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狼情妾意  >  第六章 我打得你求死不能

第六章 我打得你求死不能

2190 2018-01-18 14:37:45
“你!……”   二夫人和白簌簌急了眼,却也不敢多嘴。   白胜转头问道二夫人:“你不是说,昨儿一天没看见翩翩吗?”   “哪、哪有,老爷你可要相信我啊,是这个丫头她在胡说!”二夫人大声狡辩着。   “哎呀二妹,我带你去洗个澡,浑身脏兮兮的。”白簌簌转了转眼珠,溜到白翩翩的身边假装扶起她,事实上是在低声警告,“贱人,你要是敢多嘴,我饶不了你的娘亲和弟妹!反正在这个府里,我有一千种方法让她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自己看着办吧!”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白翩翩在灵境活了这么多年,敢这么对她说话的人,应该还没出生吧?   她捏了捏手指关节,让骨骼伸展,耳边还是有白簌簌嘀嘀咕咕的警告声,她没大听清楚。   “我打的你求死不能!——”   抡圆了手臂,一胳膊挥过去,正中白簌簌的脸蛋上。   白簌簌飞出去了几米远,撞上了一个桌脚才停下,连带着她刚刚吃下嘴的油条和米粥都一起蹦了出来,好像还有一颗牙。   白翩翩得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这黯然销魂掌,可不是人人都能尝到的,若是今日她还有灵力,能叫这个女子直接去见阎王。   “这这这、这……簌簌啊!——”   二夫人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刚刚飞出去的是她女儿,吓得赶紧过去搀扶,不过人已经晕了,还口吐白沫、翻着白眼。   一众家丁已经目瞪口呆。   “我看你简直是反了!!!——”白胜一掌拍向桌子,震掉了许多木屑,“簌簌是你的长姐,你居然敢出手打她!——”   白翩翩正反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刚才打她自己的肉都有些疼。她迎上白胜的目光,笑道:“她是我的长姐,我也是她的妹妹,她平日里打我的那些巴掌加一块,可比我刚刚打的那掌重多了。同样都是女儿,我白翩翩身上的伤痕,就不如长姐值钱吗?”   嫡出的次女,庶出的长女。这个白胜老爷明显是更喜欢长女,除了‘长’这个原因,其他更不外乎是二夫人这么些年来的处心积虑,导致大夫人和白胜渐行渐远,就连儿女都不受待见。   这正室不受待见,侧室霸道横行,简直是闻所未闻,也是有悖伦常。   足以见得,这个爹爹,可真是愚昧。   “你!”白胜气得撑大眼睛,觉得这个女儿是反了,左右两下找了找,终于在墙角落找到了藤条。   这是他惯用的藤条,白翩翩知道,原主也尝尽了这藤条的滋味儿。以前每次都会一点点小事惹得父亲不开心,父亲都会上手打她,而且几乎都是她亲手呈上。   打过之后,也只有娘亲肯一点点的给她上药,那火辣辣的疼痛,能折磨她好几个夜晚。   但是从今以后,她再也不会让这个东西挨在她白翩翩的身体一下!   白胜扬起手臂,眼前藤条挥下,白翩翩空手拽住,力道绝不输于这个将军父亲。   “爹啊,家法这个东西,有固然好,可是要是非不分,只知道降临在弱小的人身上,那可就是罪过、是大恶!您好歹也是一代武将出生,怎么就知道成天打女人呢?自己的妻子卧在病榻,自己的女儿差点死于非命,怎么都不知道关心,反而为了这个没心没肺的长女,就要出手打我?爹爹你这个一家之主,做得可真是有眼无珠,真是脓包,真是让我瞧不起!!!——”   说罢,白翩翩用力抢过藤条,扔去了二夫人的方向,正正砸中她的脑门,瞬间就破了皮。   “你这个疯丫头!你找死嘛!!——”二夫人疯狂怒喊着。   白胜被她刚刚那番话惊得血脉逆流,差点没站稳,旁边的家丁扶了一下。   “白翩翩……你、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我说话从来就不会重复。您要是失聪了,就去看大夫,我不伺候。”   说起大夫,白翩翩倒是想起了那个病重的娘亲。   “我去看我娘了,你们这戏呢,爱怎么唱怎么唱,告辞。”   白翩翩提了提身上的衣袍,光着脚丫准备转身离开。   “给我抓起来!”白胜一声令下,从周围就钻出来几个男家丁,看得出,平时也是白胜的打手。   白翩翩的胳膊被强行按住,束缚住了行动。   “看娘?”白胜胸口剧烈起伏,“你今后谁也别看了,你现在就会被我打死!!”   白翩翩冷笑一声,翻腿踢飞了周围像八爪鱼一样抓着她的家丁,就像踹走野狗一样轻松。   堂屋的桌椅板凳全部翻倒,那些个没有武功的丫头站在一旁互相抱着,生怕伤到了自己。   白翩翩嗤之以鼻,就这些家丁的武力值,还不如昨晚遇到的几只野狼。   可惜了,她此番前来炎霾大陆是避难,本就是异世之人,原主也并没有委托她报仇,杀人见血的事情,她尽量不去犯。否则这些货色,她早就像对待那些黑狼一样,全部活剥了皮,挂在太阳下晒成人肉干,带回灵境给她养的那只凤凰鸟吃。   白胜眯了眯眼,这个女儿何时有了这么好的身手?   他并不服气,又一声怒吼,周围又多了二十几个家丁。   白翩翩没耐心了,“我说你们烦不烦,真要我把你们的脑壳都开了瓢吗?”   她在原地站好,深吸一口气。   丹田之处还能汇聚稍稍的一些灵力,努力不让它散去,然后白翩翩低声念了几番咒语。   突然,从堂屋外的四面八方聚齐了很多蚂蚁、老鼠、蟑螂。它们就像听到了什么召唤,密密麻麻地包围了整个堂屋。   “啊!!——”   堂屋顿时布满了尖叫声。   就连刚刚那几个粗壮的家丁,看到了老鼠和蟑螂,都娘们兮兮的原地跳跃。   就更别提二夫人了,放下晕倒的女儿不管,跳到了桌子上面,“妈呀!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老鼠和蟑螂!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来人,人有什么用?   白翩翩内心冷笑。如今她灵力尽失,召唤不了什么凤凰啊、灵兽啊之类的圣物,但是这些个小蟑螂小蚂蚁小老鼠,她还是有本事让它们听从指挥的。没让什么毒蛇过来,都已经算是客气了。   “陪他们慢慢玩吧,我先告辞了。”   她大大方方地从堂屋走了出去,脚丫子所过之处,蚂蚁和蟑螂都绕开了路。   而白胜一掌震碎了自己周围的蚂蚁,踩死了老鼠,再抬头时,白翩翩已经走远。   风骚走路的背影,和他脑海中唯唯诺诺走路的女儿重叠。   这个女儿,是疯了,还是变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