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五章,上名册

第五章,上名册

2066 2017-12-05 17:12:00
晚间梁家准备的吃食,类似于斋菜,除了盐,基本不放其它的佐料,有素有荤,荤为螃蟹和小虾,均加盐水煮,保存了原汁原味,桌上见不到别的肉食。 “汝儿自小肠胃不好,家中只做这些菜,徒儿你可能吃?”梁爹爹问。 这些饭菜的确是梁玉汝的日常,她两只爪扒拉螃蟹壳很快,两三下就解决了一只,吃过一只后她顺手还帮君沦猗剖了一只递给他。 君沦猗初来乍到,不好挑剔也不能挑剔,蟹肉一入口发现也没想象的那么糟糕。 这一路的风餐露宿,倒让他对这些没什么讲究了。 “味道可以。”他点头道,“我对这些并不会过敏,不存在能不能吃。” 梁爹爹淡笑:“那便好,你长汝儿两岁,平日里多迁就她,帮为师多照顾她。” “嗯,我会的。” “另外,去衙门上册学徒的事,咱们暂先不急,等以后再说。”梁爹爹又说。 君沦猗微怔,应了一声。 梁玉汝夹菜的手一顿,鼓了鼓腮帮,插嘴道:“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爹爹,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你要是不厚道,小心把好生乖巧的徒儿给弄丢了……” 可不是么,以师威要求徒儿照顾自家女儿,还不给人家名分! “爹爹这不也是无奈吗?”梁爹爹道,“你都知道爹爹厉害,你道爹爹为何收学徒还要上官府名册?” 凡是玉师,都是从最低等的学徒做起的。 可学徒与学徒也是不同的,这便又要讲到流派师承上来,玉工流派众多,可最受追捧的仅有那么几个流派,不同流派擅长的玉工物件类型和风格是迥然不同的,又因受追捧的程度不同,不同流派的玉师人数也是差异巨大的,人多的难出采,人少的难出头。 相对于流派来说,师承则更为重要。 有资格收学徒的,只有三个级别的玉师,分别是镇级、城级和国级。 更低的平级虽没有收徒资格,但因为通过了玉师考试,还是受到各家玉铺的欢迎的,玉器业繁荣鼎盛,店铺的玉器需求量极大,特别是最常见的玉饰,玉饰手工雕琢所费时间又比较久,所以这些坐镇玉铺的平级玉师也会招收学徒,却空有学徒之名,朝廷是不认的。 这些假学徒所做的也只是一些低端玉器的基本加工,人手一把刻玉刀,所以梁玉汝之前才能找来刻玉刀雕刻那匹玉马,只是其他工具却是受到管制的,她拿不到手。 镇级玉师收学徒,学徒每年需得参加考试,连续三年考核不过就‘出师’了,直接把人从册子上剔掉。 城级玉师收学徒,学徒可获得朝廷所拨的补助,仍是需要参加每年的考试,并且需要在三年内通过平级玉师的考试,否则虽然不会剔名,其师父却不能再继续收学徒,学徒人数受到控制,根据各地不同情况,学徒人数标准不同。 国级玉师,又被称为皇家玉师,更往上有皇室御用玉师,统属于国级,他们收学徒,学徒的福利不用多提,但,单是每年的考核都是一道难关,并且哪怕是作为学徒,每年都要上一件贡玉,贡玉成品必须由他们自己亲自完成,不得假手于人。 倘若贡玉不过关,只要不是敷衍那还不算什么大事,若是贡玉犯了什么忌讳,出了什么错,那便是掉脑袋的事。 这些东西现在的梁爹爹还没给梁玉汝讲过,但梁玉汝是知道的,经梁爹爹一句话便想了起来——她爹是国级玉师,虽然告老还乡,但等级是没降的。 所以她爹是在思及一旦上了名册,明年就得上贡玉的事吗? 梁成仁简单提了这些始末后与梁玉汝道:“这里比不得京城,上哪儿寻好玉交贡玉,这贡玉要是被打退回来,让你爹的老脸往哪儿放?怕是圣上还要降你爹的等呢!” 身为国级玉师的学徒,自然有优待的,尚玉局里各地上贡上来的原玉可任由他们挑选,左右就是打个报告的事,可梁成仁如今都告老还乡了,鞭长莫及,手再长也伸不到尚玉局的仓库里去。 前世阿猗确实是晚了些年才入册学徒的,而梁玉汝一直不曾想过原由。 入不入名册梁玉汝没多大执念,不过谁说这儿就寻不到好玉? 梁玉汝咬着蟹爪默默想,就在自家底下就有一片上好的玉髓脉!前世太后寿辰,清平侯上献的玉器之礼,就是她用湖底玉髓脉中的上等白玉所打磨雕刻,入了太后的眼,宣她进宫受赏,结果就此导致了她悲催的一世。 这么一想,她咬得越发用力,把蟹壳咬得咯咔响。 梁爹爹见了,只当自家女儿闹别扭,回头便瞧见君沦猗那小少年微蹙着眉掰了一只蟹爪递给她,她心不在焉,却很是熟稔地接过,像是做过了千百次了一般,随手又掰了蟹壳递给对方。 这般和乐融融,让梁爹爹微笑起来。 殊不知君沦猗看着吃蟹的梁玉汝,对她有了第一个独特的印象——这小姑娘不仅嘴大,牙口也忒好! 饭后消食,梁玉汝拉着君沦猗去湖边走了一圈,雨还未停,她便离了伞下沿着湖边奔走,边往湖心丢石子。 君沦猗拿着伞站在原地,看着那道活泼的身影,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 “汝儿她喜欢风雨,也喜欢阳光。”梁成仁说。 君沦猗想起两人在林中相遇之时,不免心中犯疑:“师父,我见她并不如你所说那般喜欢风雨和阳光……” 他将之前遇见她的情况和他问她为何打伞的话一并讲了出来。 梁成仁听了也只是微笑:“你只是对她并不了解,往后你便知道了……何况,喜欢风雨和阳光与打伞并不冲突,按你说的,喜欢风雨就一定要被淋成落汤鸡?喜欢阳光就一定要被晒得黑红枣脸?” “徒儿并不是这个意思……” “老夫知道,沦猗你是个好孩子,可你再是好也不是老夫的孩子,有什么别的想法或者做错了什么事,老夫随时都可以清理师门。” “是。” 再次看向那边的梁玉汝时,君沦猗微微眯起了眼,眼中幽深荡漾起浅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