心神不宁,滕狩云将手腕递了过去。夏侯净邪恶地眯起眼睛看了她一眼,捧着她的手腕,在她的手腕上印上自己的牙印,然后满意地欣赏自己的牙齿有够整齐! “不痛……”滕狩云喃喃道,“果然是在做梦。”夏侯净眨了下眼睛,接着啊呜一口,牙齿嵌入她的手腕里,几乎咬到了她的骨头。滕狩云发出惨叫:“痛……好痛,快松口!”一松口,滕狩云的手腕上赫然映着一排整齐的牙印。滕狩云抚着手腕,回过头望着刚才那个人的背影。那个人的容貌分明是梦中的凤墨羽。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会议室内,看到跟随在夏侯净身后的滕狩云,端木美小姐并没有露出吃惊的神色。毕竟夏侯净的路痴程度严重到上一次让他来公司开会,他不知道怎么跑到杭州望着西湖发呆了。此后,夏侯净就与滕狩云形影不离。端木美小姐拿着剧本,告诉夏侯净在这部剧中饰演什么角色。夏侯净似乎并不关注演什么,心不在焉地听着。不一会儿,剧组的其他演员也进入会议室。滕狩云焦促不安地看着对面的那个男子。这个男子的容貌应该很适合演古装剧才对,怎么会进入这个侦探片的剧组。“这位是凤墨羽,公司新签约的演员。”端木美小姐介绍道。滕狩云的心陡然跳了一下。就连名字都和梦中的男子一模一样。昨天夜里才做的梦,梦中的人突然跳出来,活生生地出现在你面前,滕狩云对于男子投递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虚弱地扯了下嘴角。“你好。”凤墨羽朝他们两人打招呼。“你好,我是夏侯净。”“你好,我是滕狩云。”她的语气有气无力地。带着疑惑回到公寓里,滕狩云手里拎着从超市采购来的东西,夏侯净的手里则拿着剧本的复印件。看来台词今天要下功夫背下来,因为听端木美小姐说,明天电视剧就要正式开拍。打开门,一只赤鸟浑身冒着火焰在房间里四处乱飞,“燃烧吧,火鸟!哈哈哈……”赤鸟猖狂地笑着。公寓里的家具都烧着了,罪魁祸首可想而知是那只试图自焚的鸟。滕狩云慌忙去扑火,最终还是夏侯净用法术唤来水龙将火焰彻底扑灭。滕狩云几乎不敢去看夏侯净俊美邪妄的脸色,那只可怜的鸟被夏侯净紧紧攥在手里,只露出一颗小小的鸟头拼命尖叫。“嗷嗷嗷——” “你不是想死吗?我这个人最喜欢乐于助人了。”阴森森地邪笑,夏侯净将那只鸟定在罗盘上,蒙着眼玩飞镖游戏。滕狩云没胆去救它,只能默默听着那只鸟惊吓的尖叫声,开始打扫屋内的一片狼藉。滕狩云正在写龙8官网大纲,那只饱受折磨的鸟飞到她的肩膀上。滕狩云回头看了一眼,夏侯净的身影消失在房间拐角处,看来夏侯净准备去休息了。那只可怜的鸟一阵哆嗦,好办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觉得……活着其实挺好的。总比提心吊胆的被他折磨好太多了。这位美女,以后你罩我吧。我死也不会从你身边离开。”感谢夏侯净,让它找回了生命的真谛。又是那个梦。辫子姑娘在院中支着简易的炉火,炖着蛇羹,破旧的蒲扇在炉火下面轻摇。路过的婢女对她奇怪的举动窃窃私语,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但是当看到不远处的凤墨羽时,又连忙慌张走开。“真香啊……”辫子姑娘打开罐盖,深深吸了一口气。那灵芝玉树般的美男子朝她走来,缓缓露出一丝笑意。“天晴姑娘。”辫子姑娘抬眼看他,眉眼顿时弯了下来,她长得虽然不是绝世美女,但是眉眼也相当博人好感,尤其是笑起来弯月牙一样的眼睛。“请不要叫我天晴姑娘,今天我改名了,改名叫望秋水。我觉得只有这名字才配得起我的花容月貌。”她低下头,故作娇羞地抚摸着自己丰腴有肉的脸颊,呜,好像长肉了。——滕狩云就连她心里所想的是什么都可以感觉得到。“望秋水……”他注视她一会儿,相当从善如流地改口,面带笑意:“还未向秋水姑娘谢救命之恩。算起来,秋水姑娘救了我两次了。”“不必多谢,路见不平拔……拔手相助……应该的,应该的!”破蒲扇继续摇,蛇羹的香味越来越浓。“姑娘!”凤墨羽身边的小童叫道,辫子姑娘含笑望去。小童道:“请姑娘再给少主把脉,看少主的蛇毒是不是已经好了?”“小童……我今天才发现,你长得蛮俊,成亲了没有?”辫子姑娘丢开蒲扇,挽袖走过来,顺口问道。“我……我已有婚约,谢姑娘抬爱……我……我在老家,爹娘已经给我定了亲……”那小童说话顿时结巴起来,似乎很怕辫子姑娘看上了他。将他强要过去,终身服侍她。辫子姑娘为凤墨羽把脉,凤墨羽任他摆布。“噢,真可惜,原来你已经定了亲,明明看你年纪不大嘛。”“是娃娃亲,娃娃亲……”小童擦着额头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汗珠。“不知道你媳妇好看不,有没有你家少主好看。”辫子姑娘瞟了凤墨羽一眼,然后看着小童的脸色。小童一听此言,目光不由自主地盯着自家少主猛看,看着看着,脸变得通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