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11章,同样的法子

第11章,同样的法子

2015 2017-12-15 09:56:23
阿叔又掏出了他的酒葫芦,啄了口道:“我姓叶。”梁玉汝从善如流:“叶叔。”“你这小丫头……”叶叔把酒葫芦翻倒过来,酒水已罄,叹了口气,“好酒总是没两口就没了,我与你说句实的,那天你指出的那块玉其实是我一位老朋友送我的。”梁玉汝与叶叔一起在洞外的草地上盘腿坐了下来,只是她人小,坐得却比叶叔端正多了。“说不定叶叔你那位朋友也并不知情,不然他怎么会把它送给你?”既然他说是老朋友,断没有加害之理。“不觉得。之前他救了我,我却搅了他的婚约,让他没了美娇娥,他定是还记恨着,也要坏我姻缘,原以为他送我这玉是个好的,没想到却包藏祸心!”梁玉汝侧耳听着,只觉得甚是有趣。提起这位朋友时,叶叔的脾性仿佛真切了起来。“你这朋友是个男人?”边问,她边若有所思。“若是个女的,我还不敢收玉,我起誓过了,要赔他一个夫人,我才能讨媳妇。看样子他还是不信我啊……”叶叔摇头说到一半又停住,仰头趟在草地上,“我与你一个小丫头说这些做什么?小汝儿,你替我想个同样的法子整回去吧……你古灵精怪,一定有法子。”梁玉汝微默,大叔你究竟是从哪儿看出来我古灵精怪?“叶叔要我相帮的就是这事?”“没错。”“法子一时我是想不到。”梁玉汝说,“不如你多跟我说说你那个朋友,比如尚文尚武?喜好如何?”“文武双全,喜好酿酒。”叶叔摇了摇葫芦,“我这酒便是他供的,只是离他家地远,我来回一趟不方便。”梁玉汝心里记下,倒是有了几分主意,只是这会儿还不能说。她尚摸不清叶叔所说的同样的法子是什么意思?于是她又问:“他拿那作伪的糖玉来让你讨不着媳妇,你又想让我用同样的法子整回去,可叶叔你又说要替他讨媳妇,那你到底是想让他讨媳妇是不讨了?”叶叔闭目不语。就在梁玉汝没打算指望他回答的时候他像是睡觉睡醒了一样忽然开口了。“论理,他这次做的事实在不厚道,老子还真不想让他讨媳妇了!论信义,这种想法委实不该,傻丫头,你看着办吧,能让他吃点瘪就是了。”“若只是想让他吃瘪,这还不好办,你让人做一个玉葫芦,葫口颈处嵌入一枚玉环,一枚玉决,玉决在下,玉环在上,送与他便是。”梁玉汝伸出右手食指,轻轻点在了叶叔的酒葫芦上,扬眉说道。“何解?”“玉环与玉决之意怕是不用我解释,我只端说一字便可明了,环为还、归,决为断,还断、归断……他就是发现了葫芦中有玄机,透过这葫口也只能发现这玉环,瞧不见玉决。”这玉环还有一意她没提,那便是忠贞不渝的意思,要是说出来,恐怕这刚认的叶叔就要变脸了。“你这小丫头,可真是会巧辩。”叶叔闻言哈哈笑道。“就许你给我出难题,不许我投机取巧,那算什么道理?”梁玉汝反问,他让她用同样的法子整回去,却又不给她方向,她只能用‘还断’,将那‘伪桃花’送回去。梁玉汝出来得够久了,再多待一会儿她怕梁爹爹担心,于是便让叶叔送她回去。叶叔临走前,与她说:“今天的事你可别拿出去说,否则……”梁玉汝咬唇看他。这副小姑娘无辜状让叶叔没辙,他叹道:“你要是说出去,我可就再不见你了。”“不见就不见。”梁玉汝无所谓道,“你又不是宝玉,人人都爱。”“你呀……”叶叔点她的额头,“说是不会说?”梁玉汝故意迟疑了一会儿,才笑着说:“不说不说,我可舍不得那么好的冰玉……叶叔你可是说好了的让我随意取,就是掏空了也行?”“行。”幸在这一去一回也没花多少工夫,梁玉汝回到院子里,就见梁爹爹从练玉室里出来,见到她就过来就想把她抱起来,她推了推,皱着小秀鼻嫌弃:“爹爹身上一股汗味……”其实汗味很轻,梁爹爹这些年养花草,身上早就被这院里的花草熏得香喷喷的。若不是她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估计是闻不出来的。梁爹爹无奈地放开了她:“你呀,现在就嫌弃你爹了,等爹老了,不知道受你多少嫌弃呢……”人是会老的。现在的梁爹爹还算年轻,正值壮年。梁玉汝眼睛一酸,抱住了梁爹爹:“汝儿没有嫌弃爹爹。”她前世没能看着爹爹变老,是她最大的不孝。转头她就看见了从练玉室出来的君沦猗,身前围了一件耐脏的玉匠衣,静静地看着他们。梁爹爹松开梁玉汝:“爹忙了这么久,出汗也是正常的,我这就去换一身,你该饿了吧,我这就去做,你与阿猗待一会儿。”他叫了君沦猗过去,这才走开。梁玉汝还没说话,君沦猗走过来,低头看她,淡淡地开口:“你哭了。”她摸了眼角,问:“我哪儿哭了?”梁玉汝自认她就算刚刚一时情绪流露,也只是眼睛有点酸,并没有落泪,连梁爹爹都没看出来,他居然说她哭了。“你的眼睛告诉我,它想落泪。”君沦猗顿了下,“可你不许,它就只有憋着。”他没说的是,梁玉汝刚才的眼睛像一块澄明灵秀的美玉,在他看来,玉都是有脾性的,她的这块玉刚才看起来就很憋屈,像是失去父亲的孩子。可明显,梁玉汝还有她的爹爹。梁玉汝没想到君沦猗会这么说,也没想到会被他看出来。阿猗,实在聪慧过头了。她实在想不通清平侯会把这么好的嫡子养废。“你的眼睛同样告诉我……”梁玉汝对上他的眼睛,“它喜欢玉,它想要看到世上最美的玉品从你手下出来,迫不及待。”或许,这条路恰恰也是阿猗想要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