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狼情妾意  >  第三章 如此尤物

第三章 如此尤物

2097 2018-01-11 15:41:16
果然普通女人的身体就是虚弱。   而且黑狼死了之后,周围的狼叫声就此起彼伏,白翩翩明了,恐怕自己是掉进狼窝了。这好不容易找到的身体,可不能再出毛病,所以还是要快些逃命。   她越过几个屋顶,仍然没有找到什么出口。   天杀的,她本来在灵境就是个路痴,如今指路鸟不在,恐怕要等到白天才能辨别方向了,不过,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她大喘着气,索性就坐在屋顶上歇一歇,顺便琢磨琢磨,今后该怎么办。   是先找到方法恢复灵力,还是直接回灵境呢?   不过她已经答应了原主的一些请求,恐怕在天亮之后,她还是需要回白府一趟,把那些个害死她的人给收拾了,然后看望一下那个病重的娘亲,再做告别比较好。   恩,灵境尊者一言既出,当然驷马难追了。   “狼王殿下,人带来了。”   白翩翩发觉屋顶下似乎有说话的声音,她掀开了一片瓦片,能俯视着屋内。   这是个宫殿寝屋,富丽堂皇,还点着熏香。   一名身着玄色长衫的男子,正斜依在一张铺满狐狸皮毛的椅塌上。   他长衫穿着极为随意,半敞开露出肌肉紧实的胸膛,顺着他颈项的线条向上看去,那一双眸子似有勾魂夺魄的力量,比方才那些在草丛中的野狼,还要犀利数十倍。   “这双眼睛本尊倒是少见,没想到炎霾大陆竟有如此‘尤物’。”   白翩翩感叹道。   另外,他的这张侧颜,实在精致俊美。倒实在不像炎霾大陆中脓包姿态的人。   越千苍倚在寝屋内,听见侍从禀告,这才支起了身体。   “知道了,你下去吧。”   侍从领进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女子,便掩上门退下了。   女子穿着粉色宫装,看起来是个小宫婢,拽着自己的裙摆,身上抖得厉害。   “脱了。”越千苍冷冷地命令道。   “什么?”   小宫婢很是诧异,没反应过来,更不知道今夜被捉过来狼王殿下的这里要做什么。   越千苍眉头微皱,眸色比刚才更加寒厉,“衣服脱了。”   他的声音不容抗拒,字字让人胆寒。   小宫婢惊得赶紧照做,两三下就脱掉了外衫,衣裳散落一地,露出她光洁的肌肤。   只剩下最后一片粉色肚兜,小宫婢紧张地拽着,迟迟没有褪去。   “继续。”越千苍的声音显得没什么耐心。   小宫婢只好解开细带,最后这一片薄缕也掉落在地。   越千苍并没有看她,而是向床榻走去,坐下之后,他敞开衣衫。   “坐过来。”   宫婢浑身因寒冷和害怕,步步艰难。   毕竟眼前这人,就是狼族的首领,尊称为狼王殿下。   狼王是君主封给他的。实际上,他已经几乎是炎霾大陆的政权中心了。   狼族嗜血成性,更何况是这位殿下,听到名字都会让人吓得肝胆俱裂。   这个宫婢能站住许久,也算是胆识颇大了。   平日里就算是有人稍稍靠近他,与他对视上一眼的人,都会吓得晕倒或是尿裤子,生怕下一秒,这个狼王越千苍就会张开獠牙,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平时,极少有人能看见他真正的样貌,却不想是个披着俊美人皮的银狼。   越千苍受不了眼前这个女人的磨磨唧唧,伸出手臂,将宫婢拉了过来。   宫婢身体颤抖着,双目紧闭,一具光溜溜的身体就这样扑进了越千苍的怀里,骑在他的腿上。   “放松点,你这样颤抖,我怎么分辨你是不是最好的食物。”   一听食物二字,宫婢的肝脏都抽搐了一下,哪里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抖动。   越千苍没什么耐心,他用手擒住宫婢的细腰,另一只手紧紧捏住她的双峰。   伸出舌尖触碰了一下面前女人的颈项,就像是在试探食物的味道一般。   “看来,你并不是个极品,可惜了。”   他的一呼一吸都带着野兽的气息,就连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叹气声,都像狼群在撕咬前的低吼。   而屋顶上,白翩翩本来瞪眼看着热闹。   看到这一幕,就想着是这王爷的什么主子要了宫婢,也是正常事,实在无聊。   歇够了,也打算走了。   可脚下打滑,光着的脚丫磕在锋利的瓦片上瞬间划破皮肤。   越千苍手中的动作停止,他目光迅速移向屋顶方向,这个凌厉的眼神,隔着一层屋顶都能让白翩翩感觉到,她凤眼一眯,觉得不妙。   这个男人,绝不是善茬!   “下来!”   越千苍一个手掌的内力拍上去,屋顶的瓦片瞬间松动。   白翩翩脚速没跟上,连人带着瓦片坠向寝屋内。   哗啦啦的瓦片落下,屋顶漏了个窟窿,越千苍翻身躲过,不过方才他手里的那个宫婢却被砸死,倒在血泊中。   周围的灯火瞬间熄灭,陷入黑暗之中。   唯有越千苍夜里的一双眼眸,还清晰地泛着光泽。   “疼……”   白翩翩哀嚎着,捂着自己这个刚刚得到的身体的屁股。   她摸了摸地上,是一滩血迹,刚刚那个宫婢的。而那个野兽气息的男人,此刻就在离她不远处的地方。   白翩翩现在没有半分灵气,需要找地方恢复,并不想招惹事端。   于是她屏住呼吸,在这黑暗里想悄悄地溜走。   但是刚从地上爬起来,她就被一双手给抵到了墙壁上,力道毫不留情,让她脊背甚疼。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越千苍靠近她,质问着。   同时他也发现了,面前这个女人身上裹着的,是黑狼的皮毛。他用手揉搓二下,还热乎着,并且血的味道很是新鲜。   “你杀了黑狼?”   越千苍内心倒是有些诧异。   黑狼算是狼族的守卫,生性暴躁,对人更是毫不留情,怎么可能有敢抵抗黑狼的人?   白翩翩笑而不语。   越千苍双眼一眯,扯下白翩翩身上的黑狼皮毛,发现她没穿衣衫,且身体透湿,浑身都是血味。   白翩翩想挥手反抗,却被越千苍反扣住,动弹不了分毫。   “放开我,否则,杀了你!”白翩翩同样是命令的语气,和越千苍一样傲气的语气。   越千苍双眸微瞪,着实吃惊,这女人真是胆大。   旁人见了他,就如同刚才那宫婢一样,吓得走不动路。且她的语气是那样的理所当然,就像是在命令一个下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