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狼情妾意  >  第五章 白府

第五章 白府

2084 2018-01-15 15:48:45
越千苍眉眼瞬间冷了下来:“说到底他们还是不肯真心对狼族俯首臣称,狼族部落遍布整个炎霾大陆,有人想趁机捣乱,也并不意外。”   “那这是否和宫中的君主有关,要不要直接杀了君主,名正言顺统领大陆?”   越千苍眼中情景正重现着以往狼族被人赶尽杀绝的场面。   那样血腥和凶残,可不仅仅是现如今狼族对人做的这样。   良久,摇了摇头,“还是不可。我不想将事情做绝。人性虽软弱,但不知何时会爆发。我并不想再引起什么战争。边境那边先留意着,若真是这位君主有什么异动,再动手也不迟。”   “是。”   ……   炎安城,东面。   白翩翩裹着宽大的锦袍,勉强用仅存的体力以轻功逃出那个鬼地方。   此刻她浑身酸痛,就像散架了一般,这都是拜那只银狼所赐!她堂堂驭兽的尊者,居然被一只畜生占了便宜,还毫无反抗的力气,这要是传出去了,以后还有什么颜面?   方才那银狼睡了一会,白翩翩本想一剑穿喉,可门外有些动静,她只有先行逃出。   这个仇,待以后恢复灵力之后定然要解决!   趁着天亮,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出路,她对炎霾大陆的整个地形抱怨了很久,幸好有着原主的记忆,所以很快就找到了白府的所在。   白府还算是在炎安城中比较繁华的地段,在炎霾大陆里,武将的地位一向比文臣高。从府门口就能看出来,很是气派。   门口的两个家丁还在打着瞌睡,朦胧中看见似乎是白翩翩手叉腰站在府门口,再一看,果然真的是二小姐。   “二小姐!你可算回来了!老爷今天早晨回家,发现你不在,发了好大的火!”   家丁连忙迎上前去,却没有依着规矩行礼。   白翩翩斜睨一眼,看来这白府里,是对她这个二小姐没规没矩惯了。   “二小姐!你、你这是怎么了!”   这走近一看,白翩翩的一身装扮可着实让人吃惊,不合身的衣服就像个床单一般裹在身上,脸上还红肿有淤青,尤其是脖子侧面的有一道骇人的伤口。   “滚开。”   白翩翩伸手挥掉这两个挡路的小卒,正眼未看就大摇大摆地朝着大门里头走。   而这一路上,只要是看见白翩翩模样的下人,都惊得瞪圆了眼睛。她皆当做没有看见,只管往堂屋的方向走。   堂屋内,白胜正坐在桌边喝着粥,穿着官服,竖着整齐的发冠。二夫人和白簌簌围在旁边关心着,此次出远门有没有累着。   “老爷,这瘦肉粥是我特意吩咐厨子做的,就猜着您大约这两日便能回来,一直准备着。”二夫人道。   “恩。”白胜用勺子一口一口把粥往嘴里送,眉头却皱得厉害,“我出门不在家,你这个管事的,连女儿一宿未归都不知道,怎么当得家?”   说罢,他把瓷碗狠狠撩在了案桌上,白簌簌和二夫人不由得抖了一下。   “爹,您别生气嘛。二妹她自己昨天偷摸着跑出去玩了,娘亲哪里看得住,指不定,是在哪个男人那里过了夜……”   白簌簌越说,声音越小,因为白胜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   白胜虽然现在不能带兵打仗,算个退位的老将军。但是管教子女和下人依旧如军纪一般严谨,更在乎面子。   二夫人示意白簌簌别再说话,笑道:“老爷别着急,等一会啊,我就派人手出去找,您放心,她也是大姑娘了,丢不了的。”   白翩翩刚走近堂屋就听到了这番对话。   并且,她看到这些人的脸,也就都认出来了。原主的记忆里,对这些人可没有什么好印象。   尤其是坐在那里的一对母女,虚伪夸张的嘴脸实在让人恶心,也就是她们,把原主送进了狼口。害死了亲人,居然还有胃口坐在这里吃饭谈笑风生,实在可恨!   白翩翩眼睛闪过锋芒,随即展开一幅笑盈盈的模样朝堂屋里头走去,亮了亮嗓音道:“呦!——原来二娘如此有心,还打算将我找回来啊?”   她的出现,吸引了一堂屋的所有人。   二夫人和白簌簌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差点从板凳上跌落,两个人下巴都快掉了下来,用眼神互问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有人能从狼口里逃脱呢?   白胜看向白翩翩,白翩翩吊儿郎当地站着,没有行礼。   白胜眉头拧得更深了,咣当拍下筷子,怒道:“你去哪儿了?家丁说你一夜未归。看看你现在,这是什么衣服,什么打扮?头发也不梳,鞋子也不穿!你还未出阁,就敢在外头玩一夜,你让我的脸以后往哪儿放?你、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面对他暴风般的怒斥,白翩翩撩了缕头发在指尖把玩,冷笑道:“我气死你?你女儿一夜未归,你这个做父亲的见到的第一眼不是关心,不是问问女儿为何一夜未归,为何受了伤,是不是受了人欺负,而是只知道谩骂,只关心自己的脸面,您说,到底是谁气谁呢?”   屋里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都眨巴着眼睛仔细看着,以为是幻听。   就连白胜本人,都没反应过来这个女儿在跟他顶嘴。   “你这丫头,跟谁说话呢?!”白胜呵斥。   “好了好了老爷,估计是翩翩昨晚没休息好,心情不好,才乱说胡话的,您别生气,别跟这个丫头一般见识,我看啊,把她关在黑屋子里面关几天就好了!”   二夫人一边替白胜顺着气,一边阴阴地盯着她,还带着警告。仿佛在说,算你昨晚命大逃走了,但要是敢多说一个字,就要白翩翩好看。   “呀!爹,你看二妹身上穿的可是个男人的衣服!”白簌簌大呼小叫。   白胜这也发现了,如此宽大的袍子,她又光着脚,确实很诡异。   “你说!你昨晚到哪个野男人那里了?!简直败坏门风!”   白翩翩不停翻着眼皮,“呦,你们这一家人,一唱一和的,我都不忍心打断。我说老爷……啊不,爹啊,我昨晚去哪儿了,你应该问问你旁边两个女人吧?二娘和长姐昨晚可是带我去了个好地方,只是她俩还没享受呢,就丢下我一个人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