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  第六章 蓬莱

第六章 蓬莱

2997 2016-04-25 09:57:48
滕狩云缓缓睁开眼睛,下意识地捂着胸口,凤墨羽就是从她胸口钻进去的。“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滕狩云将发生的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情经过,告诉夏侯净。夏侯净听后,双手合拢堆成金字塔状,沉吟着。“《山海经·海南经》记载,比翼鸟在其东,其为鸟青、赤,两鸟比翼。雌雄须并翼飞行。如果有一只比翼鸟死去,另一只就会自杀殉情。”“好感人肺腑的故事,怪不得我不想活了。”那只比翼鸟——杀杀飞到她的头顶上。害得滕狩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它不会赖上她了吧?“那凤墨羽为什么消失了?他化成一只鸟,钻入我的身体后就不见了。”滕狩云让夏侯净想个办法,将她脑袋上的瘟神送走。夏侯净掐指一算,又算了一卦,才神秘笑了笑。“凤墨羽被蓬莱山神收为弟子,现在正在蓬莱仙岛修行。”“那怎么办?”蓬莱仙岛?神仙住的地方?“自然是去向蓬莱山神讨人!”买了动车组的火车票到青岛,感谢火车的快速发展,不然呆在火车上十几个小时真是难以忍受。“不要乱动。”滕狩云告诫头顶上的鸟,让它安静些。刚才检查行李的时候,她差点被拦了下来。还是夏侯净使了法术,在检票员的头上轻弹了下,他们两个人和一只鸟才能顺利上车。青岛的天空云如扫,天如洗,海水蔚蓝。一见到大海,比翼鸟杀杀像是有感知一般,朝海面上飞去。夏侯净寻了一片芭蕉叶,然后法术一施,芭蕉叶变成了一叶小船。两人坐上船,向大海深处随波逐流。云雾拨开,眼前出现一座仙气缭绕的大山。“这就是蓬莱山,仙人们修炼的地方。”夏侯净笑着说明。“好漂亮。”能够看到传说中的仙人,滕狩云兴奋难耐。比翼鸟飞了下来。夏侯净上了岸,两人一鸟看着那座大山,无法前进,蓬莱山的结界阻隔着他们的去路。比翼鸟怒火冲天,“我相公就被囚禁在这座山里,被他们日夜折磨着,相信我,我听到了他日夜呼唤着我去救他的呻吟声!”它大声发号施令:“我们三个,分成两组,包围这座山!上!”“……”滕狩云很挫败地捂着额头。夏侯净放出一道符纸,符纸往蓬莱山上飞去。不一会儿,有一个修仙小童出来了。“小童见过夏侯净大人。不知夏侯净大人这次前来,是要找哪位仙人。”“我找山神大人。”修仙小童在前面带路,三个人顺着蜿蜒山路向山上走去,一路上奇花异草,芬芳扑鼻,闻之心旷神怡。一行人到了山顶,踏上一朵祥云,向天宫飘去。来到蓬莱山神白玉砌成的宫殿,当见到蓬莱山神时,滕狩云异常吃惊。没想到蓬莱山神是个异常俊美的男人,淡黄色的有些偏金色的辫子长发,眉心印着红色的奇怪图案,星子一样的美目,神情冷冷的,初雪般寒冷无情。腰间挂上一个紫砂葫芦。他正摆弄着一只青色的鸟儿,见夏侯净几个人进来,眉头微蹙。“你怎么又来了?”“来看看老朋友。难道你不想我吗?”夏侯净身骨一软,故意调笑着往他身上倒去。“少胡闹。”蓬莱山神暗叹:要不是夏侯净总是如此胡闹没个正经,早就可以修成正果了。“你这山贼!”比翼鸟飞了过去,要不是夏侯净手快,阻拦及时,它的爪子差点在蓬莱山神的脸上留下“此鸟到此一游”的印迹。“将我相公抢来做压寨夫人,真不要脸!”它啐道。其他几个人都忍笑低下头。蓬莱山神脸色变黑:“我什么时候抢你的相公了!”“凤墨羽就是我相公。我和凤墨羽比翼双飞,你这个山贼肯定是见我家相公美貌无双,所以才将我家相公抢去,我告诉你,你就是得了我相公的身,也得不了我相公的心!”蓬莱山神的脸比打翻了酱油铺还精彩,墨黑一片。滕狩云瞠目结舌,她突然想到:“杀杀……你不是失忆了吗?难道你恢复记忆了?”比翼鸟飞了一圈,停到她肩膀上,梳理了羽毛后才告诉她:“没有啦。”“那刚才你说……”“我编的。”它得意地一昂首。“……”平白无故被编了莫须有的罪名,蓬莱山神有些胸闷。“凤墨羽原本就是我坐下弟子,我命他下凡到人间历练,后来没想到他和一个女人化成比翼鸟,双栖双飞。我施法术招他回来,他像丢了魂魄一般,整日不言不语。”他将青鸟放在大家面前看,果然,那青鸟垂头丧气,失了魂魄一般。比翼鸟立刻飞了过去,与那只青鸟紧贴着鸟身,张着翅膀,满意地哈哈大笑,道:“我相公就是俊!要不然这山贼也不会看上他,哈哈哈!”“我想他的魂魄应该在滕狩云身上。”夏侯净提醒道。众人的视线移到滕狩云身上,滕狩云退后一步。“不……不会吧……他为什么要附在我身上?”“让他出来,问下就知道了。”夏侯净掏出招魂铃,铃声轻吟,他不断默念着咒语。滕狩云的身后果然出现一抹飘忽的白影。凤墨羽抱歉笑道:“我本来是想找夏侯净大人的,因为夏侯净大人和山神大人是好友,所以想请求他帮忙。无奈他灵力太强,我根本无法进入他的梦中。所以才选择进入滕狩云的梦里。”他又道:“我在人间界历练的时候,遇到了我心爱之人。她受月蚀之毒而死,我无法忍受她离开人世,便和她的尸体化成比翼鸟,终日陪伴在她身边。只是,我没想到突然有一天,师父将我召回蓬莱仙境。我很担心她,因为比翼鸟的伴侣一旦分开,另一只就会想不开去自杀。所以我施展法术,让我的魂魄下凡,去寻找她。”“当我看到她和夏侯净整日在一起的时候,伤心不已,以为她移情别恋。后来看到夏侯净拿飞镖……呃……教训她,才知道事情不是如我所想。于是我便现身询问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想到她是失忆了。”他温柔的目光凝视着比翼鸟。“你是怎么失忆的?”滕狩云狐疑地问它。比翼鸟的脑袋飞快地动了一下。它陷入回忆:“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有一天,我飞得很高很高,飞过了高山,飞过了大海,飞到了白云的上面,然后迎面好像突然飞来了一架飞机……接着我就掉下去了,醒来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其他几个人为飞机里的乘客默哀了几秒钟。凤墨羽跪在蓬莱山神身边,诚恳请求道:“师父,请你让徒儿和她在一起。”“荒谬!”蓬莱山神拂袖,以背相对。“老古董!你不会真的要拆散人家姻缘吧。”夏侯净怪叫着。“凤墨羽有仙根,而它呢!根本活不过百年!他们如何能在一起?”对于这件事,滕狩云最有发言权。她举手,清了清嗓子,道:“我想说,杀杀死了好多次都没有死掉,我猜测,它已经变成妖怪了。只不过还不能化成人形。”还需要修炼一段时间。“这好办。”夏侯净很不客气地将蓬莱山神的葫芦抢了过来,从里面倒出一颗仙丹,喂给比翼鸟吃下。“好大颗的药丸,差点噎死了……”比翼鸟抚在脖子尖叫,然后,它将夏侯净告诉它的咒语念了一遍。咒语刚刚念完,它就幻化成了一个皮肤有些黑,眼如弯月的女孩子。“凤墨羽!”她跳到凤墨羽的身上,凤墨羽连忙将她抱入怀中。“我好想你。”凤墨羽的语气中充满了思念。“你看你这徒儿,分明是情毒深重,无药可解。你想让他死在你面前吗?”夏侯净对着蓬莱山神劝道。蓬莱山神望着凤墨羽一眼,沉默了一会儿,交替打量着他和那个长辫子的女孩子。他的语气平静没有波澜。“我只有你这一个徒儿。”“师父。”一听到他这样说,凤墨羽慌忙跪下。“你听我说完。”蓬莱山神别扭地道:“我想说,无论你和谁在一起,不要忘记我这个师父。”凤墨羽惊喜,连连磕头。“徒儿绝不会忘记师父的。”“等那个女人也修炼成仙,你们一起回来吧。”蓬莱山神喟叹。“我会的。”凤墨羽和辫子姑娘在大家眼中化成两只鸟,盘旋在宫殿上空几圈后,飞离了这里。事情解决之后,夏侯净以“我知道你很伤心,所以身为好友的我一定会陪你借酒消愁”的借口,收刮出蓬莱山神的琼浆玉液,喝得不亦乐乎,仙乐飘飘,酒不醉人人自醉。滕狩云看着皱着眉毛被夏侯净拼命灌酒的蓬莱山神,脸颊上微微露出笑容。这真是一场不可思议的美梦。不是吗?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把这次奇遇写下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