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六章,集市

第六章,集市

2075 2017-12-05 17:13:57
雨停后,从梁家到官道的土地泥泞未干,梁爹爹与君沦猗换了靴子赶路,而梁玉汝依旧穿着绣花鞋,一路骑着小毛驴,还拿了把绿伞。 等到了官道,几人才搭上了牛车,前往白水镇镇上,赶车的老汉是山里人,每逢集日,只要不刮风下雨,便架着牛车去镇上集市卖东西,路上顺便搭点人收一两文钱贴点路费。 牛车上的东西又多又杂,梁玉汝硬是不肯一个人骑着小毛驴跟着,反而挤上了牛车。 老汉见此好心提醒:“既然不用这驴子,前面路口有个茶摊,把驴拴在那儿,回来时再取就是。” 梁爹爹也是这么想的,回程时可以在镇上租辆马车,需要的东西太多,不可能让一头瘦弱的小毛驴给驮回来。 路上,梁玉汝坐到了最里面,君沦猗坐姿挺拔,她直接与他背靠,拨弄着牛车上的东西,竟让她不小心扯开了一个麻布口袋的绳子,由于车身的晃动,滚出一两块石头来。 一块石头比她两个拳头都大,另一个她刚好可以用手掌完全包住,她想了想问君沦猗:“阿猗,你以前学过玉吗?” 即便没学过玉,以他的身份,多少知道一些常识吧。 君沦猗听到‘阿猗’时默不作声,却突然对上了梁爹爹的目光,显然梁爹爹也听到了自家女儿的问话,于是他低眸轻声嗯了一声。 由于背对着背,梁玉汝也没回头,自然看不见君沦猗的表情神色,但她还是听出了这一声有点敷衍,也不在意:“这儿有两块石头,你能看出里面有没有玉吗?” 说着,她就侧身将石头递了过去。 前头赶牛车的老汉听见了哈哈笑了:“小丫头,这石头是俺随手捡的,哪能那么巧就有玉,俺也是想拿到集市上随便碰碰运气,看有人买不……” 离白水镇不远的几处山脉确实有开采出过玉,现在都还有人采集山料,其中贯穿这条地界还有一条很宽阔的河叫玉带河,河岸很宽,大大小小很多石头,有不少人去那儿背石头来卖,倒也还真开出过玉,运气好的甚至还能在河中找到籽玉。 梁爹爹笑眯眯地看向石头:“出玉是看缘分的,老夫瞧着你这两块石头捡得好,又大又圆,讨喜的很。” 夸石头长得讨喜,也没听人少说。 有个趣闻是,多被人说说,没玉也能开出玉来。 “讨喜,那俺也要沾几分喜气。”老汉在前面跟着回。 君沦猗接了石头,没多会儿就回了句:“看不出来。” 他这会儿倒不好说没玉了,不过一时间他也没把石头还回去,在手中把玩了片刻,不得不说,这石头确实‘讨喜’,手感不错。 不多会儿,一行人就赶到了镇上,从牛车上下来时梁玉汝拉着爹爹要将那块小的石头买了下来,老汉却没收:“小丫头喜欢石头,算俺送你的。” 这石头圆润光滑,纹理分明,即便里头没有玉,按照行情,十几文钱也是值的,没钱的玉师学徒喜欢买点便宜又不错的石头回去练习雕刻,若是最后成品品相不错,也能翻两三倍价钱转手卖出去。 世人重玉轻珉,珉像玉却为石,价格自然是高不过玉的,适合平民小百姓。 梁玉汝谢过了老汉,就与之分别了。 梁爹爹要去铺子里买器具,再雇人将东西搬上租来的马车上,耗时不少,便让君沦猗带着梁玉汝去逛集市。 白水镇赶的是早集,这会儿子要逛集市算是有些晚了,小贩散了不少,不过集市上的人还不算少。 梁玉汝看着眼前的热闹,忽然发觉自己已经好久没逛过乡井集市了。 尤记得以前,为淘玉石,大大小小的集市她逛了不少,这城里多少镇子,她熟得跟自己家一样。 不过镇子的变化也是很大的,现在看着却是又熟悉又陌生。 君沦猗见过集市,但并没有逛过,看过一圈以后再去看梁玉汝,发现这小姑娘竟红了眼圈,像是要哭了,他心里既觉得麻烦又感到担心。 “你怎么了?” 梁玉汝撇了嘴,低声道:“阿猗,我想如厕,我们去镇集南门口吧。” “好。”君沦猗不疑有它,应了下来。 镇集南门口的贩子已经散了,这条街上有两间茅房,并不突兀,只是朝门不是向着街道,而是向着小巷道,想要进去如厕需得进巷子从后面进去。 君沦猗在巷子外等,梁玉汝进去前,他嘱咐道:“如果有什么事,记得大声叫我,我就在外面。” 小少年说这番话的时候就像一个贴心暖胃的哥哥,至少以前的梁玉汝确实是这么想他看他的,那会儿的小玉汝再怎么胡闹,惹他不喜,但该照顾到的他一定会做到,也从未辜负过梁爹爹的期望。 这会儿子茅房并没有人,这里临近镇围,里头又有多家商铺,来这儿上茅房的除了远道而来的路人,再者就是讲究的富户人家,从这隔了一面墙的那条花街过来的富户公子哥,从镇外山寺祈福回来的富户夫人和小姐,这个地方体面,比其它的地儿干净。 梁玉汝对这里轻车熟路,等她从茅房里出来,路过小巷时突然顿下了脚步。 经过茅房的巷道只是一条道,但要拐到街上则要经过一个三岔口,梁玉汝方才扫过一条道似乎看到了什么,待近了仔细一看,地上除了有寻常的车辙印,多了一条古怪的拖行痕迹,那颜色微暗似血,如深冬红梅被残风凌虐成泥,继而风干。 昨日雨方停,地面干湿分明,顺着痕迹找到湿处,梁玉汝定神看了看,脸色忽地有些发白——果然是血迹。 这么一看,她只想快些离开,还没踏出两步,就听到了隔了一面墙后的声音。 “连自家的姨娘都要卖,臭小子你还真是……”娇媚的女声夹杂着几分倨傲。 “哪来的姨娘,姨娘也不过只是个奴才罢了。”这道沙哑的少年音略微显得冷漠,让人不禁脑补出这孩子脸上的漠然。 梁玉汝甚至还从中听出了一分嫌恶,一分憎恨。 听到这番对话,她这才想起前世在这儿一墙之隔外,以前可是有名的花街柳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