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狼情妾意  >  第十三章 襄阳王

第十三章 襄阳王

2094 2018-01-27 08:05:00
不一会儿,那方华丽马车的帘子就被撩开了,伴随着突然传出的一阵脂粉的香味。   再一看,原来这马车里还坐了两个穿着花哨的姑娘,这审美,白翩翩可实在不敢恭维,八成是哪个花街柳巷的姑娘。   而这两个姑娘当中,迎出来了一个穿着灰金色锦袍的男子,面容算是清秀,年纪左不过二十,竖着的发髻不算太讲究,但从手指上戴的玉扳指,发冠上镶的夜明珠,能看出来是个浮夸的公子哥儿。   “草民白胜,拜见襄阳王。”   白胜恭敬行礼道。   “草民白赤云,拜见襄阳王。”赤云也跟着行礼。   唯有白翩翩,愣神了一会,盯着襄阳王看了许久,倒也不是这人长得多么多么的俊美,只是这一双眸子生得巧妙,明明看上去模样如此散漫,却透露着一丝凌厉。   委实有些矛盾。   “姐!”   赤云拽了拽白翩翩的衣袖,她这才想起来漏了一个环节,“白翩翩,拜见襄阳王。”   腰身微躬,小小一礼,略表意思。   襄阳王夏长笙在两个花姑娘的搀扶下,缓缓走下马车,眼神在白翩翩身上逗留了一会,又看向白胜。   “白将军这草民,称的可真是让本王有些寒心啊,想必皇兄听见了,也是惋惜的。”   白胜微微一笑道:“草民已经不能再带兵打仗,早已辞去中郎将一职,过得是悠哉的平民生活,只是君主不嫌弃草民,偶尔进宫对弈罢了。”   夏长笙抖了抖自己宽大的衣襟,失笑道:“话不能这么说,要论起悠哉生活,那本王可是比白将军悠哉多了。要是本王能有皇兄的一半学识,或是白将军十分之一的武功,我也不至于‘悠闲’至此啊,呵呵。”   “襄阳王言重了。”   “不过,虽然本王不会武功,但围场狩猎本王还是很期待的,看看这天下武功高能的人,到底有多厉害。”   “是……”   夏长笙眼睛瞟了瞟,落在白翩翩身上,“这位是……白将军的女儿?我记得叫,白簌簌是吗?”   呵呵,白翩翩忍下翻白眼的冲动,刚刚才做过自我介绍就忘记了?明摆着是故意的。   白胜介绍道:“这是草民妻室所生,白家二女和长子,白翩翩、白赤云。簌簌是草民的长女,侧室所生。”   “白、翩、翩。”夏长笙一字一顿念着这名字,眼睛一直在她身上游走,从上打量到下。“白将军可真是好福气啊,令千金如此貌美,想必整个炎安城也瞧不见第二个能堪比令千金美貌的女子吧?”   “这个……”白胜尴尬一笑,“时辰不早了,还请襄阳王先行入宫吧,君主想必已经在等了。”   “好!那白将军,一会儿见。”   双方一同准备上马车,夏长笙有意停留几步,多看了白翩翩几眼。   白翩翩自认为从以前就貌美惊人,受搭讪的不少,但是总觉着这个夏长笙的眼神不算太友善,于是等白胜和白赤云都上了车,她退回几步,到了夏长笙身边。   见白翩翩靠近,夏长笙挑眉笑了笑,“白姑娘是有事找本王?”   “我倒没什么事儿,就是觉得,襄阳王你昨夜习武可累?还是早些入宫休息吧。”   夏长笙眯着的眸子,瞬间失了色,“习武?白姑娘何出此言,本王可是从不碰刀剑。”   “是吗?可是我的直觉,一向不会有错,襄阳王又何必可以隐瞒呢?呵呵!”   说完,白翩翩撩了下飘逸的秀发,转身上了马车。   夏长笙独留风中,眼神中波澜肆起。   白翩翩坐会马车后,听见旁边的银铃马车过了好一会才启程,心里偷乐了一下。   她怎么说也是灵境的尊者,谁有没有武功底子,内功如何,光是从一双眼眸就足以判断了。夏长笙不过是区区凡人,还能逃得过她的火眼金睛?   刚刚略微试探一下,他眼底就惊慌了一些,摆明了心里有鬼。   白赤云凑近了白翩翩问道:“姐,那个襄阳王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白胜听到这话,道:“别瞎说。”   “我没瞎说,刚刚襄阳王一直盯着姐姐看呢!八成是看上啦!”   白赤云想着,看上就看上呗,襄阳王好歹是个王爷,嫁过去了,一辈子就是荣华富贵了。   白胜叹口气,道:“襄阳王就是个只会寻花问柳、思想简单的人,与他攀上亲戚,可没什么好处。”   这样听着,白赤云只好乖乖闭上了嘴。   思想简单?   哼,白翩翩也懒得反驳他这个目光短浅的老爹。   从襄阳王各种举动来看,他明显就是在故意掩饰自己会武功的事实,还装模作样的找来了两个花姑娘唱戏,指不定是什么有心思、有谋虑的人物呢。   只怕这些,还未曾有人能察觉。   ……   今儿王宫的正门来往的都是权贵,陆陆续续也有很多马车到来。   只不过时辰快到了,正要关门之时,侍卫们远远瞧见着一个黑色的马车朝着这宫门口过来,且马车旁边跟随着数十只黑狼,简直就像一团带着雷电的乌云将要袭击过来一般。   “狼、狼狼狼狼……”   “狼什么狼?”   那侍卫看清后,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是狼王!!!——”   所有人伸长了脖子看去,发现果然是狼族的马车,每个人脸色煞白,双腿都麻木了。   在炎安城里,听狼王二字,无疑于是见到了阎王,不,比阎王还吓人。   由于今日是欣赏围场狩猎的大日子,狼族一向不会过问,本来大家都应该乐呵呵的,现在狼王突然现身,可不是让人恐惧。   难不成是来大开杀戒的?   毕竟狼族食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当年霸占土地的时候,狼族的无情和残忍都令人印象深刻。有时候能瞧见没了皮肉的骨头横死大街,一点都不奇怪。   越千苍依靠在马车里,班若给他倒了杯热水。   “主子,咱们还真去啊,狩猎嘛,能有什么好玩的?”   “来都来了,就少说废话。”   越千苍手里卷着一本书籍,马车并没有布置车帘,他单手靠着,一双狭长的眼眸淡淡看向窗外。   守门赶紧派了个人去通知君主和王后。   马车靠近时,他们所有人全部放下了武器,扑通卧倒,恨不得将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